69.第69章 對不起,我以後不敢了(二)
看他好像挺重視甯睿這個朋友的,肯定還是因為她和甯睿的事所以對她心存芥蒂.

滿文宇抿唇微微一笑,"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或許真的是那樣."

"我今天才知道滿學長已經是一級警司了,真是了不起呢."

穆沐岔開話題.

前幾天滿文宇穿的警服一直沒有掛肩章和領章,今天才看到他掛上去,原來他已經是一級警司了.

來這里培訓的都是入職不到兩年的新警員,以滿文宇的年齡應該不止兩年了,不知道是怎麼混進來的.

不過他這樣的年紀混到一級警司真的是很了不起了,就像部隊里二十五歲以下的少校,很罕見.

和甯睿是校友,國防大學,那是一般人光成績好就能進去的嗎?

出來又晉升這麼快,上頭沒人還是不行的.

都已經這麼厲害了還需要培訓什麼?優秀學員獎章對他來說已經不算添輝煌了吧.

想必真的是因為管曉妃才來的.

哎,別人的八卦她還是不要摻和的好,管曉妃和滿文宇這兩個人給她感覺都是很危險的人物.

遠離危險,珍愛生命!

滿文宇被穆沐稱贊,付之一笑,"你努力不會比我差."

穆沐也並非有心要崇拜他,不過是想找個話題岔開剛才那個話題罷了.

她微微彎唇,也是敷衍接話,"承蒙師兄吉言了."

兩人說說笑笑,聊了幾句,穆沐便回宿舍了.

她不知道,一樓靠樓梯旁邊那間宿舍里一直有一雙眼睛在看著她和滿文宇有說有笑的聊天.

"想必大家已經接到消息了,訓練時間會延長到一個月,你們現在只剩下十八個人了,還有要走的嗎?再給你們一次自己走的機會,要走趕緊走,別像那二十幾個被趕走了,那樣就不好聽了."

"聽著,是一個月,你們還能拖幾天?"

培訓第十天,早上集合的時候趙警督又拿著擴音器消極菜鳥班的學員.

穆沐知道,其實他們就是巴不得菜鳥班走的一個人都不剩,哪個老師會想要在扶不起的阿斗身上浪費時間浪費精力.

現在菜鳥班還剩十八個人,女生帶穆沐自己就只有兩個了.

走的那些人當中有市秘書長的千金,市人民法院最高法官的千金,最次的也是縣長的女兒.

官員家都是獨生子女,哪一個不是嬌生慣養集萬千寵愛為一身的.

怎麼能受得了每天早上五公里長跑,每天滾在泥堆里沙堆里的生活.

就如他們所說,他們只是來拿一個優秀警員的獎章,並沒有打算做捍衛祖國的特種兵,何必要吃這樣的苦呢?

他們回去了頂多被父母責備一頓,之後還不是集萬千寵愛為一身的千金少爺嗎?

就算他們現在直接拍拍屁股說不做警察了,明天說不定又能出現在檢察院,工商局等等機關單位.

她穆沐有什麼?被歸類到這個班來,心驚膽戰,卻又毫無退路.

她要是回去了或許還能在警局里混日子,但以後想要立功出頭的機會根本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