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64章 賭約(二)
抱著照片,想要覓尋溫暖和依靠.

眼眶微微有些濕潤,穆首長不喜歡看她哭鼻子.

小時候她一哭,他就把她拎到外面的雪地上坐著,然後說"瞧你那點出息,別說你是我老穆的女兒."

他把她當寶,但從來不溺愛,懲罰的時候一點也不含糊,學校每一次夏令營他都會命令她參加,經常帶她去部隊里參觀那些新兵訓練.

讓她了解當年他是吃了多少苦才一步一步走過來的.

無時無刻不想著法子鍛煉她成長.

因為他和蔣女士都到了很大年齡才有的她,就她一個孩子,沒有兄弟姐妹.

而他們的年紀又越來越大,他怕他們忽然哪天離開她卻還沒有成長好,擔心她走不好一個人的路.

他嘴上總喝斥她太不矜持,對秦甯睿太過主動,其實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她和秦甯睿在一起.

甯睿是他看著長大的,知根知底,甯睿對她也是百般寵愛,小的時候,遇到下雨天,他總是背著她去大院附小.

他個子很高,每次趴在他背上,都讓她覺得很有安全感.

趴在被子上,閉著眼睛,那種感覺以後恐怕再也沒有重溫的機會了.

'秦哥哥,你頭上有一根白頭發,別動我給你拔掉.’

'信不信我把你丟河里去?’

'你才不舍得,丟了我以後你就沒有媳婦了.’

她總喜歡趴在他背上揉他的頭發,那麼柔順,那似有似無的清香,那麼溫柔.

不知不覺睡著了,突然有一雙大手從背後摟著她的腰,耳邊出現令她討厭的聲音:"丫頭,我想死你了."

這是夢,做夢了!

盧伊凡你怎麼這麼討厭?

在現實里折磨我還不夠,連夢里也不放過我.

她在心里腹誹.

訓練太累了,眼皮沉重的不想抬起來.

盧伊凡側身躺在她的身後,手撐著額頭,眼里滿是寵溺.

丫頭,累了吧,讓你別來你非要來,自討苦吃.

在進這個房間之前想過無數種怎麼撲倒她的方式,可進門看她睡的這麼熟,又不忍心了.

今天早上跑了六公里,中午又被罰蛙跳一圈,接著又體能訓練.

動作輕輕的拉起她的手,掌心結了痂,一塊一塊的,觸目驚心.

他的心不忍一顫.

手指輕輕的在上面磨了磨,麻麻的.

做我盧伊凡的女人不好嗎?

何必吃這些苦.

他又心疼又懊惱,放下她的手,緊緊抱著她的腰.

穆沐熟睡中聽到好像有女人淒慘的哭聲,她以為是夢,本想翻身,卻發現腰被什麼困住了.

本能的用手去摸.

摸到一雙手,嚇的她尖叫"啊!"

'嗚嗚嗚……’

那淒慘的哭聲還在繼續,而且好像就在她的房間里.

房里漆黑一片,她嚇的直打哆嗦.

用力的想要掰開抱著她腰的手,"你放開我,有什麼冤情你去找通判找閻王啊,找我干什麼."

'嗚嗚……’

淒慘的哭聲一陣接著一陣.

她身上冷汗涔涔.

終于,盧伊凡伸手打開燈.

特麼的,他就不相信真的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