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我想她了(三)
盧伊凡眼里藏著狡黠,語氣依舊不急不慢,"滿部長不說槍我到是忘記了,我槍法也好厲害,不如我們比試比試,先比槍法再比下軍棋,怎麼樣?" 滿部長意志堅定的回道:"不比." 這小子怎麼這麼煩,一會比下軍棋一會比槍法. 害得他現在手癢癢. 算算好像是有很久沒開過槍了,更有好久沒有找到厲害的對手切磋軍棋了. 不比啊,那我真要用絕招了. 盧伊凡轉身對江備命令道:"江備,發條微博,把這次警員培訓的內幕給發出去,外加一條大爆料'警官滿文宇因舊愛潛伏在這次學習的隊伍中,與W市新晉優秀警員管曉妃二人有望舊情複燃.’" 卑鄙,真卑鄙,太卑鄙了. 江備在心里連連感歎. 怎麼會有這麼無恥的人? 滿森聞言更是怒不可遏,"老子只聽過強|奸的,還沒聽過逼賭的." 盧伊凡暗道:我就逼你了,誰讓你不讓我睡我女人. 滿部長吹胡子瞪眼,"你……你……你小子給老子等著,不殺殺你的銳氣你不知道什麼叫自量." 說完甩手走人. "等著滿部長賜教."盧伊凡眼角微翹,好不得意,邁著悠悠的步伐跟在他身後. 什麼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就是比誰更卑鄙好嗎? 這是江備悟出的精髓. 怪不得下了飛機就讓他去准備軍棋,還讓他把和滿部長兒子的資料都給查出來. 不惜動用外面的情報組. 這好比周幽王為搏美人一笑,烽火戲諸侯. 被罰的人蛙跳一圈完成,隊伍站的整整齊齊. 趙警督手里拿著兩張寫了名單的紙,另一只手拿著擴音器,"我念到名單的都出來." "管曉妃!" 管曉妃腳步向前邁一步出列. "滿文宇!" "張小妹,張小琴,張飛,……" 連續念了十四個名字,趙警督眼珠子繞著隊伍轉了一圈. 穆沐提著一口氣心里很忐忑,據說下午要分班,但警官沒說他念的是被分到好班的還是差班的. 但念到名字的這些人都是這幾天表現很好的,成績不錯的. 想必是好班,那麼自己是要被分到差班去嗎? "這些人都是要被分到精英班去的." "接下來念到名字的是要被分到中等班去的." 趙警督又念了六十多個人的名字,穆沐依舊沒有在里面. 連中等班都沒有進,就連魯嬌嬌和戴小雅他們都進了,有沒有搞錯? "沒念到名字的都去菜鳥班." "你們聽著,被分到菜鳥班去的如果接下來幾項考核再很差的話就等著收拾行李回家吧,別指望拿優秀警員的獎章了." 趙警督話說完,許多人心里產生了危機感. 這次來學習是多大的一個陷阱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甚至他們各自有權有勢的家長都不知道. 拿不到優秀警員獎章功虧一簣不說,回去了還是恥辱. 穆沐垂頭喪氣,捏著拳頭,把不平隱忍在心里. 她發現進精英班的全是那些訓練不叫苦不叫累的,沒有一個是傲嬌的千金少爺. 中等班的也都是每天跑步能堅持到終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