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59章 我想她了(二)
無論他怎麼發火,什麼樣的態度,盧伊凡還是微笑,"滿部長生氣歸生氣,可不能罵自己啊."

罵你兒子狗東西,就等于在罵你好嗎?

都說滿森脾氣暴躁,粗中帶細,這麼一接觸,的確如此.

這次培訓安排還真是常人想不到的,連他都疏忽了.

俊逸的臉上映滿笑容,輕佻眉梢,邪氣十足.

滿部長忽然轉身面對著他,"我問你,你丟著部隊不要跑出來從政干什麼?"

或許這才是你老人家一見到我就不待見的最大原因吧?

"只許州官放火,還不許百姓點燈了?"

據他所知,當年滿森也部隊里的一名干將,出來的時候也是上校級別.

人各有志,人都有無奈.

盧伊凡一句話堵住了滿森的嘴.

老爺子氣鼓鼓的不看他,"我這里不允許外人出入,你趕緊滾."

盧伊凡當然不肯走.

我來這里的目的還沒達到,你讓我走我就走,好沒面子.

對江備使了個眼色.

江備心領神會,從包里拿出一個精致的盒子遞給他.

盧伊凡接過盒子打開,里面是一副做工精美的軍棋,"滿部長,我下軍棋可是常勝將軍,你敢不敢跟我賭一賭?"

說到下軍旗滿部長眼睛一亮,明顯心有所動,但看盧伊凡那滿含笑意的雙眼,他又收斂心思,轉過身子一臉正經的看著那邊集訓的隊伍.

"賭什麼賭,現在是工作時間,國家怎麼有你這種腐敗的官員."

陰謀,從這小子黑洞一樣的眼睛里他仿佛看到了陰謀.

不能上當,不能賭.

盧伊凡早料到會這樣,也並不失望,蓋上盒子,語氣不急不慢的說道"真是可惜了,都說滿部長軍棋無人能敵,我特地乘專機過來想找滿部長切磋的,沒想到外界傳言這麼不可信!"

你小子就裝吧,騙吧,誰不知道你來是因為那丫頭.

想用激將法激老子,做夢吧.

滿部長雙手悠閑的別在身後,一身正派.

盧伊凡也學他的站姿,遙望那邊的大部隊,"其實我來就是為了穆沐,我好幾天沒睡她了,想睡她了."

臉不紅心不跳,好像在說'我就是餓了,好幾天沒吃飯了,想吃飯了.’

江備掩面轉過身,少爺你別說我認識你,反正我不認識你.

做人坦誠固然是好,可你太過坦誠了好嗎?

哼,小子,終于攤牌了吧.

滿部長冷冷的吐出兩個字"做夢."

在我這里就是我的人,最起碼這二十天內是,任你有再大能耐在我這你也只能裝廢人.

盧伊凡聞言無奈的歎息,"那我只有晚上把飛機降落在您這院子里."

你這是逼我用絕招啊.

他放眼望向寬闊的操場,"這場地看著也夠大,或者停後面那塊墓地,我直接從窗戶進去."

滿部長抑制不住暴躁的脾氣,手指著盧伊凡的鼻子,"你小子要是敢那麼做我就一槍崩了你."

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做違禁的事就是找死.

盧伊凡眼里藏著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