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56章 栽贓陷害(五)
而後她故作想起什麼,巧笑嫣然,"哦……對了,差點忘了,我們好像是有過節." "那天早上跑步的時候你見我跑的比你快,追上我故意用腿把我絆倒,還在我手指上踩了一下." 說完她拍了拍腦門,"啊哈,我這個人不愛記仇,這事你不說我還忘了." 瞧我多大度,你把我絆倒了我都忘了,你還來提什麼過節,就沒見過你這麼二逼的. 魯嬌嬌聞言忙搖頭說"我沒有踩你手指." 她只辯解自己沒有踩穆沐手指,那麼就等于承認了故意絆倒她. 穆沐精明的笑笑,點點頭,"哦,那我記錯了,你把我絆倒了沒有踩我手指,我手指疼可能是在別的地方不小心傷到的,錯怪你了." 魯嬌嬌被下了套還不知所云,其他人都在心里歎她傻. 就連趙警督也忍不住感歎,這麼容易就鑽進了人家設的圈套里,真不知這姑娘是單純還是傻. 他看著穆沐,忽然想到了滿部長那句話'你都說她骨子硬了,她還需要後台嗎?’ 想想的確如此. 另外兩個女孩也開始跳出來,"我們兩和你沒仇,你為什麼把我們兩也鎖著不讓進來." 我們兩這是躺著中槍好不好? 穆沐不急不躁,"我說了定罪要講究證據,虧你們還是警察呢,有目擊證人嗎?鎖上有我的指紋嗎?" 證據都沒有,你們憑哪樣定我的罪啊? 別說不是我干的,就算是我干的想定罪也要拿證據說話吧. "你……"兩個女孩沒她能說,氣的瞪眼. 穆沐也不在給他們好臉色"你什麼你,沒證據我會告你們誹謗." 不給你們點顏色瞧瞧,還都以為我是任你們搓圓捏扁的軟柿子呢. 早上跑步排擠她,食堂吃飯排擠她,課堂找座位排擠她,以為她不知道? 隊伍中忽然有個女孩站了出來,對趙警督說"我剛才從宿舍來的時候看到小妹兒和穆沐在食堂路口那里鬼鬼祟祟的." 女孩皮膚小麥色,整體給人感覺有點土,說好聽點就是樸實. 穆沐恍然覺悟,這是栽贓陷害啊. 人證都出來了,開始她還猜想是不是小妹兒,原來真的不是她. 她穆沐何德何能,讓人這麼煞費苦心. 走近'目擊證人’,目光犀利的看著她,"哦,你看到我們鬼鬼祟祟的了,那你有沒有看到我鎖那個門呢?" 目擊證人義正言辭的說道"我沒看到你鎖門,但是我看到你和小妹兒鬼鬼祟祟的在鐵門那徘徊." 小妹兒也看出來這是一場栽贓嫁禍了,心里窩著氣實在難受,走兩步,手指著目擊證人,"你血口噴人." 穆沐拍了拍小妹兒的肩膀,給她使了個眼色"小妹兒,不是人多就一定厲害好嗎?" 小妹兒的性子太直,她怕一會她沉不住氣說什麼她看到他們四個鬼鬼祟祟出了那個後門,她只是想看看他們要干什麼然後又碰到了她等等. 那樣就真的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小妹兒心領神會,自己差點真的說漏了嘴,還好穆沐提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