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警告(二)
小妹兒胖嘟嘟的臉粉粉的,屬于可愛型的,笑起來嘴角有兩個小酒窩,很樸實. "我跟你說了,再喊我初中生我就撓你." "小貓啊." "哈哈." 接著管曉妃和那個女孩也跑到了終點. 兩人擼擼袖子,雙手叉著腰站在原地有規律的喘著氣. 和管曉妃一起的女孩撇撇穆沐,再撇撇小妹兒,不屑的扯了扯唇,"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這句話用來形容人自然是貶義,穆沐不知道什麼時候得罪了這人,這兩天做什麼都跟她過不去,處處針對她. 她也懶得理會. 雙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用紙巾擦了擦. 小妹兒年輕氣盛,揚著下巴,氣鼓鼓的看著管曉妃那邊,"喂,戴小雅,你什麼意思?我們哪惹你了嗎?" 戴小雅雙手環胸,也高高的揚著下巴,盛氣凌人的樣子,"我說什麼了?我說什麼了?我有說你們嗎?是你自己非要對號入座的." 小妹兒也不是省油的燈,"不就是跟著管組長後面跑狗腿的嘛,窮嘚瑟什麼啊你." 穆沐暗笑,小妹兒啊小妹兒,你太不厚道了,說話太直接了. 戴小雅臉刷的一紅,指著小妹兒問"小矮子你罵誰跑狗腿窮嘚瑟的?你罵誰呢?" 邊問腳步邊往小妹兒面前逼近. 小妹兒不畏懼,雙手掐腰,擺出一副潑婦罵街的架勢,"我就罵你了,就罵你了,怎麼樣?" 不就是天天抱管組長大腿嗎,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好嗎? 她人小氣場到是不小. 穆沐扶額. 這怎麼就真吵起來了呢?而且越吵越烈. 余光不著痕跡的掃了眼管曉妃. 眼里閃過一抹冷諷,不是組長嗎?見到隊員吵架了勸都不勸. 人前表現的那麼和藹可親. 偽善! 眼見著趙警督就要來了,她不管戴小雅,可小妹兒和她玩的還不錯,于是想勸他們停下,"好了好了,趙警督來了,不想吃早飯,不想所有人跟著你們再多跑一公里那就接著吵." 穆首長帶兵就是這樣,一人犯錯,集體受罰. 戴小雅轉過臉看著她,揚了揚眉,"你算什麼東西?輪到你來教訓我." 穆沐很是無語. 我說菇涼,你確定你這些天沒被狗咬,沒被狼撲吧?沒得狂犬病吧?怎麼見人就咬呢. 得饒人處且饒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退一步海闊天空,這些道理她都知道. 可無辜被人咬,她又不是專治狂犬病的藥. "你嘴巴放乾淨點,你以為四海之內皆你媽啊,任你撒野任你撒潑啊." 不殺殺你的銳氣你還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現實是有多殘酷呢. 戴小雅被穆沐罵的紅了臉,"你罵誰呢?" 穆沐白眼一翻,"誰問我我罵誰." 就罵你,怎麼著? "被人包養的小情婦臉皮比城牆還厚."很顯然,戴小雅惱羞成怒了. 管曉妃都嚇了一跳,沒想到她能把這件事罵出來. 穆沐聞言臉色一變,眼神凌厲的掃視戴小雅,"你說誰被人包養的小情婦?你再說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