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警告(一)
掛了電話,穆沐靠在床柱上發呆.

什麼時候他們之間變的這麼陌生了?

沒有話說.

不,這不是陌生,也不是沒有話說,只是她不敢,有顧忌,不只能圖心里痛快.

G市郊區要開發一個農業園,盧伊凡和下面幾個干部跟著開發商一起去考察農業園.

中午開發商請客,少不了酒肉,喝了兩杯,臉上微微泛著紅暈,仰頭靠在車座位上,兩根手指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

忽然想起穆沐,抬頭看著正在開車的江備,"昨天晚上和你說的事辦好了沒有?"

丫頭也不知道給他打個電話.

他不打給她,她是從來不主動給他打.

江備在開車,沒有回頭,"少爺,你恐怕還不知道吧?這次穆沐小姐他們培訓的幕後老大是滿森."

盧伊凡擰了擰眉,"是他?"

人稱鐵面無私'包青天’的滿森?

脾氣古怪,喜怒無常.

記得他還有一個外號叫'政界殺手’.

檢察院不敢抓的人他都敢抓.

江備點點頭,"所以說你覺得在他眼皮底下走後門妥當嗎?"

雖然你不怕,但是你也要顧及一下輿論,不為你也要為穆沐小姐想想啊.

盧伊凡問"這之前一點風聲沒有嗎?"

江備搖搖頭"沒有."

你要是聽到風聲了穆沐你會同意穆沐小姐去嗎?

要知道是滿森啊,多恐怖啊.

盧伊凡彎唇,笑的意味深長,"這老狐狸."

看來這丫頭這次有的受了.

還是自己抽空過去看看,"讓魏潔准備後天的飛機,一會讓吳秘書把這兩天棘手的事情都給辦了."

"哦."

少爺您敢不敢忍幾天?

穆沐摔傷了,但並沒有停止接下來的訓練,每天早上五點起來跑步,吃過早飯到操場集合,在寒風中站立.

仿佛這兩天都是這樣,除了跑步就是罰站,下午又開始接受文教.

唯一不變的就是每天早上跑步的任務都在改變,一天比一天跑的多,第一天三千米,第二天三千五百米,第三天四千米,以此類推.

這是要整死人的節奏.

其實三千五百米也好,四千米也罷,穆沐還能扛的過去,每天能扛到最後的還是那幾個人.

今天是第三天,四千米.

她和管曉妃還有跟管曉妃很好的那個女孩,外加第一天就跑第一的那兩個矮個子女孩,他們幾個跑在最前面.

後面還有幾個托著兩條腿努力的往重點'爬’.

有句話說的好,自己選擇的路,爬也要爬到頭.

這些人最起碼還是對自己負責的人.

快要到終點的時候穆沐加快了速度,追上領頭的那兩個女孩.

那兩個女孩看一眼穆沐,其中有個笑嘻嘻的說"穆沐,看不出來你這身邊看著挺弱的,還真不慫啊."

這幾天相處,穆沐和別的人沒說過什麼話,和這個兩個長跑姐妹混的挺熟.

也正好因為他們每天都一起到達終點.

跑完四公里,穆沐靠在一棵大樹上喘氣,側臉看著靠在另一棵樹上的小妹兒,也笑著打趣,"小妹兒,你這個初中生還敢說我看著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