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4章 學習(四)
他永遠記得一年多前甯睿把自己關在實驗室不出來那幾天,無論誰勸都沒有用. 還好他後來自己從里面走出來. 那是他見過秦甯睿最狼狽的時候,整個人仿佛一下子老成了. 穆沐眉心微顫,搖了搖頭,不作聲. 她看著滿文宇,從他的眼里好像看到了責備. 是的,每個人都在責備她,是她不要秦甯睿的,貪慕虛榮,跟了有錢有勢有地位的盧伊凡. 她放在桌下的手緊緊的握著拳頭. 人不得不向現實低頭,于是她用松開了手. "我這里有他的號碼."滿文宇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一串手機號碼,放在桌上,慢慢的推到穆沐的面前. "穆沐,我希望你能和甯睿聯系一下,我不知道他現在為什麼那麼拼,聽以前的校友說,他在部隊調來調去,過不了多久他就要晉升少校了,雖然是高干子弟,但其中吃了多少苦你我都是對部隊熟悉的,這不用我跟你說,進部隊並不是他原來的打算,他畢業前已經打算往機關申請了." "這些甯睿應該都沒有和你說過." 滿文宇推心置腹的一番話,讓穆沐眼淚終于忍不住在眼里打轉. 這些甯睿從來沒有跟她說過,她一直以為甯睿念軍校就是為了進部隊. 祖祖輩輩都是軍人,所以她覺得他理所當然也是那個夢想. '軍人有什麼好的,你看我爸和我媽,還有你爸和你媽,一有任務下來了就長期異地分居,秦哥哥,咱以後不進部隊好嗎?’ 她是這麼跟他玩笑過幾次. 可他都是笑笑不作聲,原來他真的聽進去了,也打算那麼做了. 伸手抓著那張寫了秦甯睿手機號的紙條,站起身飛速的跑出食堂. 她也不知道哪對哪,只想找一個沒人的地方讓眼淚流出來. 食堂旁邊有一個小鐵門能出院子. 跑出院子,一大片樹林. "嗚嗚……"靠在一棵大樹上嚶嚶的哭了起來. 打開紙條,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按下紙條上寫的號碼. 響了四五聲,那邊傳來秦甯睿好聽的聲音. "喂." 穆沐憋著一口氣,不敢出聲,她只想聽聽他的聲音,聽聽聲音就好. "是穆沐嗎?" 那邊秦甯睿接了電話聽不到人說話,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穆沐. 語氣篤定,幾乎已經肯定自己的猜測了. "穆沐是你嗎?" 秦甯睿按耐不住激動和喜悅. 同樣的,他也很想聽聽穆沐的聲音. 穆沐捂著嘴,眼淚順著手指流淌,大拇指點了掛斷,掛掉了電話. 身體慢慢下蹲,背靠著睡蹲著,雙手抱著膝蓋,在無人的樹林里小聲的抽泣. '跟著我就不要再想其他人了,讓你帶這只兔子進家門是我對你最大的寬限,我能有本事救人,就有本事毀人,不想將來有一天再為其他人來求我,那你就乖乖的,至于你想走,那要等我放了才可以.’ 這是搬進盧伊凡家第一天他就對她交代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