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6章 低頭認錯(二十六)
"讓蔣廷笙出來."盧伊凡腳邁著步子繼續往前里面走.

"老板他……"服務員被盧伊凡的外表和氣場給震住了,思緒有一刹那出了神.

都說他們老板是富婆們心目中的尤|物,那這位呢?好帥好酷好霸氣,有木有?

一個穿著黑色運動服的男人進了會所,進門正好看到盧伊凡,臉上立馬露出了戲謔的笑容,"喲,這不是我的上校表哥嗎?"

男人個子和盧伊凡差不多高,短寸發型,笑起來妖里妖氣的,還有那麼一絲孩子氣.

走路昂著頭,一副小爺就是拽的模樣,說白了就是一個小痞子,玩世不恭的二世祖.

他身邊圍著兩個身材苗條,穿著很性感的長發美女,美女一人勾著他一只胳膊.

穿著白運動鞋的腳一步一步的邁向盧伊凡,走到他面前,饒有興趣的打量著他,"哥哥,什麼風把您給吹過來了?"

"蔣廷笙!"盧伊凡冷著臉,目光犀利的掃了眼挽著蔣廷笙胳膊的兩個女人.

那兩個女人被他瞪的不由自主的收回胳膊,縮了縮腦袋,眼里露出一絲害怕.

蔣廷笙卻不以為意,二十來歲,手很不穩重的拍了拍盧伊凡的肩膀,笑的眉眼彎彎,"我說哥哥,你不好好在家里陪小表嫂,怎麼跑到B城來逍遙了?"

語氣很不著調.

盧伊凡看著蔣廷笙這副模樣,忍不住扶額,這不是沒去部隊前的自己麼?

不過看著還真不順眼,怪不得張沫菲和裴若綿都說見不得他那副德性.

他不作聲,蔣廷笙卻不罷休,'嘖嘖’的搖頭,"看不出來你還挺在乎那小警察的啊,偷腥還生怕她發現,千里迢迢跑到B城偷."

母親大人常常那盧伊凡來給他做正面教育的例子,說當年表哥是多麼多麼的不著調,成績是多麼多麼的差,品德有多麼多麼的壞.

如今揚眉吐氣,成了國家政要人員,還撐起了盧氏的一片天.

說到後來,這位表哥之前的種種不堪都成了韜光養晦,收斂鋒芒.

人吶……

蔣童鞋心中略有不平,今晚一定要拖他下水,然後到母親大人面前毀他形象.

盧伊凡本來能無視蔣廷笙的各種戲謔,忽然聽到他怕穆沐,不禁揚眉表示不悅.

一個稚嫩的小丫頭,他犯得著怕她麼?

他的不悅看在蔣廷笙眼里卻被誤解成被說中了心事,惱羞成怒了.

往他身邊靠了靠,挑眉露出壞壞的笑容,"怎麼?她還會帶著她的小手槍和小手銬出來逮你不成?"

"不過真要是那樣肯定很刺激."

"表哥,你和那個小警察辦事兒的時候肯定特有趣吧,小皮鞭,銀手銬,粗麻繩等等……"

"她身手還不錯,體力肯定很好,腰那麼細,扭起來肯定特棒吧?"

其實找個小警察或者麻辣特種兵做媳婦生活也是蠻有意思的.

見盧伊凡臉色越來越黑.

他內心狂笑.

讓你嘚瑟,讓你那麼搶鏡,就知道你還沒征服那個小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