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低頭認錯(二十四)
閉著眼睛,任由他怎麼折騰. 他們在車上休息了大概半個小時,體力也都各自恢複了,血量又都上限了. 這半個小時里盧伊凡總共抽了兩只煙,穆沐始終沒說一句話. 微微抬眸,透過高端大氣的旋轉門看酒店里面,原本就豪華的大堂在燈光的映襯下富麗堂皇. 跟著盧書記外出住的永遠都是豪華套房,坐的永遠都是重量級的賓利悍馬. 托他的福,她穆沐有生之年才能享受到這種最高質量的生活. 勾了勾唇,自嘲的笑笑. 掙開盧伊凡的手,推開車門下了車. 雙腿酸軟,腿兩側還隱隱有些疼. 皺了皺眉,這個變態的禽獸. 盧伊凡看著穆沐從旋轉門進了酒店,注意到她兩腿走路有點不自然. 又有點心疼. 這倔脾氣,服軟認錯就這麼難麼? 多少人夢寐以求的生活,她卻總像生活在牢籠里一樣. 穆沐進了酒店大堂,有點暈乎,跟第一次和盧伊凡住酒店一樣,因為裝飾太華麗而感到心慌. 不知道盧伊凡開的房間在幾樓,房卡也不在她這. 回頭望一眼外面,那厮好像還沒下車,饒算現在很累很想洗澡睡覺,她也不想去開那個口求他把房卡給她. 這種情況自己開房也是不可能的,他都不嫌麻煩來B城逮她,又怎麼會這麼輕易放過她. 等,她唯一能和他耗的就是時間和耐心. 接待處白色的真皮沙發看上去寬敞柔軟,腳步徑直往那邊走去. 走到沙發邊,彎腰一屁股坐了下去,太軟了,真想躺在上面睡一覺. 剛坐下沒到兩分鍾,就有漂亮的服務員為她端上茶水,還是她最喜歡的花茶. 又餓又渴,捧著茶顧不得燙,猛的往嘴里灌. 超五星級酒店,從前台到保安,都是千一色的美女帥哥. 她一邊打量,一邊欣賞. 換一種思維,換一種心情. 直接忘了盧伊凡的存在. 盧伊凡依舊坐在車里,手指夾著一根點燃的香煙,透過車窗能看到坐在酒店大堂里的穆沐. 女人不能寵,越寵越有種. 她穆沐今天有種和他較勁,明天就有種再去見老情人. 必須要打壓,狠狠的打壓. 可憐江備站在酒店門口吹冷風,進去也不是,上車也不是. 少爺啊少爺,何必和自己過不去呢,生氣抽煙傷身體呢. 可偏偏那輛車'身份’太重,就算擋在酒店正門口,人酒店管理人員也不敢過去敲窗戶讓他挪邊兒去. 都三十多歲的人了,做什麼事都雷厲風行,可為什麼對一個小丫頭就這麼磨磨唧唧呢. 你喜歡她,這人人都看得見,干什麼非要弄的兩敗俱傷呢. 這個毛病得治,看來下次回夫人那要把這個情況和夫人反應一下. 盧伊凡看穆沐坐在那里品著茶很享受的樣子,很惱怒. 打開車窗,"江備." 江備不敢怠慢,急忙上前,"少爺." 盧伊凡問"我們家沒茶了嗎?" 要不然那丫頭怎麼逮到酒店免費的茶水一杯接著一杯喝?好像她平時連茶都沒得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