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21章 低頭認錯(二十一)
那個時候他臉掙紮的力氣都沒有,稍稍一掙紮就會粉身碎骨,那樣只會多給她增加一個顧及.

他只有等.

"我現在飯來張口,衣來伸手,我還有你送的穆落晨."

揉了揉眼睛,擠出一個笑容,她想要馬上走.

她怕她控制不住會對他訴苦,想要告訴他,她住在那豪華的宅子里有多孤寂,有多想他.

可那樣只會讓他擔心,改變不了任何結果.

"甯睿,我想我還是走吧,去你宿舍也不方便."

說完她轉身欲走.

秦甯睿拉住她,"你沒有身份證,你要去哪?"

穆沐搖搖頭,"沒事,我忽然想起來我有個朋友在這邊,我去找他."

手臂被他抓的很緊,有點疼,好像生怕他一放手她就不見了一樣.

"你的性格我了解."秦甯睿說著從口袋里掏出錢夾,拿出一張卡塞到她的手里,"密碼是你的生日."

穆沐手指慢慢收緊,把那張精致的迷你卡捏在手心里,點頭'哦’了一聲.

視線越來越模糊.

走吧,再不舍就要貪婪了.

'你的性格我了解’

'密碼是你的生日’

這世界上對她了解的人還有幾個?能把她生日設成銀行卡密碼的有幾個?

除了秦甯睿也別無他人.

腳步漫無目的的朝一個方向走.

這應該是一次浪漫的偶遇啊,她應該跟著他去他的宿舍,讓他帶她去吃B城好吃的小吃,帶她認識他身邊的朋友,參觀他們的辦事處.

像以前每次假期他們回大院度假,聽到他在家,她都是第一個飛奔到他家里,跟他哭訴學習壓力有多大,英語老師有多刻薄.

不知不覺中,已經淚流滿面.

盧伊凡遠遠的看著穆沐那張臉,想到一句歌詞,'流著淚的你的臉,倒映整個城市的燈火.’

被濃濃的煙霧包圍,好像深處瘴氣之中,想要沖出去,可又找不到出口.

在秦甯睿親她的時候,他憤怒的下車,可沒走兩步遠他又聽到了她嚶嚶的哭聲.

她哭了,這一年多無論他怎麼對她,甚至像那天晚上那樣羞辱她折磨她,她都沒有哭過.

最多表現的就是絕望和麻木.

那種像是在外邊受了委屈的孩子一直忍著,突然見到家長苦水全都溢了出來一樣.

他見她哭的傷心,出奇的停下了腳步,轉身又重新回到車上.

懦弱的連自己都鄙視自己,他竟然能看著她被別人親,而且是他最討厭的人.

回到車上他一個勁的抽煙.

他媽的,他什麼時候控制她哭笑自由了?

搞的他就像個虐待狂一樣.

江備坐在駕駛座上無奈的吸著二手煙.

少爺啊少爺,吸煙有害健康,特別是郁悶的時候更是有害啊.

從來沒見過少爺對誰像對穆沐小姐這樣好.

盧伊凡剛才沖下車,他都替她和那個秦甯睿捏了一把汗.

他以為他會當街和秦甯睿打一架,要知道他家少爺可是特種兵出生的,像秦甯睿那樣的文弱書生在他面前基本是沒有抗戰能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