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 低頭認錯(二十)
你還記得你的另一個夢想嗎?

'我有兩個夢想,當警察,做秦甯睿的媳婦.’

他停下了腳步,轉臉,目光深邃的看著穆沐,"沐沐……"

穆沐掀起眼皮看愣愣的看著他,心跳不知不覺的好像慢了很多.

好久沒有看過他黑眸這樣深邃了,記憶中他這雙眼睛看著她的時候總是裝著滿滿的寵溺.

他想說什麼?

讓她有點兒害怕,又有點兒期待.

"穆沐,我想你."

終于,秦甯睿跨出了那一步,雙手一把將穆沐抱住,唇霸道溫柔的覆蓋她的紅唇.

穆沐被他抱的很緊,他的唇瓣貼上她唇瓣那一瞬間,她的身體里像是有無數道暖流在迅速的竄動.

她瞪大眼睛看著秦甯睿那張放大的俊臉,他身上的氣息,讓她失去了理智.

僵在半空的手,最終環抱著他的腰,閉著眼睛,享受他的吻.

"秦哥哥,我親了你,不過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

這是他們第二次這樣親密接觸,第一次的時候,她五歲,他八歲了,那時候父母被派出去執行任務,他在他們家小住.

兩人坐沙發上看電視,當時電視上正演到男主角親女主角的畫面,親完之後,男主角對女主角說他會負責的.

她就一時興起,轉身在他的嘴唇上'啵’了一下,然後還學電視上的男主角說了那麼一句她會負責的話.

這一個吻,不像小時候那樣蜻蜓點水,它持續了很久,他們通過這個吻來詮釋對彼此的相思.

秦甯睿慢慢的松開穆沐,低頭看著她,用兩只手大拇指的指腹幫她抹掉了掛在眼角的眼淚.

低頭又在她額頭親親落下一個吻,"沐沐,讓我來照顧你吧."

他還是骨氣勇氣說了出來.

"秦哥哥……"穆沐好久都沒有哭過了,記得上一次哭是爸爸去世的時候.

他窩在媽媽的懷里,哭了一天一夜.

然後這一年多,她再也沒有哭過了,好多時候她都想那麼放聲大哭.

可她有什麼理由哭呢?她已經沒有了那麼偉岸的父親庇護.

也沒有了秦哥哥給她擦眼淚.

她必須要堅強,哭,只會顯得自己更懦更可憐.

"秦哥哥,部隊里有很多漂亮的姑娘吧,你也不小了,部隊里的女孩好,和你相配,叔叔和阿姨也會喜歡的."

她哽咽著說完,別過臉不敢看他,緊抿著的唇微微顫抖.

沒見面的時候,她抱著穆落晨坐在陽台上想他的時候還是帶著微笑的,常常跟穆落晨想象他現在是不是已經交女朋友了,過的好不好.

現在當著他的面,再想象著他以後會娶別的女孩,就好像要割她的心頭肉一樣.

秦甯睿蹙著眉頭,黑眸里有憂郁,有傷感,那一點星光讓人心疼.

"穆沐啊,是我沒有足夠的能力保護你,無論如何我都會一直等你,等你回來."

他又何嘗不是那種感覺?

怪只能怪他不夠強大,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他卻什麼都幫不了她,眼睜睜的看著她被人搶走.

推薦七月之沫《狂傲邪妃:馭獸妖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