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低頭認錯(十九)
從來不知惆悵為何云的人,為什麼眉頭一直皺著.

高大的人影擋住了穆沐的視線,曾經青澀的青梅竹馬已經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了.

他走了他們父輩那條光榮的道路,手臂上的臂章是那樣的光彩奪目.

拉下眼簾,收住情緒.

微微翹起嘴角,臉上綻放著一抹清淡的笑容,"我哪有瘦?我這樣都感覺我拳腳施展不開呢."

從一見面她就在強顏歡笑,秦甯睿像獅子大爆發,雙手捧起她的臉,"穆沐,笑的自然點,我是秦甯睿."

這樣他很心疼.

穆沐抬起頭,'嗤嗤’的笑了起來,"我知道你是秦甯睿,干什麼啊,從小一塊長大的,這張臉帥氣的臉就算毀容了我也能憑你身上那股臭美的香味識別你."

試著讓自己的心情輕松一點.

試著能把情緒控制住.

她說這話也不是開玩笑的,除了父母,秦甯睿就是她最親最熟悉的人了,就算把他兩丟到人群中,她相信她也能一眼就找到他.

這一年多,她的郵箱里有很多他發的郵件,她一封都沒有回過.

每次想回,手指放在鍵盤上,敲著敲著,就能敲出一大堆傾訴和無助的話,寫了又刪,刪了又寫.

寫了一年多寫好了,卻又被那個男人當捉|奸一樣給捉住了,還惹他發了一頓火.

苦澀的勾了勾唇,她除了吃喝拉撒睡有自由以外,已經毫無自由可言了.

沒有想到會在B城碰到甯睿,而且還是在丟了錢包很無助的情況下,第一次體會到這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

秦甯睿就是她生命中的福星,從小到大,在她有困難的時候他總是會出現.

只是這顆閃耀的星星已經離他越來越遠了.

落寞的再一次垂下眼簾,掩蓋住強烈的思念之情,大口大口的喝奶茶,'咕咚,咕咚’從喉嚨里滑過.

兩人繼續邊走邊聊,總是在不經意間聊到曾經的過往.

白光路燈下一高一矮的兩個人,畫面看上去很和藹.

一陣涼風刮過,穆沐冷的縮了縮脖子,雙手自然的抱著秦甯睿的胳膊,"秦哥哥,你研究生畢業了吧?"

記得爸爸出事那會,他已經在讀研究生了,從小他成績就特別好,品學兼優.

從小到大都是女同學茶余飯後聊天的焦點.

那個時候,她是那些女同學羨慕的對象.

秦甯睿點了點頭,"畢業了."

"秦上尉."穆沐拍了拍秦甯睿肩膀上的肩章,眉眼彎彎的笑著.

一般國防大學畢業出去的頂多就是個少尉軍銜,要很多年才能升一級軍銜.

可他是高干子弟,只要立功,升軍銜也就和上學升級一樣.

秦甯睿也拍拍穆沐的肩膀頭,笑著道"穆沐現在也了不起,人民警察了."

"我從小的夢想."穆沐抬起頭,白皙的臉蛋透著自然的粉色.

甜美,可愛.

秦甯睿看著她愣了愣,隨後垂下眼簾,點了點頭,"嗯,實現了."

聲音帶著點點鼻音,聽上去格外的溫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