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低頭認錯(九)
穆沐在心里腹誹,臉上掛著微笑,"二少,時間不早了,我送你上班去吧."

盧伊凡笑的溫文爾雅"叫伊凡."

關于稱呼,他不知道懲罰過她多少次,真是不長記性.

"伊凡,走吧,我送你到門口."

她勾著盧伊凡的胳膊,到了門口,站在台階上,她踮腳在盧伊凡的臉上親了一口.

為了穆落晨,身邊唯一一個甯睿送她的東西,做什麼都值得.

盧伊凡裝作沒有看出來她的心思,寵溺的摸了摸她的腦袋,"要打持久戰,一直保持這麼乖."

如果不是帶著目的性的就更可愛了.

低頭在她的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一下,柔軟的唇瓣,帶著一絲薄涼感,飛快的消失.

穆沐愣了楞,回過神,盧伊凡已經上車了.

看著黑色的小車出了院子,她回想著盧伊凡臨走時說的話.

'要打持久戰……’

持久這樣被你玩弄下去嗎?

她勾唇自嘲的笑了笑.

'二少,你打算什麼時候和穆沐小姐結婚?’

'結婚?穆小姐是老朋友托付我照顧的,希望你們媒體不要毫無根據的瞎報道,否則代價你們付不起.’

還好他沒有對外面說她只是陪睡的,不過他那也是考慮到他自己的身份才找了那麼一個冠冕堂皇的說法,壓根也不是為她考慮的.

根本不用感激.

收回思緒,看著滿院子的菊花,管家正在給菊花修剪枝葉.

"明哥,那邊的小野菊可以摘了哦,記得讓明嫂曬出來花茶要分點給我哦."

明哥是明嫂的老公,都是盧安怡知根知底的貼心人,她才敢派過來給盧伊凡的.

明哥詫異的看著穆沐,"小姐,那花你都盼望了這麼久,終于開了,你怎麼又要摘了?"

她抿唇笑著回道"莫待無花空折枝!"

花開了不折,等花落了想折都折不到了.

她仰頭看著蔚藍的天空,一群大雁往南飛,眼眶忽然紅了,'爸爸,我每年都收集你愛喝的菊花茶,卻孝敬不到你.’

心中升起一絲悲涼.

結束一個會議,盧伊凡回到辦公室,手指按了按發脹的太陽穴.

簡譜的辦公室他並不常呆,大多數都是在外面辦公.

剛進門坐下,江備端著一杯茶跟著進來,"二少,據可靠消息,穆沐小姐今天要去B城."

放下茶杯,腳退後了兩步.

二少不喜歡別人離他太近,盡管他是他們家出來的老司機.

"去B城?"盧伊凡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茶,忽然想到什麼,眸色一冷,"你是說G市的三個名額她在里面?"

雖然是問,但語氣已經篤定了.

江備點點頭"嗯."

"這幫蠢貨."

'哐當’高檔的白瓷茶杯這下徹底'杯具’了,被盧伊凡摔到地上,粉身碎骨.

這幫吃屎的,竟然敢問都不問他一聲就擅做主張.

江備又不著痕跡的將腳步往後挪了挪,暗地里抹汗,的確是幫蠢貨,馬屁拍到馬蹄子上去了.

二少不讓穆沐小姐在警局做實質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