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章 低頭認錯(八)
第二天一早,穆沐整裝待發,就等著盧伊凡先出門,她才方便拖著行李出門.

長長的餐桌,高檔的香檳色桌布,金色的晨光通過偌大的落地窗照進屋里,漂亮的水晶吊燈像鑽石一樣閃著璀璨的光.

四五十平的餐廳里,只有他們兩個人吃飯,他們並沒有像電影里情侶吃燭光晚餐一樣一個坐在桌子著頭一個坐在那頭,而是選擇了坐在一塊.

當然,穆沐到是想像吃燭光晚餐一樣坐的離身邊這個男人遠遠地.

哎,反抗從嚴吶.

豆漿油條穆沐從小吃到大,習慣了,所以餐桌上每天早上都有豆漿油條,人小飯量大,每天早上出門的時候還要帶一塊三明治.

炸的不老不嫩的油條在嘴里嚼著很有咬勁,自顧自吃著.

想想就很開心,這次學習的任務里有實戰演習,雖然是演戲,但好歹是有練身手的機會了.

盧伊凡不著痕跡的將穆沐臉上的喜悅收進眼底.

唇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害怕和主動認錯,這都不是穆沐同志的風范.

那晚她扛到昏迷都沒有求他,昨天不但主動認錯,還主動迎合他.

為了試探心里的猜疑,他伸手把一碗燕窩粥推到她面前,"趁熱把粥喝了."

她不愛和燕窩粥,但他還是吩咐廚房每天早上都給她熬,每天早上都是被他威脅著喝下去的.

床上控制不住盡興的折騰她,事後再不給她補補,怕她這小體格受不住.

穆沐聽話的"哦"了一聲,端起燕窩粥,勺子都沒用,大口大口的給喝掉了.

放下碗,用餐巾擦了擦嘴角,甜甜的笑,"我喝完了."

這丫頭百分百有什麼事,盧伊凡在心里暗暗肯定,眼里藏著狡黠.

吃完了早飯,盧伊凡換好了衣服,腳步不急不慢的從樓上下來.

淺灰色的阿瑪尼西裝,淡粉色的襯衣,頭發沒用任何定型產品,清新自然.

這個男人到哪里都被光環籠罩.

在部隊里升軍銜就像天才跳級一樣,是他們那個軍區最年輕帶的隊伍人最多的首長.

到了官場,他亦是雷厲風行,令無數貪官,國企領導人膽寒.

商場上,他更是叱咤風云,盧氏雖然現在還是由盧安怡坐鎮,但誰都知道他是盧氏的接班人,而且盧氏的運作,早就由他在暗中管理了.

這樣集外貌,家室,才華與一身的男人……

難怪女人見到會花癡.

哎,大家都只知道他外在的光環,卻不知他內在是有多變態多猥瑣.

穆沐在心里對盧伊凡總結期間盧伊凡已經走到了她面前,"每天看都看不夠?"

帶著戲謔的語氣,聲音竟然格外好聽.

看你妹,總有一天我要撕掉你這華麗的外表,讓群眾看看你是怎樣一個虐待狂.

穆沐在心里腹誹,臉上掛著微笑,"時間不早了,我送你上班去吧."

PS:重複或者省略號,都是因為最近掃的嚴,大家理解一下啊,我也沒辦法啊,好桑心,嗚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