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 低頭認錯(七)
她別的本事沒有,狗腿的本事日益增長.

看著她精致的小臉蛋,白皙的脖子,小腹忽然燥熱.

盧伊凡邪魅的扯了扯唇,直起身,手一伸,用閃電般的速度把她拉進懷里.

偏頭看著她的臉,修長的手指輕挑著她的下巴.

不愧是當過兵的,做什麼速度都快.

彎腰低頭,唇湊近她的耳畔,"好好配合,否則……."

後面的語氣意味深長.

"你自己選擇."

低沉的嗓音略微沙啞,溫柔中帶著威脅.

這個時候穆沐不會做二逼的舉動,比如說推開他,說我不要,你走開之內的.

這種事他們常做,這個時候裝白蓮花簡直太矯情了.

剛才進來的時候他發了那麼大火,可她一服軟,他火焰也就滅了.

這種現象證明,他這種高高在上的人你越是叛逆,他就越想征服,只有逆來順受的讓他覺得無趣,沒有了征服欲,或許她才能自由.

穆沐想通了,開始主動配合,嘴角掛著微笑.

盧伊凡眸子促狹的彎著,很是滿意.

"以後不要把穆落晨送走了好不好?"穆沐見時機差不多,便開口求情,這個時候求他或許會管用.

這次是出差,不能帶穆落晨,她必須要保證它安全.

盧伊凡"嗯"了一聲,低沉的嗓音,帶著一點點鼻音,格外溫柔.

穆沐眼睛一亮"不騙我."

沒有想到他會毫不猶豫,不談任何條件的答應.

原本還以為他會提出條件,百般為難她呢.

他回答的太快,反而讓她懷疑有什麼陰謀.

看著他深邃的黑眸,望不到底,那樣深,一不留神她的魂就被卷了進去.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手臂圈著她瘦瘦的身體,唇覆蓋了她的紅唇.

她認錯,他應該很有成就感,很高興才對.

可聽到她的乞求,他又很心疼.

他仿佛已經走偏了,他的初衷不是讓她害怕他,而是寵她保護她.

傻丫頭,可不可以忘了以前的事?忘了不該想的人?否則我真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了.

"你騙我的還少嗎?"盧伊凡吻帶給她的酥麻感,聲音也跟著顫抖起來.

他騙她的次數她已經記不清了,每一次出差都會跟她說晚上不會回來了,可第二天早上她醒來的時候總是發現身邊躺了個人.

這樣的事情不知道發生多少次了,後來她再也不相信了.

盧伊凡抱著穆沐站起身,大步走向沙發.

第二天一早,穆沐整裝待發,就等著盧伊凡先出門,她才方便拖著行李出門.

長長的餐桌,高檔的香檳色桌布,金色的晨光通過偌大的落地窗照進屋里,漂亮的水晶吊燈像鑽石一樣閃著璀璨的光.

四五十平的餐廳里,只有他們兩個人吃飯,他們並沒有像電影里情侶吃燭光晚餐一樣一個坐在桌子著頭一個坐在那頭,而是選擇了坐在一塊.

當然,穆沐到是想像吃燭光晚餐一樣坐的離身邊這個男人遠遠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