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低頭認錯(五)
果然軟柿子捏的沒意思,盧伊凡覺得他這是在自虐,看著她乖巧他又惱火,忤逆他他也惱火. 伸手拿起桌上的煙盒,從里面抽出一根煙點燃,白騰騰的煙霧從他嘴里吐出,煙霧中他眼神迷離,妖孽一般. 怒氣似乎消了不少,他看著穆沐,意味深長的喊道:"穆沐!" "有!" 穆沐站像打了雞血一樣,站著標准的軍姿. 自從大學軍訓後每次盧伊凡用這麼正式的語氣喊她的名字時她都會站軍姿回答. 算算這個男人好像從她上高中起就開始不斷的騷擾她,大學的時候更是帶著中校肩章去做她的大學入學軍訓教官. 部隊里年輕有為的首長去大學里給新生軍訓,引發了一陣不小的熱潮. 說巧不巧,她正好趕上軍訓最殘酷的那幾天生理期. 站在烈陽下那就等于血雨腥風,大姨媽最多的那天,眼前這個男人做了見喪盡天良的事,讓她們做仰臥起坐. 大姨媽來了,仰臥起坐,抱著頭賣力坐起來一次就要泄洪一次,她做了五個,實在忍不住了,站起來大喊:"報告教官,我生理期,不能做劇烈運動." 盧教官當時用他的桃花眸深沉的掃了她一眼,毫不講私情的回道"特種兵部隊里的女兵生理期時照樣做武裝越野,武裝泅渡." 靠,她是特種兵嗎? 氣的直咬牙,繼續做完了三十個仰臥起坐,等到休息的時候去廁所,一張蘇菲加長夜用從頭紅到尾. "該死的桃花臉,黑心,不知道憐香惜玉,以後娶了誰誰倒黴."詛咒完還往廁所里吐了口吐沫. 當做唾棄盧伊凡,發泄一下. 之後的軍訓生涯,每天她都要被點名很多次. 教官點名,必須要鏗鏘有力的回答'有’. 稍有怠慢,就要被罰. 明知道他是在假公濟私,可有毛辦法呢? 後來好一段時間聽到老師叫她,她都跟打了雞血一樣,都回答'有’. 軍訓過後大學里的生活一直都很安逸,她生長在軍區大院兒,父母都是軍人,從小到大都無憂無慮. 可老天爺沒有讓她幸福到底,一份匿名舉報信,毀了她二十年幸福美滿的生活. 爸爸在晉升的時候被人舉報叛國,證據確鑿,媽媽知情不報,被一起送進了監獄. 仿佛天塌下來了一樣,她卻無力支撐住. 在她最無助的時候,眼前這個男人站出來說可以幫她,條件是做他的女人. 守著貞操救不了父母,白蓮花在這個時代已經成了貶義形容了. 于是她才和穆落晨一起搬到了這里,在這里已經蹉跎了一年多的時光. 她十六歲的時候這個男人毫無預兆的出現,這六年來他從未停止對她的攻略,她從未動搖過,到最後還是不得不向現實低頭. 心中不禁升起一絲悲涼. 收回思緒,集中精神等待盧書記接下來要說的話,面對他的時候思想一定不能開小差,否則後果很嚴重. 盧伊凡白皙修長的手指夾著香煙,手搭在椅子扶手上. 煙霧中,他似笑非笑. 眉目生情,讓人驚鴻一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