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低頭認錯(三)
"……"穆沐翻了個白眼,仰頭閉目裝死.

回到家洗完澡一頓折騰那是避免不了的.

完事後,盧伊凡裹著睡袍下了床,俯身在穆沐的唇上親了一下.

穆沐已經累的睜眼都無力了,還是老樣子,背對著他,對他的話不予任何回應.

周五穆沐下班都比較早,車子開進了院子,映入眼簾的是姹紫嫣紅的菊花.

打開車門,淡淡的菊香撲入鼻中,清新怡人.

"小姐回來了."家里的傭人正好提著垃圾從屋里出來,笑著跟她打招呼.

穆沐微笑頷首,"明嫂出去倒垃圾啊."

明嫂點點頭,笑呵呵的說道:"少爺回來了,在書房里呢."

回來了?今天周五,他怎麼回來這麼早?穆沐先是皺了皺眉,隨後對明嫂點點頭,"我知道了."

進屋她直接上了二樓,路過書房門口的時候發現書房的門半掩著,里面飄出一陣陣煙味.

老煙鬼.

皺了皺鼻子,腳步快速的走了過去.

回到房間,脫下了人民警察的制服,簡單的沖了個澡,換上了嫩黃色的套頭衛衣,也算是居家服.

換了一套衣服,換了一種心情.

人民警察是她熱愛的職業,那套警服是她從小到大的向往,可穿上之後卻沒有做到她如願以償的工作.

她在警局里的工作比部隊里的接線員還要輕松,最多工作的一天就是接了十二個電話,嗑了一斤瓜子.

這也是趙清清說她生在福中不知福的理由之一.

不過最近倒是有件讓她做警察以來覺得最光榮的事情.

上頭要對這一年剛入職的優秀小警員做一次培訓,一個市就三個名額.

她竟然在G市那三個名額當中,雖然知道上頭能給她名額都是看現在書房里那個男人的面子.

但還是很開心,因為她終于要做一件與警察工作有關的事情了.

把警服掛了起來,深吸一口氣.

出了房間.

腳步緩緩的走到書房門口,明天就要去B市了,走之前不能告訴他,但一定不能忤逆他,否則他很有可能會去B城把她逮回來,說不定還會牽連穆落晨.

'咚咚咚’輕輕的敲了敲門.

"進來."男人醇厚的嗓音語氣帶著幾分漫不經心.

穆沐推開門,走了進去.

書房里彌漫著淡淡的男士香水味,識貨的都知道那香水高端大氣上檔次.

千一色的紫檀木家具,淺棕色的真皮沙發.

男人站在窗口,背對著門,身上穿著一套黑色的西裝,一只手插在褲兜里,一米八以上的身高,修長的背讓人對他的面無限想象.

"二少."

穆沐走到男人身後,輕聲的喊道.

"穆沐,我是不是太寵著你了?"盧伊凡悠悠的轉身,側臉看著穆沐,輪廓線條完美的無可挑剔,翹長的睫毛,夕陽紅透過玻璃窗照在他的臉上,黑眸波光瀲灩.

只是抿著的唇瓣顯得冷硬,黑眸中帶著怒焰,空氣里仿佛彌漫著一股子火藥味.

他在生氣!

這是穆沐的第一個判斷.

難道是他知道了她要去B城學習?所以怒了?

她在心里不安的猜測著,眼里露出了一絲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