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一行人向院中走了一段,才有一個婢女急急忙忙走來,來到近前問躬了下身道:"是新回府的楊夫人和小姐吧,奴婢采晴見過夫人,見過小姐."

香徠和楊夢婉冷眼瞅著她沒說話.

采晴又道:"我家夫人說身體不適,不能親自來接,讓我帶楊夫人和小姐去住處."

楊夢婉的臉色更差,好歹連修還派了個管事去接二人,進了這內宅,不只連個正經主子都沒見,來個婢女應付二人還故意來晚.

香徠知道自己和楊夢婉進府不會得到什麼好臉色,對這種情況也早有預計,並沒覺得多麼奇怪,見楊夢婉生氣又輕輕捏了她手臂一下,示意她不要就此發火,否則只會讓暗中看著的人更加得意.

楊夢婉會意後便沒出聲訓斥這丫環,香徠道:"嗯,也好,我娘正好也看某些人礙眼,既然她識趣不來,便也順了我娘的意,走吧,你帶我們去住處看看."

采晴在府中沒什麼地位,根本不知道朱氏為什麼會把這樣的差使交給自己,不過她卻也感覺得到不正常,生怕稍不留意得罪了哪位主子惹出禍來,只好小心翼翼地在前面帶路.

繞過冬雪覆蓋的精致的房舍,轉過假山花亭,最後采晴把香徠"母女"帶到一所殘舊的小院前.

連家房頭眾多,內宅也是套院形式,大小院落連接在一起形成.而這丫環帶香徠和楊夢婉來的這間院落便是後宅中最偏僻最破舊的一個.

在向這里走的過程中楊夢婉的臉色就越來越陰沉,香徠不知道她卻能猜測到采晴這是往哪里帶她,待來到院外時她冷眼道:"果然是這里,這就是朱蘭婷給我們安排的住處?!"

采晴有些發慌,道:"是,是的,夫人說府里大一點的院子都住滿了,讓楊夫人和小姐先在這里將就著,等以後騰出別的院子來再換."

香徠看著院子破敗的模樣,問道:"娘,這里是什麼地方?"

楊夢婉道:"這是從前府里的洗衣房,我離開後府宅擴建,或許是把洗衣房挪那別處去了,邊里便閑起來,朱蘭婷讓我們住這里是故意嘲笑你'娘’呢,笑我在外面做了十幾年洗衣婦!"

到了此時香徠也生了惱意,既然自己是跟楊夢婉進府的,那麼以後自己與她便榮辱與共,羞辱她便等于羞辱自己.她冷眼看了一下那洗衣房,哼一聲道:"哼,堂堂連府,竟然連像樣住的地方都沒有,還真教人笑話!也罷,既然連府連沒好房子可住,那咱們便自己建一個."

說著回頭朝慧玲道:"慧玲,你這便出府去找工匠,把這一片的雜七雜八全拆了,咱們好好建一個院子!"

慧玲爽快地點頭:"是,小姐,我這就去."

說著把手里抱著的盛著香徠細軟的箱子交給另外兩個丫環中的一個,然後向采晴打聽了側門的所在便離開了.

香徠扶著楊夢婉道:"娘,咱們暫時先換個地方落腳."

楊夢婉遲疑道:"只怕真是多數院子都有人,咱們能去哪里?"

香徠俯在她耳旁輕聲嘀咕了兩句,楊夢婉暗笑著點頭,道:"好,咱們就去這里."

楊夢婉對府中地勢極熟,帶著香徠拐來拐去來到另外一座院子前.

這院門雖然鎖著,從外面卻也能看出近幾年修繕過,牆瓦簷柱都是新的,只是似乎從來沒有人居住,門上的鎖不知鎖了多久,已經鏽跡斑斑.

這里便是連馥雪從前住的凝芳園,因為連馥雪死得冤,連修心里有鬼,不願看這院子原來的模樣,便叫人把它重新修葺一番,可是修完了卻還是沒人願意來住,于是便干脆鎖了空起來.

剛剛香徠見朱氏把她們安排到洗衣房去心中有氣,便想到來這里居住,無論誰住在連馥雪的院子里害怕,香徠卻一點也不會,因為她回來就是為姑姑和父親報仇來的,姑姑若泉下有知,只會為自己幫忙,卻不會害自己半點.

不過此時她和楊夢婉站在院子前卻有些發愁,門上那只大鎖橫在眼前,把她們擋在了院外.

正在兩人發愁之時,慧玲卻去而複返找到這里來.

香徠見她回來問道:"不是讓你出去找工匠麼,怎麼又回來了?"

慧玲道:"我剛到側門便見徐澈被擋在外面,守門的說什麼不是連府里的男丁不能進內宅,我見徐澈要發火,把他勸住便回來找小姐了."

徐澈之後以沒跟香徠一起進府是因為香徠讓他和幾個伙計趕車過來,堂堂天香產業的大東家搬家,當然不是幾個婢女搬兩個箱子就能拿得過來的.

香徠聽說徐澈來了,心道來得正好,于是轉頭朝采晴說道:"去告訴你家夫人,若不想讓我在連府呆我立刻就回去,弄個破院子也就罷了,竟然連我的人都不讓進府,我們娘倆不是離了連家活不下去,實在不行,我就回頭接著姓我的沈去!"

采晴進府也沒多久,對府中從前的事不太了解,只知道表面上那一套說法.她見香徠和楊夢婉離開洗衣房來到這里還在奇怪,這新小姐和夫人不住洗衣房倒也正常,可是跑故去的姑奶奶院子前來發什麼愣,難不成要住這里?只是聽說老爺極為疼愛這個妹妹,因為對她過于懷念,所以留下這片院子做紀念,等閑人輕易是不能來的.

她正在奇怪之時又聽香徠這樣說,這丫環有點慌,夫人說接待新小姐和夫人的差事全都由她辦,新小姐的人進不來府也是自己失職,不敢去立刻去稟報朱氏,連忙一路小跑來到側門,讓守門人把徐澈放了過來.

徐澈和幾個伙計趕著兩輛馬車,在這丫環的帶領下來到凝芳園外.

徐澈來到後見香徠和楊夢婉竟然還在雪地里站著,估計是受了為難,過來問道:"小姐,這是怎麼了?"

香徠淡淡道:"沒怎麼,你去幫我把這門打開,然後到西北角的洗衣房去把那里的門窗拆下來作柴,把這里的屋子燒暖了."

徐澈可不管什麼連府不連府,只要香徠吩咐他便照辦,于是上前兩步,抓住門上的大鎖用力扭轉,竟然"咔嚓"一聲便將鎖扭碎.

跟著回來的采晴看到這一幕嚇得一眨眼,不知道那人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而且新小姐和夫人這樣破鎖而入,非要住進凝芳園卻是壞了府里的規矩的,她不敢出聲阻止,連忙一溜煙跑去向朱氏稟報.

此時的朱氏正在自己房中的廳內和幾個姨娘品茶閑坐,香徠"母女"在今日回府的事她暫時沒通知連恪,連普,和連昭幾房,又故意找了一個不懂事的采晴接待待香徠"母女",自然是要好好給她們一個下馬威.

今天一大早她就已經告訴另外幾個妾室,外面鬧成什麼樣也不出去,定要好好晾一晾那對母女,讓她們知道這連府不是那麼好回的,被休之人再回來當平妻,日子也不是那麼好過的.

有了她的話,眾人即便有心去看看這位突然冒出來的小姐長什麼樣卻也不敢立刻就去,都在她的房里守著,等著什麼時候外面吵翻天,朱氏受不了發話的時候再出去,只是她們等來等去也沒聽到爭吵聲.

一個個正在那里無聊地坐著,卻見采晴慌慌張張地跑進來,道:"不好了,夫人,新姨娘和小姐沒住洗衣房,自己進到凝芳園里去了."

"什麼?!"朱氏好生詫異,道:"那院子不是鎖著呢麼?"

采晴道:"是鎖著呢,可是新小姐的下人來了,用,用手就把鎖給掰斷了!"

"下人?什麼樣的下人這麼厲害?!"

"就是過來送東西的下人,還帶了幾個店鋪伙計打扮的人來."

"他們是怎麼進來的?"

采晴低頭道:"新姨娘見到讓她們住洗衣房後不高興,正好送東西的人又被堵住了,新小姐生氣說若是不讓進,她就,她就……"

朱氏惱火道:"她就什麼?快說,別吞吞吐吐的!"

采晴道:"她說若是不讓進的話她就出府接著姓她的沈去,我想著既然是新小姐的人,沒有不讓進的道理,就去讓守門的把他們放進來了."

朱氏狠狠瞪了她一眼,道:"沒用的東西,有事不向我來稟報,竟敢私自作主,看我騰出手來怎麼收拾你!"

說完叫上眾人道:"走,去看看."

于是三個姨娘再加上連香錦,連香媛和連恭良的妻子林氏,幾人一起起身,隨朱氏直奔凝芳園.

她們來的時候香徠和楊夢婉在指揮著伙計搬東西,楊夢婉的兩個丫環正在冰冷的屋子里清掃灰塵.

朱氏走在眾人前面,進到院子後一眼便看見站在楊夢婉身旁的香徠,剛好香徠聽到有人進來也轉頭看去.

兩人四目相對,朱氏驚輕輕"啊"了一聲,竟然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雖然她聽人說過香徠長得像連馥雪,可是後來連修一直說香徠像連重雪,說來說去她也就信了,但現在一眼看去,活脫就是一個連馥雪,再加上站在連馥雪曾經居住的院中,便如死去的人重新出現在她面前一樣,當真嚇得她不輕.

不只是她,就連見過連馥雪的三姨娘和四姨娘也嚇了一跳,同時止住腳步.

五姨娘進府時連馥已死,她倒沒覺得如何,而且還看著香徠在想,估計這就是那個連香徠了,長得還真有幾分像連重雪.

而站在朱氏身旁的連香錦看著香徠又是另外一種想法,從前人都說她的美貌不弱于姑姑連重雪當年,她又是連家的正室嫡女,身份遠較香絡,香媛等矜貴,自然而然在便從骨子里生出高傲,覺得全世界的女子都無法與自己相比.

可是此時再看香徠,不只秀美脫俗,更有一個其他女子沒有自信與端莊,完全不是她想像中那粗陋卑賤的商女模樣,這讓她一慣驕傲的心大受打擊,不自覺地便生出強烈的妒忌,目光由好奇變為憎惡.

朱氏驚愕到停下腳步,其他人便也隨之站在門口.

正在她們或奇怪或驚詫的時候,卻聽身後有人說道:"讓一下,讓一下……"

朱氏等人回頭看去,卻見一個身材精壯的男子和一個伙計模樣的人抱著兩抱木柴進來.

那男子與伙計毫不客氣地向里闖,朱氏等擔心被木柴劃到忙不迭向旁閃避,那男子和伙計便大模大樣地進到院內.

進來的當然是徐澈,年深日久無人居住的屋子,在這大冬天里會有多冷可想而知,他扭開鎖後便立刻帶著一個伙計按香徠所說到洗衣房去拆門窗.

讓他安裝門窗不容易,但是拆的話還是很在行的,他和伙計三下五除二便把那邊的門窗掰下拆散,抱著回來幫香徠燒屋子.

他擠過朱氏等人進到院中後跟香徠打了個招呼便要到屋里點火燒暖牆和爐子.

朱氏還沒進院便被一番驚嚇,此時見到徐澈和伙計抱的柴禾形狀奇怪忍不住叫道:"站住,你們抱的那是什麼?"

徐澈回頭掃了她一眼卻只當沒這個人,帶著伙計便進去了.

香徠看架勢也猜到她是誰,卻故意朝楊夢婉問道:"看來這又是夫人派來接待我人們的下人,怎麼管得這麼寬,不過拆點門窗做燒柴,她竟然也大呼小叫的,連府里的下人真是不成體統!"

楊夢婉抿著嘴角暗笑,心道自己這個"女兒"是認著了,行事說話真給勁,什麼時候都不會讓對手占上風,于是但笑不語,戲謔地看著朱氏.

她們這里明槍暗箭真真假假,可憐那個婢女采晴,因為得了朱氏接待香徠"母女"的差使,此時不得不上前為雙方介紹道:"楊,楊夫人,小姐,這位就是我家夫人,不是什麼下,下人."

此時的朱氏又嚇又氣臉色鐵青,緩過神來後走進院來,喝斥采晴道:"沒用的東西,給我閃一邊去."

采晴被她訓斥得直縮頭,畏懼地退到一旁.

朱氏來到楊夢婉面前與她四目相對,看了一會兒楊夢婉又看香徠,寒聲道:"楊夢婉,你不要跟我裝傻,即便你女兒猜不出來我是誰,你也不會不認得我,讓她對我口出不遜也阻止,你是誠心的麼?!"

楊夢婉故意把她上下打量了一番,道:"喲,你若不說,我還真認不出來呢,十八年的時間太久,人得意得過頭了,便連相貌也長歪了,實在不好認!"

"你……"

朱氏先是被得一怔,隨後便也平靜下來,故意挺了挺胸膛,道:"得意怎麼了,某些人想得意還沒那個資格呢,有眼不認人,估計是被黃土巷子里的冷水晃花眼了."

香徠見她揭楊夢婉的傷痕,上前兩步極其敷衍地福了一下,道:"哦,原來這樣就是夫人啊,進府之前我還問父親,府里的人可好相處,若有人嫌我們母女礙眼,我們便不回來,不明不白的活了十八年,我也不是非要有個祖宗不可,可我父親卻說後府眾姨娘們溫良賢淑,尤其是夫人,更是寬和仁善,堪為全府女眷之楷模,教我只當母親一樣相處便好,現在看來……還真是不假呢!"

朱氏看著她再次咬牙,一直以來她確實是努力給連修這樣的印象,可是讓她最為介懷的老對頭回府,她一直郁憤難平,剛剛被香徠的長相嚇到後又被徐澈沖撞,盛怒之下哪還有心去裝賢慧,便向楊夢婉便擺出從前的嘴臉來,卻沒到香徠竟然會用這種話來擠兌她,一時間她竟不知如何回應.

正在這里,一個經常進入內宅辦事的前府仆人急匆匆跑來,進院後給朱氏請安,道:"夫人,前府有高麗客人到,老爺讓香徠小姐到前府去會客."

朱氏愣了一下,道:"怎麼會有高麗客人?老爺為什麼要讓香徠小姐去會客?"

那仆人說道:"因為那客人就是來找香徠小姐的,到天香米行沒找到,便來府里了,老爺覺得讓外客進內宅實在不方便,才讓小姐去外府."

朱氏和隨她來的一眾女眷都狐疑地看向香徠,楊夢婉也奇怪地向她看去,不知道怎麼還有高麗客人來找"女兒".

香徠輕拍了下她的手,道:"娘,是我一個很熟悉的朋友,前些日子一起來的王都,估計是聽我在這里開了天香米行,過來道賀的,我去見見他就回來,您先進屋去烤火取暖吧."

香徠在楊夢婉眼里也像迷一樣,聽她這樣說便也道:"嗯,你去吧,娘進去看看她們收拾得怎麼樣了."

屋子里的徐澈正和那個伙計在燒爐子,聽到外面的談話聲連忙出來,習慣性地隨在香徠身後.

朱氏再次看到他,攔住香徠問道:"你這算怎麼回事,難不成想帶一個大男人滿宅子逛?"

香徠淡然道:"這是我請的護衛,當然要寸步不離地跟著我."

"護衛?在連家府宅之內,難道還怕有人要害你不成?!"

香徠笑道:"那還真不一定,即便府里沒人要害我,可是這些年我可得罪不少仇家呢,萬一潛進府來殺我怎麼辦?而且……不只我要帶護衛,我這一進府,隨之而來的危險多著呢,勸夫人最好也請個護衛!"

說完很是禮貌地朝著朱氏點了點頭,帶著徐澈揚長而去.

朱氏這才意識到,看來自己以後要對付的不只是楊夢婉,對于這個連香徠更要提防,不然人家母女齊心,自己恐怕真沒好日子過.

香徠走後楊夢婉也沒繼續與朱氏繞舌,只當沒有她們這一大群人一樣,轉身進到屋內烤火去了.

朱氏站在院中氣憤地喘了一會粗氣,帶著眾人也離開凝芳園向回走,邊走還邊想著,等連修回來,定要好好告楊夢婉和連香徠一狀.

眾女知道朱氏吃了憋,都不敢輕易與她說話,只有連香錦邊走邊氣憤道:"那連香徠究竟什麼來頭,竟敢在娘面前那麼猖狂,看她那張牙舞爪的樣,一點教養也沒有,就這樣頂著連家人的名頭出去,一定會把連府的臉丟光!"

朱氏陰沉著臉道:"打從鄉下鑽出來的野丫頭,還指望她有什麼教養,沒看那是一個連祖宗都不願認的東西麼!"

連香錦嘟噥道:"真不知道爹干什麼偏要把她接回來,有我們幾個女兒不夠麼,非要這麼個不知羞恥的丫頭來,明目張膽地帶著男人走,還那麼理直氣壯的."

朱氏道:"還不都是你爹好面子,怕她在外面丟了連家的人,以為弄回家來看著便沒事了,結果給我找了這麼兩個麻煩……"

眾女一邊聽她們娘倆抱怨一邊向回走,可是還沒等走到主宅後面便又有仆人追來稟報,道:"夫人,不好了,新小姐帶來的那個丫環從外面找了一大群工匠回來,要把舊洗衣房的那片院子全拆了,現在都已經動手了."

他這一說朱氏立刻想起剛才徐澈抱的那些"柴禾",那可不就是拆碎的門窗,她再次咬牙道:"換到凝芳園去住也就罷了,進到府來就拆房,這個臉打得還真是響呢!"

說著又招呼眾人道:"走,再去看看!"

這樣的事眾女眷也是頭一次聽說,自打出生就沒進過家門的女兒,回家第一件事是把房扒了,這可真像朱氏說的,這就是在給全府人的顏色看啊!

這些人便也顧不得寒冷,跟著朱氏又奔洗衣房去.

她們來的時候慧玲正用一個大大的厚帕子蓋著頭,一手扇著眼前的灰土叫得正熱鬧:"你們都抓緊點,趕著年前把房拆完,我好先付你們一些工錢,省得大過年的拿不到工錢心煩!"

朱氏聽著氣不過,在她後面說道:"這熟門熟路的模樣,看來從前沒少拆啊!"

慧玲還不知道是誰在說話,一邊回頭一邊說道:"拆倒是沒拆過,不過開春那會建天香田莊我監工來著,所以……"

說到這里見來了一大群人,感覺到情況不對,停下話頭道:"你們是誰?問我這些作什麼."

朱氏冷笑道:"你現在正在拆我家的房子,你說我是誰!"

慧玲機靈著呢,聽她一說就知道了,客氣地說道:"哦,您就是連府的夫人啊,我是香徠東家的隨行管事,拆這房是我們東家的指示,她說這地方太破了,要重建一個院子."

香徠在進府前就打算好了,徐澈和慧玲都不能以自己隨從的身份進府,不然自己成了連家人,他們就是連家的下人了,要受連府的制約,所以她把慧玲的身份定義在天香名下,而徐澈也成了她花錢請來的護衛,這樣兩人都與連府沒關系,連府的人輕易不敢對她們如何.

慧玲這樣說完朱氏也有些發愣,可卻還是道:"管你是哪里的,再怎麼樣也不能隨意拆我府中的房子,不然小心我把你送官查辦!"

慧玲跟香徠兩年多了,從收許宗德田莊起直到現在進王都,經曆了事情也不少,怎麼會被她三言兩語嚇到,無奈地把手一攤,道:"這個您和我可說不著,我辦差向來就是這樣,東家付了工錢,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你要說不行,就去找她,她讓我停我立馬就停,哪怕她說再弄回原樣也成."

朱氏被她噎得沒話說,幾個姨娘看來看去,最後還是五姨娘開口,道:"這小妮子真是牙尖嘴利,不過她說得倒也有道理,凡事都要找個正主才能說得通,夫人又何必跟她一個下人犯口舌,還是把連香徠整治服帖了才是正理."

朱氏看著被拆得烏煙瘴氣的一片房子,招呼隨行的一名仆婦道:"去,到前府告訴老爺,他的寶貝女兒要把連府拆了,讓他好好管管."

那仆婦應了一聲奔前府去了.

朱氏等人在外面折騰得久了也凍得慌,斬時先回主宅去等消息了.

再說香徠和徐澈,在傳話仆人的帶領下過了二道門來到前府,直接來到連府會客的偏廳.

香徠進門之後見有兩人正坐在那里喝茶,一個是連家家主連修,另一個果然是郁子曦,郁子曦的身後還站著提著禮盒的齊興.

香徠笑呵呵走過去,道:"果然是郁大哥來了,我猜著就是你."

郁子曦站起身道:"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怎麼一別三月,香徠妹子竟然搖身一變變成連家女兒了,真讓我不敢相信."

在連修面前,香徠自然不能露出什麼來,似模似樣道:"以郁大哥的聰明怎麼會覺得意外呢,當日可是我三叔連恪發現我身份有異的,你該有所猜測才是."

郁子曦道:"是啊,是往這里猜了一下,可是做夢也沒想到你竟然是連家族長的女兒."

香徠不再與他談這個話題,問道:"當日匆忙分別,都忘了要郁大哥在王都的住址,害得我後來想找你都找不到,不過總算今天郁大哥找到這里來了."

郁子曦道:"是我疏忽,當時忘了告訴妹子我在王都商號的位置,直到前幾天聽人說王都開起了天香米行才知道你也在這里落腳了,這才打聽著找來,只是來得不巧,找到米行總號的時候卻聽說妹妹正好今天進連府,想著怎麼也不能白來,不如干脆直接到這里來看看,也算幫妹子慶祝了."

香徠不以為意道:"慶祝什麼慶祝,不過換個地方住……"

連修以為郁子曦找香徠多數是要談什麼生意的,沒想到兩人竟然一直在閑聊,見兩人站著說話,道:"徠兒,還不請你的朋友坐下聊."

香徠道:"我淨顧著說話了,郁大哥快請坐."

兩人坐下後徐澈也站到香徠身後,站在那里閑來無事抄手斜眼打量齊興.

他前不久才聽徐麟說起齊興當年刺殺過香徠之事,因此好不容易對他積累起來的一點好感又蕩然無存,看著他滿眼都是敵意.

齊興雖然不知道徐麟和徐澈是親兄弟,但是對兩人也都一樣反感,見徐澈看向自己,他便把臉扭向一旁,假作不認識他.

香徠兩人落坐之後連修並沒有離開,讓人重新上茶後也陪坐在旁.

自從高麗與北遼正式建交,他便想著恢複連家在高麗的生意,剛才與郁子曦交談之時又聽說與高麗使節有關,便想探聽一下郁子曦的底細,看他是否能對自己以後在高麗經商有所幫助.

見他不走,郁子曦不好一直與香徠閑聊,轉言道:"香徠妹子真是好福氣,回到連家以後便不用再像從前那樣辛苦了."

香徠抿了一下嘴,似是輕笑又似不以為然.

香徠不說話連修正好有了插話的機會,道:"怎麼郁公子與徠兒很熟悉麼?"

郁子曦道:"是啊,我與香徠認識已有四年,她曾經幫過我,我也在她的生意里摻和了一股,我們可以算是合伙人."

"哦……"連修點頭應著抿了口茶,心道原來這丫頭的產業中竟然還有別人的股份,看來以後要收入連家時還要費些心思.

想著又問道:"郁公子之前說在王都有生意,不知做的是什麼生意."

郁子曦道:"我做和生意都上不得台面,不過是教人從南遼偷運些稀罕點的玩意,擺在店里糊弄一下不懂行的人."

說著讓齊興把禮盒拿過來,從里面取出幾樣東西,道:"我聽說香徠妹子找到親生父母也替妹子高興,便選了幾樣小東西送給妹子和伯父伯母,只是都不是什麼貴重東西,還望妹子和伯父伯母不要嫌棄."

說著便把東西一樣樣拿出來.

送給香徠的是一只白玉雕絞絲紋手鐲,玉質細膩潔白,瑩潤如脂,簡潔的樣式正合香徠的氣質.

送給楊夢婉的是一只雕工精細的翡翠竹節簪,顏色碧綠通透,晶瑩若冰,一看便知必是上品.

而送給連修的卻是一條皮底玉扣的十三環蹀躞,不用說也知必然價值不菲.

以兩人現在的關系沒有客套的必要,香徠一邊試戴著鐲子一邊玩笑道:"郁大哥送麼貴重的東西,且一送就是三份,可是想讓我把股成再給你多算一成?"

郁子曦笑道:"我也沒敢那樣妄想,之所以如此討好也只是看著年終歲尾,讓香徠妹子高抬貴手,別把我那份紅利扣下就行."

香徠捏著腕上的鐲子笑道:"放心好了,你的那份紅利一定少不了,我來王都之前已經告訴桂芳,直接給你存了彙遠錢莊去,估計這幾日就有消息過來."

郁子曦道:"我不過說說,你還當真了,當我真心差你那點紅利麼……"

三人正說著話,外面又有仆人進來向連修稟報,道:"老爺,夫人派人過來,說有事要向老爺稟告."

連修皺眉道:"什麼事情,竟然這時候來找."

這回稟的下人自然不知道,香徠卻說道:"還是讓她進來吧,估計多數是與我有關的."

香徠回來後連修還沒到內宅去,想著晚上再見不遲,根本不知道內宅之中都發生了什麼,聽香徠說完朝稟告之人說道:"去吧,讓她進來."

那人應了一聲出去把朱氏打發來的仆婦帶進來.

那仆婦進門後向香徠看了一眼,然後吞吐著說道:"老爺,夫人說,說……"

連修看著她為難的神情道:"說什麼?"

那仆婦又看了香徠一眼,說道:"夫人說新來的小姐要把連府給拆了,讓老爺,好好管管."

"什麼?"連修奇怪道:"說明白點,什麼是小姐要把連府給拆了?"

那仆婦道:"就是……小姐對夫人給挑的院子不滿意,自己搬到凝芳園去了,然後……又找人來把夫人指派的院子給拆了."

連修轉眼看向香徠,道:"徠兒,這是怎麼回事?"

香徠坐在那里,臉上沒什麼表情,道:"是我讓人扒的院子,不過那院子也實在該扒了,連洗衣服的下人們都不住了,父親難道想不到會是什麼樣麼?倒不如扒掉重建一個像樣的,不然我們娘倆沒法住."

連修這才知道原來所謂朱氏給指派的院子竟然是府內廢棄的洗衣房,當著郁子曦的面,他臉上實在有些掛不住,慍怒地朝那仆婦道:"回去告訴夫人,拆了就拆了吧,小姐住著不舒心,當然要拆."

那仆婦只好低頭應了聲"是",然後退了出去.

郁子曦聽得清楚,側頭低聲問香徠,道:"怎麼竟讓你住洗衣房,你後搬去的凝芳園又是什麼地方?"

香徠低聲道:"都是母親早年拈酸吃醋惹來的小麻煩,不打緊的,我現在住的是過世姑母的院子,倒比之前的強多了."

郁子曦仍舊低聲關切道:"大冬天的,想必屋子會冷,要不還是先到我那里去住幾日吧."

香徠失笑道:"這里可是我家,再怎麼也沒有剛回府來就要再出去寄人籬下的說法,你還是放心吧."

兩人說話聲音雖低,可是坐在一個屋子里的連修還是聽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由暗自惱火,若只是自家人也就罷了,偏偏還有個高麗人在場,這讓自己的面子往哪兒擱.

他在這里下不來台的時候,香徠已經開始下逐客令:"郁大哥,這里是前府的會客之地,我不便在此久呆,待他日我的新院子落成,單獨在側面開個門,到時候盡可以常來閑敘."

郁子曦起身,道:"那好,我便就此告辭,改日再與妹飲茶聊天."

香徠起身相送,連修也站起來客氣了幾句.

香徠把郁子曦送走後便帶著徐澈回內宅,邊走邊道:"朱氏這個蠢貨,竟然干出這樣不長腦子的事來,把我拆房子的消息送到前府,還當著我的面兒說,不是送上門來讓我揭穿她麼……"

徐澈的心不在這上,說著與她完全不同的一件事,道:"小姐,那天'少爺’與你說了那麼多,就沒有對你說這個郁子曦的事麼?"

他說的"少爺"還是指駱謹行,因為現在在連家,擔心萬一被人聽去給香徠若麻煩,所以敢直接稱呼世子.

香徠道:"他說郁大哥什麼事?他與我只說了……咳,沒再說別的."

徐澈道:"他難道就沒告訴你這個郁子曦實際上是高麗的二王子麼?還有,當年郁子曦曾經派齊興殺你之事他敢沒說?"

這下香徠可真驚到了,停下腳步道:"你說什麼?郁子曦是高麗的二王子?他,他還曾經派人殺過我?!"

徐澈點頭道:"嗯,我都是從我大哥那里聽說的,當年世子第一次見你就遇到刺殺,後來他感覺不對,覺得那些人不像是沖他去的,沒准是沖小姐你,所以便把我安排到你身邊了."

那天駱謹行倒是說過之所以派徐澈到香徠身邊是因為當年在沈家遇刺那件事,可是卻沒說刺殺香徠的人中就有郁子的隨從齊興.

香徠沉默了一會兒,道:"你聽說的這件事可准?"

徐澈道:"當然准,我大哥的記性特別好,而且為了印證此事,你們在會康府的時候他還假扮刺客,目的就是為了試探齊興."

香徠這才想起,難怪自己一直覺得當日的醉風樓前小巷里遇到的殺手不對勁,原來竟是徐麟假扮的.

可是除此之外更讓她震驚的卻是郁子曦的身份和他曾經想過要殺自己之事.雖然猜測過他身份不同尋常,卻沒想到堂堂高麗王子竟然跑到北遼當細作,而且還做得那麼不顯山不露水.

自己當年就曾想過他要自己保守秘室,殺人滅口比用財物感情收賣穩妥得多,沒這樣做也算他仁義,卻不想竟然早就做過了,只是失手了,所以又換了另外一種方法.

香徠越想越覺得自己可笑,被這個騙完被那個騙,駱謹行也就罷了,從開始就是善意的,可是郁子曦呢,永遠都是懷著某種目的,縱然是千般示好,只要有目的,便什麼情份都沒了.

想到這里她褪下腕上的鐲子交給徐澈,道:"到前府找我'父親’要回那條蹀躞,連鐲子和我'母親’的這根簪子一起給他送回去,就說我受不得欺騙,更受不得人兩面三刀,叫他從此不要來找我,就當沒認識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