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釜底抽薪
梁有德騎馬出村沒多遠便看到香徠的谷場上一群人在忙活,覺得自己這樣大搖大擺地騎在馬上目標太明顯,于是便下來牽著馬走,也正是因為他加了這一點兒小心,便打天徠的皮底下溜過去了.

他來到香徠家的時候香徠娘正給大柱子喂飯,她可沒香徠,徐澈那麼心狠,把受傷的人綁起來,還讓他餓著.

梁有德走進院子,還以為沈家沒人,站在院子里喚了兩聲,香徠娘才從倉房里出來.

見到他問道:"梁里正這是有什麼事,怎麼有時間來我家?"

梁有德見只有她自己在家,心道李永發這老東西算計得還真准,看來這二百兩銀子自己賺定了.只是經過上次的事後他不敢再來硬的,于是臉色盡量平各地說道:"是有事,我聽說你閨女昨晚是不是抓了人?"

香徠娘道:"是啊,那人燒我家稻子,香徠要騰出時間送去官府呢!"

梁有德點頭道:"哦,燒稻子的,送官府是應該,可是你們不能私下關著,你們沒有官身,這人又不是你自家的,私自押人是犯法的!"

他說得有幾分道理,香徠聽了不由得猶豫起來,道:"可是不押著又能怎麼辦?香徠現在沒時間,這人不押著便跑了."

梁有德道:"這個我知道,你們抓人行,送官也行,可是總得和我打個招呼吧?我畢竟是這的里正,你們抓人也應該交給我看押,送官也該找我陪同才是,不然你們到縣衙兩眼一抹黑,你們知道咋告?"

香徠雖然知道上次他和香徠鬧爭執差點沒被徐澈打了,可是這次卻是和和氣氣的,以為真是在就事論事,于是道:"哦,那香徠回來我告訴她,讓她送官時去找梁里正."

梁有德連連點頭,道:"行行,鄉里鄉親的,這點事我還是辦得的,只是這人暫時也別押在你家了,不然到縣衙咬你一口也是事兒,還是押到我家,我幫你們看著吧!"

香徠猶豫了一下,道:"那倒也行,就是麻煩梁里正了,等香徠回來我讓她把人給你送去."

梁有德見她一口一個等香徠回來,心道那死丫頭要是回來我還能帶走人?于是擺手道:"我知道她忙,不用她送了,我自己把人帶回去,她啥時候要告官,到我家支會一聲,我們一道走就完事兒了……你在哪兒呢?"

他和香徠娘在院中說話,倉房里的大柱子聽得真真的,管是不是真要押自己,去梁有德那總算離李永發近了點兒,于是在里面叫道:"我在這兒呢,我在這兒呢!"

香徠娘活了三十幾年就沒硬攔著過什麼事,見梁有德直奔倉房而去,雖然覺得有些不妥,可是卻也沒強行阻止.

梁有德把大柱子從倉房里架出來,一邊往馬上推一邊朝香徠娘道:"行了,我這就把他押我家去,回頭你讓香徠寫了狀子,我們一起去告官……"

邊說他也上了馬,打馬便往村東去了.

香徠娘站在門口發了一陣子愣,自己安慰自己,被里正押走的,應該沒啥事,便也回屋去了.

天徠在谷場上玩了一會兒,香徠叫道:"天徠,回家去吧!"

天徠道:"再玩一小會兒,我一直看著呢,沒人過來!"

香徠再次朝東村看,見那邊一直安安靜靜,心道:"沒准李永發衙門里有人,覺得沒必要跟自己在這里起爭執,便把受傷的大柱子扔下不管了?"

想想倒也可能,不是說他小姨子是恒遠田莊管事的小妾麼,恒遠田莊占了松甯縣一大半的好田,田莊的管事怎麼可能與衙門沒來往,不過是縱火未遂,估計只消田莊管事送個二指寬的字條過去,衙門就會乖乖放人了.

她這邊安靜了些,和男人們一起打場的二姨娘卻著急起來,沒過多久又催天徠道:"天徠,快回去吧,扔你大姨一個人在家,就算沒人來搶,若是那大柱子掙開繩子硬要走,你大姨也攔不住."

香徠說話天徠可以耍賴,可是娘說話不能不聽,不然沒人的時候少不了被"找後賬".

天徠無奈只得從稻堆上下來,爬上馬背回家去了.

香徠這里繼續帶著人打場,可是她這里翻了兩叉子,天徠又打著馬瘋了一樣跑回來,見到她小臉漲紅地結巴著說道:"姐,不,不好了,梁有德把大柱子帶走了!"

"梁有德?他怎麼帶走的?"

天徠繼續急火火道:"大姨說梁有德說我們資格私自押人,他帶回去幫我們看著,讓我們要去告官的時候找他,姐,你說他能真心幫我們麼?"

香徠端著叉子發愣,心中暗暗後悔,怎麼把那家伙給忘了,那也是李永發一伙的呀,一個大意讓他鑽了空子,搞不好又讓李永發躲過去了!

愣了一下後把叉子一扔道:"走,我回去看看."

說著便要上馬.

徐澈見天徠一臉驚慌地跑回來,知道一定有事發生,也趕過來問道:"出什麼事了?"

香徠道:"梁有德把大柱子帶走了,說幫我們看著."

徐澈一聽就火了罵道:"屁,他還能真心幫我們看人,一定是給李永發跑腿來了!"

香徠道:"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先回去看看."

徐澈道:"我也回去,跟你一起把人要回來!"

邊說邊放下手里的家什,走到車邊把馬解了下來.

這時二姨娘發現不對也過來問道:"咋了?出啥事兒了?"

天徠回道:"梁有德把大柱帶走了."

二姨娘還在那里發懵,道:"他帶人干啥?"

香徠隨口道:"可能是給李永發送去了……"

說著轉頭又說徐澈道:"沈澈,你和我都走了,這里有事咋辦?"

徐澈已經上到馬上,朝三人處看了一眼,道:"二姨娘看著吧,我要是不跟你去,李永發萬一動手你肯定吃虧!"

天徠也道:"姐,你們去吧,我和我娘守著就這兒行了."

香徠往谷場上看了一眼,見左右不過是些農活,二姨娘也能應付得來,便也上馬跟徐澈先回家找娘問問事情的經過.

兩人邊走邊聽後面的二姨訓斥天徠道:"讓你早點回去不早點回去,出事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