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防患于未然
駱謹行過江的時候,遠在松甯城內的郁子曦又一次得到齊興的稟報.

剛剛趕回來的齊興道:"二爺,你猜准了,真是駱軒去了沿江村!"

郁子曦緊張道:"他是不是去了沈香徠家?"

齊興道:"我沒敢跟去,他的侍衛一個個武功高強,我擔心跟近了他們發現,所在見他們上了往沿江屯去的山路就回來了,不過絕對不錯不了,那條路通沿江村那兩個屯子,而且那兩個屯子里,能引起駱軒注意的也就只有沈香徠的稻子了!"

郁子曦聞言十分焦躁,道:"真是該死,沈香徠竟然和駱軒扯上了關系,現在可以確定,她買的那個逃兵十成是駱軒派去的了,從今以後我們對沈香徠不能有任何異動,不然駱軒一定會查到我們頭上!"

齊興也道:"可不,自從那家伙出現,我們的人連沿江屯的邊都不敢靠近,連最近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了."

郁子曦抄手吐了口氣,道:"駱軒對沈香徠感興趣的只是她的稻子,希望沈香徠能信守諾言,不要把崔把頭的遺言說出去."

齊興又埋怨道:"二爺你當初就不該猶豫,要是趁著沈香徠還沒認識駱軒的時候早早的把她除掉,現在也不至于擔心了!"

郁子曦目光閃動了一下,道:"可是她畢竟幫助了我們,對一個幫助我們的人下殺手,還是一個小小女子,我後半生都會心存愧疚!"

在齊興眼里,郁子曦也是一個殺伐果斷的人,可是一說到沈香徠來就變得婆婆媽媽,齊興暗暗搖頭卻也沒有辦法勸.

駱謹行走後香徠便開始張羅著秋收的相關事宜了.

今天秋收不比去年,在自家院中便可完成,五十畝的稻子收割下來,不知要堆成多大的垛,而且打場也要相當大的谷場.

沿江村的干爽高地不好找,她相中了村南一片黃土崗,那里土質不好,種糧沒多少收成.

剛這片地是香徠家東院鄰居陳正發的,陳正發這一年也沒少給香徠打短工,香徠向他一說要用他的地,明年再幫他開一塊,陳正發便爽快地答應了,立馬去把田里種豆子收了回來.

香徠又到東村磚窖買了足夠的青磚,雇人把那一片五畝大小的地刮平壓實,然後又把青磚鋪好,建起了全村最大的一片打谷場.

眼看到了近收時節,香徠這五十畝貴得離譜的稻子得有人日夜不離地守著.

徐澈圍著田建起了六座窩棚,沒准哪晚住在哪座窩棚里,再加上順子和大昌也來幫忙來守田,因此即便有人想打歪主意也沒機會下手.

今年年成好,春澇秋旱,霜期又來得晚,稻子長得顆粒飽滿,香徠沒等到落霜便召集人手開始收割了,不然這麼大一片地,收得慢了肯定會損失.

這一收起田來事情便更多,為了防止丟稻子,香徠在谷場立了幾塊木板,上面寫幾個字:谷場重地,閑人免進!

現在整個沿江西村除了吳得全一家之外,幾乎所有人與香徠的關系都不錯,有了這牌子,即便原來有心過來看熱鬧的人也都打住了,萬一因為一時好奇惹來嫌隙便不好了.

而香徠竟然也膽子大,田子的稻子放好幾個人看著,而這谷場竟然沒人守夜.

全村人都在猜測著,這谷場正在順家屋前,一定是順子家給瞅著呢,所以香徠才沒叫人看.

一直折騰了三四天,稻子總算都收割完動到谷場了,給香徠打短工的人也都張羅著回收自家旱田去,收完之後剛好香徠的稻子也曬干了,到時候再來給她打場.

當天晚上,勞累了一個來月的徐澈又卷了鋪蓋卷往出走,香徠看見問道:"沈澈,你干嘛去?"

徐澈道:"去谷場啊,一大片的稻子擺在那里,不看著你不擔心有人給你使壞?"

香徠道:"走,我跟你一起去."

徐澈連忙道:"別,你可千萬別去,我自己就行了."

香徠一瞪眼,道:"怎麼,還怕我吃了你?"

徐澈支吾道:"……不行,反正就是不行."

他倒不是怕香徠把他怎麼著,他是擔心駱謹行知道有想法,在他眼里香徠可是駱謹行的人了,要是被駱謹行知道他和香徠三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在一起,那他守護香徠的功勞不只一點沒有,恐怕連小命都得搭上.

香徠這陳子便覺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奇怪,卻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今晚見他又弄出這奇怪表情,惱火道:"你個死腦筋!我和你去是有正事的."

說著一把從他手里把鋪蓋奪下來扔回屋里,出來道:"走,跟我去拿點東西."

徐澈跟著她來到庫房,卻見地上不知什麼時候從了幾件鐵家什.

那東西是由幾個彎著的鐵弧組成的,旁邊還拖著鏈子,鏈子頭上還帶著鉤子.

徐澈道:"這是干什麼的?"

香徠道:"呆會兒你就知道了,走,拿著它去谷場."

說著她用力拎起幾個背在肩上,剩下的幾個都交給徐澈,兩人步行悄悄出村來到谷場.

來到自家谷場,香徠卻像做賊一樣,先是東張西望了一通,見四下無人,這才輕輕的把手里的東西放下,並且囑咐徐澈也不要弄出聲音來.

徐澈不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是隱約預感這丫頭沒准又做算計誰了.

香徠和他一起躲在稻垛旁邊,低聲道:"你幫我把這鐵夾子按開."

"鐵夾子?"

徐澈愣了一下才意識到她說的是兩人弄來的這幾個鐵家什,道:"怎麼按?"

香徠用手指了指鐵夾子兩旁耳朵樣的夾簧,道:"就是這個,往下壓,小心躲著夾口,不然彈回來打殘你!"

徐澈按她說的用力把那兩根夾簧壓下去,兩條活動的夾刃便自動敞開.

香徠告訴他千萬別放手,然後小心用夾銷把夾盤支上,然後才讓徐澈松手.

徐澈松手後見夾銷卡著夾刃,夾刃壓著夾簧,鐵夾竟然合不上了.他低聲道:"這東西究竟是做什麼用的?"

香徠賣關子不說話,手卻提起一捆稻子來,用稻稈往夾盤上一壓.

"噗"

一聲急驟又沉悶的響聲過後,那鐵夾已經死死地夾在稻捆上.

------題外話------

月餅節到了,祝看文的親們節日快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