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有多少要多少
香徠娘出身好認識她的人都猜測得到,香徠也試著打聽過兩次,可是娘卻一定不肯說,盡管這樣,她能拿出稀罕玩意兒來香徠也不覺得奇怪,只道:"娘,你自己留著吧,我嫁人還不知道要什麼時候呢,再說,你閨女這麼能干,還愁攢不來自己的嫁妝!"

香徠娘聞言臉上露出笑意,抬起頭道:"嗯,我知道,我家香兒最能干了,娘認識的哪一個女子也比不了我閨女!"

香徠聞言過來摟著她的脖子,道:"就是,既然你閨女什麼都掙得來,娘你這鐲子還是好好的自己留著,你看這東西好像也有年頭了兒,沒准是娘的娘傳下來的,娘便自己留個念想吧……"

說著幫娘把鐲子放進箱子底下,然後把一摞摞的衣服裝了進去.

香徠娘慈愛又欣慰地看著閨女在那忙活,不知不覺眼角又有些閃亮.

第二天早上沈澈和天徠早飯吃得快,吃完便早早地去看田了,香徠便沒太著急,在院里把活動的鐵鏟把又釘了釘.

她正釘著,桂芳抱著家寶過來了,滿臉的愁容,好像一夜沒睡好.

來到院中把家寶放在地上自己玩,蹲在香徠身邊看她釘鐵鏟,看著看著低聲道:"香徠,吳招娣的事兒你聽說了吧?"

香徠手上遲了一下,微微點頭,道:"嗯,我聽二姨娘說了一嘴."

桂芳道:"你說這事該咋辦好?"

香徠沒想到桂芳會連這個也問她,遲疑道:"這個……我怎麼好說,那是大昌哥和吳招娣的事兒."

桂芳道:"依著我和我娘的意思,吳招娣做出這麼不要臉的事兒,應該把她和那個李旺財一塊送到官府去,可是我哥舍不得,說好歹也是家寶的娘……"

香徠雖然打心眼里覺得大昌軟弱,可是他的想法卻敢能理解,通奸女犯為人所不恥,進了牢房更指不定被糟蹋成什麼樣兒,說是坐幾年牢會出來,可是多數都死在里邊了.

家寶雖然現在小不懂事,可若是長大了知道他娘被他爹送進牢里折磨死了,再怎麼也會有心結.

想到這里她忍不住打聽道:"那大昌哥的意思就這麼算了?"

桂芳道:"哥想休了吳招娣,可我和娘覺得這樣也太便宜她了!"

香徠用錘子當當地把鐵鏟把兒上露出來釘子尖砸彎,道:"畢竟關著小家寶,要是事兒沒傳出去的話,先休了她也能保住面子,反正還是看大昌哥唄."

說完站起來試了試鐵鏟,然後又逗著家寶玩了會,和桂芳說幾句閑話便到田里去了.

到晚上回來,娘和二姨告訴她,大昌真的把吳招娣給休了,整封休書上就一個桂芳把著他手寫出來的"休"字和他歪歪扭扭的落款,據說大昌站在吳得全家門口把休書丟進院子,連門都沒進.

香徠聽了有點不是滋味,怎麼感覺有點像是自己把人家拆散了,可是回頭又一想,吳招娣這樣的女人,又有一個那樣勢利的爹,即使不沖著自己,她也不是安安生生和大昌過日子的,早點休了倒是大昌的福氣,大不了以後自己幫大昌張羅一個漂亮賢惠的就是了.

如是想著她也就不覺得如何,仍舊精心伺弄她的稻田.

眼看又要到中元節了,天徠再次想起做河燈的事兒,只不過這次沒有再找香徠,而是纏著沈澈和他一起.

沈澈和家中的三個女人說不上話,卻和天徠比較投緣,竟然真的陪著他胡鬧一樣做起了河燈.

現在家里的條件好了,有各種各樣的材料可以用,兩便做了很多.

香徠看著那大大小小的河燈,想起前世滿江通明的中元節盛況,心中又是一陣酸楚.

天徠和沈澈做起河燈沒完,香徠便也由著他們,自己提著鐵鏟去看水看田.

她的五十畝田沿著村邊的小河兩岸排開,從南到北好長的一片,包括進村的路兩邊都是,最容易被牲畜踐踏的也是這里,她放完水便坐在路邊守著.

這天正坐在路邊無聊地編著草蟈蟈,目光習慣性地掃向路口時,卻見遠處的山路上出現一隊人馬.

沿江屯窮鄉僻壤,極少有外人來,冷不丁出現這麼多明顯不是村民的人立刻引起香徠的注意.

起初她還以為真是梁有德使壞弄了捕快來,可是看了一會兒又覺得那些人不像是當差的,便坐在那里直盯盯地看,越看越覺眼熟,告待到面前不遠處時終于認出,原來是為首的正是駱謹行和安廣,徐麟三人,在他身後還跟了十幾個隨從,隨從們的馬上都駝著東西,看來沒准真如去年香徠所說,帶著鍋碗瓢勺來的.

香徠怔怔地從地上站起,抬手拍掉屁股上的灰塵.

還沒等他說話,駱謹行騎在馬上笑呵呵道:"怎麼,一別經年,香徠姑娘已經不認識我了?"

"哪會!"

香徠笑道:"我只是沒想到駱少爺今年還會再來!"

駱謹行勒馬停下,皺了皺眉,道:"駱少爺……這個稱呼不好聽!"

香徠一愣,道:"他們不都是這麼叫你的麼?"

駱謹行道:"他們只叫我'少爺’,而且他們是我的家仆,自然該這麼稱呼,你卻不同,你……還是叫我的名字好了."

香徠琢磨了一下,人家畢竟是有身份的人,連名帶姓的稱呼顯得太不尊重,只叫"謹行"二字又顯得太過親熱,于是想了想,道:"那我便叫你'謹行少爺’好了,不然別說我不舒服,你那家仆恐怕也不會答應."

她指的當然是安廣,對這個老仆人的嘴刁她從去年記到現在.

駱謹行未置可否,卻翻身下馬,徐麟,安廣及後面的隨從便也紛紛下馬.

駱謹行把手里缰繩扔給安廣,抬眼路南路北地打量著,道:"今年種了這麼多稻子?"

香徠道:"是啊,五十畝田."

駱謹行滿意地點著頭,又蹲下身去撫摸稻穗,道:"去年你種的稻我一直在吃,米香真的很濃,是我吃過所有稻米里品質最好的,所以今年又來買你的稻谷了."

香徠聽了心里暗喜,看來今年的米又能賣出去一部分了,于是問道:"謹行少爺今年打算要多少米?"

駱謹行詫異地看了她一眼,道:"什麼要多少,既然我說了,當然是和去年一樣,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