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偷人
梁有德走了之後的幾天香徠一直有點擔心,可是左等沒人來,右等也沒消息,後來聽人說梁有德老老實實地在家里呆著,哪也沒去,香徠的心這才放下,估計是梁有德可能真是被沈澈嚇住了.

她猜得不錯,梁有德真是被嚇怕了,沈澈的來曆他聽說過,軍營里被賣出來的死囚什麼事干不出來?他擔心若真惹急了沈澈,沒准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得搭上,為了勒幾個銀子犯不著,至于李永發哪里,一個用得著朝前用不著時朝後的人,更不值得來往,所以在李永發來問時他便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樣,說自己為了李永發被沈澈收拾得多慘多慘.

李永發見他被嚇破了膽,便也不再來找他,另想別的辦法去了.

香徠一心撲在田里,便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轉眼便又是盛夏時分了.

不知為什麼,到了這個季節,她的目光有意無意地總想向村西的路口掃上幾眼,似乎總覺得有什麼人會來一樣.

自己想想卻忍不住發笑,因為去年這個時候駱謹行那個財神爺突然駕到,隨隨便便一句話便包下自己所有的稻子,讓自己秋後免于奔波于賣稻的苦惱,今年自己種的稻子更多,若還有人一口包下,那可是天大的好事了!

不過想想她就打消了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五十畝田的稻子,按去年的產量算,大概要出三千多斤稻谷,若還像去年一樣三百文一打斤的話,那可是兩萬多兩銀子,駱謹行縱使再敗家也不會買這麼多稻子.

不想歸不想,不過她的眼睛卻還是不受她管,沒事仍舊往那處盯.

稻田拔完草後活計便少了,她和沈澈,天徠每天圍著稻田轉也就是看管一下,防止牲畜進來禍害.

這天晚上數著外出放牧的人家趕著牲畜一一回村,香徠和沈澈,天徠便也回家吃晚飯,可是剛一進院門便聽東院屋里傳出粗聲粗氣的哭嚎聲.

東院同共仨男人,小家寶肯定不是這種聲音,再就是大伯和大昌.

香徠從沒聽這倆人放聲哭過,一時間也分不出是哪個,心中懷疑想著:據桂芳說大伯自從病了多後脾氣反倒大了,總因為自己不能干活鬧情緒,沒准是大伯這次鬧得嚴重了,不行過會兒自己去看看,幫忙勸一下.

她一邊想著一邊往屋里走,可是卻聽那邊又傳來張氏的哭聲,邊哭邊道:"大昌啊,都是娘不好,娘當初就不該讓你娶她!"

香徠一個愣神,聽張氏這話,哭的明顯是大昌啊,而且起因還是因為吳招娣.

細細看一下,自從上次因為偷藝的事兒她和大昌吵架回娘家,到現在也有兩個月了,便一次沒回來過,大昌抱著家寶上門找過兩次,也被吳得全一家給罵了出來,難不成這次又去碰了釘了?

可即便如此,一個大男人家,也不該這麼又哭又嚎的.

要說大昌也是個不錯的人,雖然沒什麼大本事,可是本本份份過日子,對吳招娣也足夠忍讓,若不是吳招娣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會鬧成現在的這個樣子.

她邊想邊和天徠,沈澈一起進了屋,娘和二姨娘正在等她們回來,香徠奇怪地問道:"娘,二姨,你們知道大昌哥為啥哭麼?大男人家的,真讓人笑話!"

她這一說,二姨娘連忙道:"噓!香徠你可小聲點,要是讓大昌聽到更沒臉見人了!"

"為什麼?!"香徠驚訝地問道.

香徠娘無奈地搖了搖仍是沒說話,二姨娘壓低聲音道:"大昌都哭了好一會兒了,剛才桂芳來說,說……"

"說什麼呀?"香徠被她卡得難受,追問道.

二姨娘拍了下大腿,道:"唉!桂芳說大昌見小家寶總沒人管,下午沒去放牛,特意帶著孩子去吳家接吳招娣回來,結果,結果……"

"結果什麼呀?二姨你說個話真是費勁!"

二姨娘被她逼急了,道:"結果撞見吳招娣和李旺財在吳得全家……那啥!"

香徠頓時目瞪口呆,下意識道:"吳招娣偷人了?!"

也難怪她吃驚,在這個時代,已婚女子和別人有染絕對為世所不容,即使沒有浸豬籠一說,扭送到官府也是要坐牢的.吳招娣再不像樣子,香徠也沒想到她能干出這種事兒來.

她在這里發著呆,身後的天徠卻十分疑惑地問道:"娘,啥是偷人啊?是把別人偷到家來?"

二姨娘重重地瞪了他一眼,道:"去,一邊呆著去,小孩子家別啥都問!"

天徠沒得到答案不甘心,回頭問他最為信任的沈澈,道:"沈大哥,偷人是咋偷的,你會嗎?"

沈澈冷著臉看不出來喜怒,卻也沒正面回答他,道:"我要是看上誰還用偷!"

說著也不招呼香徠四人,自己坐在桌邊端起碗便開吃.

香徠四人對他這"沒規矩"的作派早就習以為常,香徠一邊挪著腳邊的凳子一邊奚落道:"是啊,你看上的若是大姑娘,便直接搶了去,若是有夫之婦,必定先弄死人家男人再搶了去!再怎麼也沒必要偷!"

沈澈這次非但沒氣,反倒板著臉配合道:"是啊,你怎麼知道!"

說話間香徠四人也坐下吃飯,可是天徠卻鍥而不舍地悄聲追問香徠娘,道:"大姨,偷人是到底是咋偷的?"

香徠娘捧著碗不知道如何回答,另外三人也直愣愣地看著天徠.

看來看去,香徠見把天徠看得發慌,用筷子搗著碗里的飯道:"唔,算了,都吃飯吧,誰小時候沒點糾結過的問題!"

五人在大昌隱約的哭聲中吃過晚飯,香徠舍不得娘勞累,讓她先進屋去呆著,自己和二姨一起收拾廚房,收拾好後進到屋里,見娘正在往衣箱里收拾晾曬的冬衣,衣服疊得整整齊齊擺在旁邊,娘卻坐在箱邊拿著一只骨頭一樣顏色的鐲子發呆.

她湊上前來奇怪地問道:"娘,這是哪來的鐲子啊,怎麼從來沒見過?"

香徠娘連忙低下頭,用手摩挲著鐲子上的紋路道:"這是娘留給你的嫁妝."

香徠留意到娘的眼眶似乎有點濕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