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斗田
錢大仙兩口子在李永發的田邊拉開場子又跳起了大神.

李永發讓人搬了椅子來,坐在那里瞪看著田里的苗,真希望這兩人能把他的稻苗跳得起死回生.

可是那兩口子嘰嘰歪歪跳了一上午,田里的苗非但沒緩過來,反而比早晨更白了.

好算等到兩人收了工,李永發起身過來問道:"我說錢大仙,你這神管用嗎,我看稻子好像還不如早上了!"

錢大仙搭拉著眼皮子,身上哆嗦了幾下算是把神送走,啞著嗓子回道:"你這是稻子,總得慢慢長才有新的,又不是拿筆寫字,畫在紙上就有了."

李永發又道:"既然這樣那剩下的銀子就等我的稻苗活過來再給!"

這下錢大仙兩口子都不干了,李駝子瞪眼道:"我說李財主,這誰的錢都能賒得,惟獨大神的錢賒不得,你是想讓大神驅走你家田里的水鬼呀,還是想讓大神撒手不管?你是個明白人,你自己看著辦!"

去年香徠掙了錢,把李永發眼紅得要命,發著狠要把香徠比下去,因此一口氣開了八十畝水田,而且都是用的自己的錢,根本沒往恒遠田莊報這件事.現在這八十畝水田就是他的命根子,要不然他敢不會每天親自到田里來守著.

聽李駝子這樣說,他的錢沒法不給,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又掏出十五兩銀子給了李駝子.

錢大仙兩口子兩天掙了三十五兩銀子,樂得嘴都合不攏了,揣著銀了帶著家什回家慶賀去了.

可是李永發站在田邊越看越不對勁兒,便再次叫來大柱子吩咐道:"去,再去沈香徠的田里看看,看她的苗是不是都活著."

大柱子只好再次跑到西屯香徠的田邊去偷看,結果這一看之下吃了一驚.

原來一夜過去,香徠的五十畝田里竟然放得滿滿都是水,眼看著要把稻苗全淹了.

他連忙跑回來向李永發稟報,道:"老爺,不好了,那沈香徠田里全都是水,灌得老深了!"

他一邊說一邊用手比量著.

李永發奇怪道:"她怎麼放那麼水?去年也沒聽說她把地灌成那樣啊!"

大柱子道:"不知道,沒准她放水沒看著,弄灌包了!"

李永發不悄地揮手,道:"去去去,說什麼胡話,那稻田就是沈香徠的命,她只要沒死,說啥也不能出這差錯."

他邊說邊向回走,道:"不行,還是讓旺財去趟吳得全家,讓吳得全給我打聽明白了!"

昨天晚上香徠和沈澈把水口開著放了一夜,到今天早上剛好放到齊田梗,兩人又早早地把水口堵上.

沈澈沒見過種稻的,不知道這樣是否正常,反正香徠說干什麼他就干什麼.可是天徠卻記得去年沒這樣,問香徠道:"姐,你怎麼放這麼多水啊,不會把稻苗淹死麼?"

香徠道:"姐掌握著分寸呢,沒泡到苗芯沒事."

天徠更不懂了,道:"那你這麼弄是為啥?"

香徠神秘地悄聲道:"給人看呢,等他們看完了我就把水放了……"

說著低聲交待天徠,道:"天徠,如果有人問你咱家田里為啥放這麼多水,就這麼說……"

天徠也是個機靈鬼,一聽香徠的話就明白了,興奮地跑回村里"玩耍"去了.

天徠走後香徠算了算時間,然後招呼沈澈,道:"走,放水去,到天黑剛好能放完."

剛才香徠和天徠嘀嘀咕咕沈澈根本沒聽到,他也懶得打聽,現在的香徠在他眼里已經蠢到了一定程度,認為香徠所做的事情沒什麼值得他打聽的.

此時聽香徠又叫他放水,他有些不耐煩,道:"昨天往田里放,今天又讓往田外放,你這麼折騰不嫌煩!"

香徠故意氣他,道:"看你閑著我難受,就想折騰,怎麼樣!"

說完提著鐵鏟又去放水,沈澈盡管生氣卻也只得在她後面跟著.

再說天徠,自從沈萬祿去世後他已經很少村里的孩子玩了,香徠種稻之後更是如此,十歲的他整天跟著在田里忙活,可是今天卻很少見地和幾個差不多大的孩子跑到村邊去摔泥炮玩.

吳得全家住在小村的東頭,李旺村進吳家沒幾個人看見.

他進去不一會兒,吳招娣的娘就從屋里出來,像要去誰家串門子一樣往村西走,走到香徠門前時裝作不經意地往院里看,可是卻沒看到什麼人,轉過眼去見村過有幾個孩子玩,其中一個好就是沈天徠.

她便扭著肥胖的身子走了過去.

來到近前見里面果然有天徠,便招手叫道:"天徠,你來,嬸子有好吃的給你."

說著拿出一塊早就准備好的瓜籽糖.

天徠回頭見是她,朝她晃了晃兩手泥,道:"不吃,我在玩呢!"

招娣娘指了指旁邊的水窪,道:"去洗洗,嬸子專門給你做的,哪能不吃呢!"

天徠便依言到水窪里洗了手,回來一邊往衣襟上擦著一邊道:"吳嬸,你咋想起來給我送糖了呢?"

招娣娘道:"看你說的,你是俺家招娣的小叔,我給你糖有啥奇怪的."

天徠擦干了手接過糖咬了一口,一邊嚼一邊道:"嗯,真甜!"

招娣娘把他往旁邊拉了拉,悄聲問道:"天徠,你今天咋沒下田呢?"

天徠道:"田里這幾天要悶著水,沒啥可干的."

招娣娘道:"悶水干啥呀?"

天徠道:"我姐說田起了蟲,多放點水可以把蟲悶死."

"啊?起蟲!那你姐昨天請大神是干啥的?"

天徠一臉天真道:"哪有請大神啊,我姐那是敬河神,保佑風調雨順,讓我家稻子豐收的!"

招娣娘眨了眨眼,然後匆匆說了句:"天徠你吃吧,嬸子家里還有,有空過來吃哈."

說完急忙回家向李旺財報信去了.

天徠看她走了,攥著那半塊瓜籽糖撒丫子跑到田里,見到香徠抓著她的手興奮道:"姐,真有人來問我了,是吳招娣她娘!"

香徠道:"那你咋說的?"

天徠道:"就按你教我的說的,她信了,回家去了!"

香徠臉上現出壞笑,道:"一定是給李永發報信兒去了,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