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不信也得信
香徠這邊鬧得唱大戲似的,雇來的短工們覺得好奇,都停下手來看熱鬧.

沈澈對之前香徠的吩咐便很是費解,現在見她竟然把跳大神的都弄來,縱是他性子再冷,肚子里怨氣再濃,也幾乎被逗得笑噴,暗想這女人腦子是不是有毛病,竟然干出這麼蠢的事來,同時也越發覺得自己跟著這麼一個蠢女人實在窩囊,懶得再往那邊看,沒好氣地嚷嚷著叫大伙繼續開工.

這麼鬧騰,趕來打聽消息的大柱子即使不問吳得全也都看見了.

他站在村後的農田邊上往這里看了一陣子,又小跑著回去向李永發報告.

李永發聽後實在不敢相信,嘟囔道:"稻苗長病跳大神?這能治好嗎?"

大柱子道:"誰知道呢,反正錢大仙和李駝子正在那里跳著呢,地里還有一群人揮著紅布條子不知道干啥,不信你自己看去."

李永發聞言順著梯子爬上房頂,手搭著涼棚遠遠向西屯觀望,果然見香徠的田里有些人在舞動紅布,錢大仙那兩口子也在河邊張牙舞爪,暖暖的夏風中還隱約傳來鼓聲和鈴聲.

他自言自語地懷疑道:"沈香徠這是急瘋了吧?竟然干出這事兒來……"

說完下房又吩咐大柱子,道:"你去盯著點兒,看沈香徠的稻病是不是真的好了."

大柱子答應一聲,又顛顛地奔西村去了.

錢大仙和李駝子跳完神的時候沈澈帶著眾人也把整片田的蟲子掃完了,香徠又給了沈大仙兩人五兩銀子,然後"千恩萬謝"地把兩人送走.

那邊沈澈也把眾人打發離開,走到香徠近前,冷眼看著她,短簡地給出兩個字的評價:"蠢貨!"

香徠愣了一下神,這才知道原來他是說自己請人跳大神和讓短工們用紅布條"驅鬼"的行為蠢.

她回了沈澈個冷眼,道:"以後你就知道了,指不定誰是蠢貨呢!"

沈澈不耐煩跟她多說,轉身便往回走.

雖然他對香徠向來沒什麼尊敬之意,可是這次尤為嚴重,那種極度鄙夷態度讓香徠極為不爽,在他身後叫道:"沈五兩,你給我站住!"

這是幾個月來香徠總結出來最能激怒他的一句話.

果然,沈澈聽到這個稱呼後停下腳步猛然轉身,怒視著香徠,道:"住嘴,你敢再叫我五兩,信不信我把你扔河里!"

他越是生氣香徠越是開心,得意地叫道:"來啊,有種你扔,扔了你還不是得去救了我!我就不信你直接淹死我!"

沈澈咬牙切齒,正在考慮要不要真的教訓這個囂張的女子一下,可是出完氣的香徠卻緩和下來,在田梗上小心地轉身向前走,邊走邊道:"我讓你拿的鐵鏟呢?走,跟我放水去."

沈澈暫時打消教訓香徠的念頭,沒好氣道:"在那邊."

香徠在前田梗的岔口拐過去拎起鐵鏟去放水,沈澈想了想還是過去拎起另一柄也跟了上去……

錢大仙兩口子回到東村,剛到村口便被李永發截住.

李永發故不知地問道:"喲,大仙兩口子這又是到哪里發財去了?"

李駝子牽著毛驢答道:"到西村請神去了,沈香徠的稻田里鬧水鬼禍害稻子."

"水鬼?水鬼會不禍害人只禍害稻子?!"

李永發半信半疑道.

錢大仙知道李永發是鐵公雞,輕易賺不到他的錢,懶得和他多說,隨便應了句:"禍害不到人就先禍害稻子唄."

說著催促李駝子牽驢回家去了.

李永發站在那里卡巴了一陣眼睛,還是覺得這事兒不可信,轉身也回家去了.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李永發便又跑到自家稻田去看,結果一看之下腦袋嗡了一聲,昨天早上看還是星星點點葉子發白,結果今天整片地都是綠中透白了,幾乎所有的稻葉都遭了殃,除去中心的幾根小葉,大一點的葉子全都枯萎灰敗.

這下他再也顧不得懷疑,一溜煙地跑到錢大仙家,鑽進屋里便叫道:"快!快去我家田里請神!"

錢大仙剛從被窩里爬出來,腰帶帶沒系好,李永發就來了這麼一出.

李駝子連忙把他推到外屋,道:"李財主,你這是咋地啦,風風火火的!"

李永發跑得直喘,道:"我,我家稻子不行了,可能真是水鬼鬧的,你們,你們快點去!"

錢大仙兩口子指著裝神弄鬼過日子的,算起刮油水的本事,李駝子比錢大仙還厲害,一看李永發的著急模樣就知道又有得的賺了,他把手一伸,在李永發眼前捏啊捏的,道:"這個麼,請神有請神的規矩,你這上嘴唇干碰下嘴唇,這神也不能來啊!"

這種活計李永發做得比他熟,一看就知道他是什麼意思,抿了抿嘴問道:"多少錢?"

李駝子得意地飛著眼角,道:"沈香徠進屋就扔了十兩銀子,送神的時候又扔了十兩……李財主你的田可比她的多,你自己約摸著辦."

李永發恨得直咬牙,知道他說得未必是實話,但是現在求到人家頭上,只能按著人家說得來.當即從袖子里掏出十兩銀子塞在李駝子手里,道:"我按沈香徠的價再加五兩,其余送神時一並給!"

李駝子惦了惦手里的銀子,咂嘴道:"嘖,少是少了點兒,可是看在同姓的份上,我也就不多要你的了."

說著進到屋里把銀子交給錢大仙,催她盡快梳洗,然後兩人又帶著昨天那套家伙去給李永發跳神.

到了田邊,李永發見兩人擺開桌案便要開跳,忙攔道:"先等會兒,怎麼就你們兩個給我跳,昨天給沈香徠跳的不是一大群人呢麼?"

錢大仙白了他一眼,道:"什麼一群人,那都是沈香徠自己找的,胡說什麼水鬼怕紅,自己在那胡亂趕,趕來趕去沒有用,這才找的我們倆!你要是也覺得那玩意好使,那你就花銀子雇去!"

她這麼一說,李永發便也就沒拿紅布條"驅鬼"當回事兒,道:"行行,那你們跳吧,快點把神請來,我的稻苗眼瞅著不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