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內奸
沈澈在香徠家中安定下來的同時,遠在千里之外的駱謹行又一次在聽人稟報:"世子,徐將軍已經住進沈香徠家中了,沈家似乎沒有起疑."

駱謹行滿意地點頭,道:"嗯,有他在我就放心了……告訴那邊的人收回來吧,別被沈香徠發現產生什麼誤會."

那人領命出去,駱謹行回頭對徐麟道:"你這個弟弟果然不錯,竟然真的混到沈香徠身邊去了."

徐麟的臉皺得苦瓜還苦,道:"世子你是滿意了,可我弟弟卻把我恨透了!"

駱謹行又笑眯眯地拍著他的肩膀,道:"放心,以後我會加倍補償他的."

徐麟仍舊難以釋懷,低聲嘟囔道:"但願他能堅持到這一天."

沈澈在香徠家雖然每天板著臭臉,但卻也不閑著,見到什麼活便主動去做,根本不用香徠招呼.

自打他來了之後那兩匹馬不再用二姨娘照看了,喂馬飲馬的事都由他一手包辦,而且還在香徠家的柴堆里翻出些木頭搭了馬廄,讓那兩匹千里良駒再也不用在外面吹風澆雪.

要說這家中惟一能與沈澈說上話的,那便要數小男子漢天徠了.

小家伙起先和沈澈說話也得不到回應,不過他堅持不懈地施展死皮賴臉的纏人功夫,終于把沈澈磨得開口說話,之後又主動教他騎馬.

為了提前籌備明年春耕,香徠到東屯找木匠打了輛馬車,是那種只用來運東西的簡便無棚馬車,之後便和二姨娘及沈澈,天徠一起准備燒柴.

忙忙活活又是一年春節,沈家又從四口人變成五口,且日子也過得前所未有的紅火,因為沈萬祿去世而帶來的悲傷也減少了許多.

年後不久香徠又張羅著育苗了,打草簾子,清雪,買磚,砌暖棚活計多得做不完.

不過與去年相比,不只自己有馬有車,還多了一個力氣頭十足的沈澈,盡管今年的育苗面積大大增加,香徠也不發愁,更何況除了她和沈澈,二姨娘之外,十歲的天徠也長高了一大截,能幫忙做很多活計了.

最讓香徠意外的是整天帶著孩子和吳招娣在吳得全家泡著的大昌家三口過完年竟然也回沈家了,據桂芳說這次吳招娣回來表現比從前好多了,不只主動承擔家務,甚至連和張氏及沈萬金的說話態度都變好了,變得像正常人家媳婦一樣.

香徠這陣子沒到東院去過,不知道桂芳說得是真是假,不過倒是見到吳招娣又是喂豬又是喂牛的,隔著柵欄看到自己雖然仍舊翻白眼,卻沒再罵罵嘰嘰的.

她想著沒准是三口人總在吳得全家白吃白喝受了什麼氣,這才回家來安安生生地過日子.

不管怎樣,人變好總是一件好事,自己也不會沒的再去挑拔什麼.

于是便踏心忙活著育種的事兒.

暖棚建好後天也逐漸暖了,香徠便把種子浸上催芽兒.

這些日子不只桂芳常來,大昌沒事也時常過來走動,閑聊著向香徠打聽著育苗的經過.

香徠以為他也有心思種稻,雖然不太想教,但礙著親戚的面子,還是大概地對他說了一些.

或許是為了回報也為了學些技術,之後篩土播種大昌都跟著一起忙活,再加上桂芳和順子也都來幫忙,一時間香徠的人手用不完的用.

這次育苗是在原來的三畝老田上,十幾個暖棚點了足有一畝田,為了行走方便,香徠和沈澈在後園開了便門,再也不用大老遠地從村過繞行了.

育上苗後香徠和二姨娘一組,沈澈和大昌一組,順子和桂芳一組,六個人輪流守夜看著燒火.

四十幾天後,棚子里的稻苗水水靈靈地長出一拃來高,香徠便在村中召集了人手開始插秧.

有了銀子,這等苦活便不要自家人做了,因此不管是身體越來越差的香徠娘,還是體格健壯的二姨娘,香徠都把她樣留在家里張羅伙食,沒讓她們再來下田.

她這邊帶著人插到第二天,與她一樣到處逛悠著監工的沈澈極少見地主動來到她身邊,一如既往地冷著臉道:"你不說在北遼只有你自己會種稻麼,為什麼東村那邊也有人種?"

"也有人種?不會只是片稻田吧!"

沈澈抽著嘴角冷笑了一下,道:"人家也在插秧,不信你自己去看看."

香徠知道沈澈不會拿這事騙她.

她心里越發奇怪,李永發在東村開稻田的事她倒是知道,可是在這個時代,育稻苗的複雜程度遠遠超過現代,自己育苗時都小心翼翼,生怕哪個步驟不精心,毀了一年的收成,他李永發又是怎麼育出苗來的呢?難不成他也一不小心被人穿越了?咳咳,這種可能實在是微乎微!

揣著一肚子疑問,等到晚上收工之後她帶著天徠一起到東村的稻田邊上去查看,果然見那稻田里插上了秧苗.雖然苗的質量沒自己的好,但成活卻不成問題.

香徠站在田梗上發了會兒呆,忽然想起了什麼,氣得胸膛起伏,牙齒磨得咯咯直響,一聲不吭地帶著天徠轉身回家.

第二天一早,沈大昌推開兩家之間的院門正要到香徠家幫忙,卻見香徠寒著一張臉早已經等在那里.

見他抬頭看自己,香徠冷冷地注視著他的雙眼,道:"大昌哥,李永發的苗也育出來了,秧也插上了,你沒有必要再來看什麼了!"

沈大昌一陣愣愕,道:"香徠,你說啥呢?李永發插不插秧和我有啥關系?"

香徠一陣冷笑,道:"哼,還說沒關系,育苗的時候只有我們幾個人,順子和桂芳姐與李永發家沒什麼瓜葛,我們家的幾個人更不可能,只有你!你老丈人可是李永發的忠實走狗呢!"

沈大昌一聽就急了,連連擺手道:"香徠,你可別誤會,我丈人是我丈人,我是我,我可從來沒有幫李永發的心思!"

香徠死死盯著他的眼睛,覺得他不像在撒謊,大昌心眼一直不多,若真是撒謊,自己這樣質問他早該慌神了.

想到這里她眼睛轉了轉,又問道:"那我育苗的方法你回家可有跟吳招娣說?"

------題外話------

恭喜好友魔藍新書《坑個王爺去采藥》上架,一對一的甜寵文,藍藍大大坑品超好,保質保量保更新,喜歡看寵文的妹紙們可以去搜來看一下,真的很好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