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逃兵?
香徠聽不得身後傳來的哀求聲,轉身又走了回來.

她前世年紀輕輕便死去,還沒來得及對父母盡一點孝道,每每想起父母辛辛苦苦把自己養大,最後卻落得為自己的死而傷心她便痛徹心扉,因此輕易便被這句話打動.

她回到人群之後用力向里擠,擠到中心才看到,里面一隊官兵守著幾個用鐵鏈鎖著的人,這幾人的軍服已經被扒去,大冷天的只穿著中衣,而且有幾人身上血跡斑駁,看樣子是被捉回來是受了傷.

她看著官兵頭領問道:"這人是怎麼賣的?"

那官兵頭領看向被賣幾個人的目光也有些兔死狐悲的憐憫,道:"五兩銀子一個,買去之後生死隨你,若是他們逃離主家,我們發現會幫你處死!"

香徠道:"若我買了之後放了呢?"

官兵頭領道:"那也隨你,反正有賣身契,他們走後拿得出賣身契,那便是主家放的,與我們無關,若是拿不出便還按逃兵處置."

香徠低頭翻了翻,剛剛買藥剛好兌了一張五十兩的銀票,買完藥還剩下四十多兩,便從其中數出三十兩交給官兵頭領,然後道:"賣身契呢?"

那官兵從懷里掏出六張蓋著某位將軍印的賣身契交給香徠,香徠道:"現在人就是我的了,請解開鎖鏈吧."

官兵頭領往那幾人處看了一眼,道:"小兄弟,我看我還是把鑰匙交給你的比較好,不然你一個人買他們六個,造起反來你恐怕收拾不了!"

香徠道:"這個不勞閣下操心,還是解開吧."

官兵頭領暗道香徠不知好歹,撇著嘴拿出鑰匙把鎖鏈解開,然後帶著官兵們離去了.

香徠打量了一下眼前幾人,見這幾人表情不同,有人面露感激之色,可是有的卻也眼中暗藏凶光,沒准心里真在打算著怎麼弄死自己.

不過這她卻不擔心自己有性命危險,因為她壓根沒想真的留下這幾個人.

她翻了翻手里的賣身契,問道:"王翔是誰?"

之前那個向眾人哀求的人答道:"我,我是."

香徠抬手把賣身契遞給他,王翔一臉疑惑地接了過去.

香徠又念下一個名字,找到人後也把賣身契還了回去.

到了最後一個,看也沒看便把契書遞到剩下那個面容沉冷的逃兵手里,然後道:"好了,你們都走吧,回家好生照看你們的父母."

說完牽著馬便要離開.

這些人之前聽香徠問買下他們之後可不可以放,卻沒想到她真會這樣做,一時都愣在那里.

王翔反應得最快,看她牽馬要走,噗通一聲便跪在地上,磕頭道:"謝謝恩人!"

香徠不得已又回身把他扶了起來,道:"別這樣,我只是不忍你們父母傷心,你們快點回家去照料他們吧."

另外四人雖然沒像王翔那樣又磕又拜的,卻也連連道謝,只有最後一個香徠不知道名字的站在那里不動,即不走也不道謝.

香徠只是隨意溜了他一眼便一閃而過,今天花這銀子只圖自己心安,後半輩子也未必再見得著這幾人,謝與不謝對她來說都沒什麼.

想著也沒再多看其他人,轉身再次向人群外走.

那五人都站在原地不動,等著目送她離去後好各奔前程,而那個不知姓名的猶豫了一刻後卻跟了上來.

香徠起先沒有發現,直到離開人群走了很遠,聽得腳步聲不對才回頭觀看.

這一看反倒把她嚇了一跳,她認出這個是六個逃兵里的一個,可是第一反應卻在想這人會不會覺得自己有銀子,想要圖謀不軌.

于是她略帶驚駭地問道:"你,你要干什麼?"

那人陰沉著臉說道:"你剛剛買了我."

話雖是這樣說的,可是他的表情卻更像是他在香徠身上搭了銀子,一副債主的面孔.

香徠可不信這話,心里仍舊提防著,道:"可是我已經把賣身契還給你了!"

那人沉默了一下,從懷里把賣身契掏出來,道:"給你."

香徠還是發愣,心道這人究竟什麼意思?是不願欠自己人情還是怎麼的?于是又道:"你盡管拿著,我沒想過讓你領情,你也不用覺得有所虧欠."

那人聽了似乎更加惱火,上前幾步把賣身契重重往香徠手里一拍,堵著氣道:"我沒地方去!"

香徠傻傻地捏著賣身契道:"沒地方去你還當逃兵?"

那人聽完更火,道:"我不是逃兵!"

香徠奇怪道:"不是逃兵他們賣你?"

那人知道不給香徠一個說法她必會沒完沒了地問下去,于是帶著幾分怨氣道:"我是南朝的."

香徠眉毛向上一挑,驚訝道:"細作?!"

那人又來了火氣,喝道:"我不是細作!"

香徠看著他的態度心中暗惱,自己花銀子救了這人,反倒成了他冤家了!行,小胳膊扭不過大腿,自己也沒本事跟亡命之徒細掰扯,他愛怎麼著怎麼著吧.

想到這里她也一肚子怨氣,牽著馬缰繼續向前走.

而那人卻還是一直跟著她.

香徠堵著氣大街小巷地繞,繞到天黑這人也沒有離開她的打算.

到了住店之時,香徠隨便找了家客棧進去,那人跟著她也進到里面.

香徠看著他一身單衣還跟自己繞了大半天,終于于心不忍,朝店家給他也要了間客房.

天色已晚,成衣鋪都關了張,沒地方買衣服去,她便朝店家買了身舊棉衣扔給那人,然後兩人便各自吃飯睡下.

第二天早上起來香徠也不與他說話,結過店錢飯錢後牽著馬向城外走,那人還是在她身後跟著.

來到北城門外,香徠再次掏出賣身契扔給他,道:"我要回家了,你愛哪去哪去!"

說著便要上馬.

可是那人抬手抓住賣身契,飛快地沖到馬前,一把從香徠手里搶過缰繩,緊緊攥在手里,繃著臉道:"上馬."

香徠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回過神來從他手里往回抽缰繩,可是扯了幾次也扯不動.

她暗自咬牙看著那人冰冷的臉,眼睛眨了眨還是扳著馬鞍費力地爬上馬背.

那便牽著馬大步向前走去.

走出一段後香徠再次朝他要缰繩,那人卻道:"給你你就打馬走了."

香徠怒道:"可是一百來里的路,這麼走下去天黑也到不了家!"

那人低頭想了想,轉身來到馬旁也飛身上馬,然後招呼也不打一個,猛地催馬向前飛馳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