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看我土豪金
香徠的聲音雖然放得低,但是兩人被一大群人圍著,順子還站在桂芳身邊,這話還是難免被人聽到.

香徠現在可是沿江西屯的頭號大財主,她當著大伙的面說送了東西,那便一定不是隨隨便便的小玩意,旁邊上了年歲的嬸子大娘們都紛紛勸道:"是啊桂芳,快點回去吧,人多手雜的,屋里沒人別想丟了!"

桂芳便還著離別娘家人的傷感,扶著蓋頭在眾人的簇擁下回去了.

桂芳都已經離炕跑到外面,回到新房後這福也沒必要繼續坐了.那些聽到香徠說有東西送桂芳的嬸子大娘們也跟著湧進來,慫恿桂芳道:"香徠究竟送了你啥東西,快拿出來讓俺們見識見識!"

桂芳心里也沒底,不知道香徠究竟會送她什麼,便來到箱子邊慢慢打開,從舊衣服中翻來翻去找出一件東西來.

這東西一拿出來,眾人可真是眼前一亮,卻見那是一只純金的鐲子,而且還出奇的大.

這只鐲子花了香徠五十兩銀子,足足有五兩重.

桂芳是她在這一世惟一稱得上姐妹的人,況且香徠又存了些拉攏的意思,早就想著要送她一份過得去的禮物,可是想來想去也想不出莊戶人家有什麼貴重的東西可以送,便實實在在來了塊金子.

這可是她在賣稻子那日便悄悄定下的,首飾鋪子打造了三天,後來她給娘買藥的時候才取回來,足足二寸寬的大鐲子,上面雕著三多九如吉祥紋,正適合成親時候戴.

香徠擔心早告訴桂芳她不敢收,便放在她箱子里的,送親的時候被人陪著也沒時間說,想著等桂芳三天後回門再告訴她,可是剛剛和吳招娣鬧了這麼一出,弄得桂芳顏面掃地,她便提前說出來了,好讓前來道喜的人都看看,新娘子的娘家人不是只會打架的,給桂芳把這個面子找回來.

桂芳捧著這個沉甸甸金鐲子,眼淚止不住唰唰掉了下來,為了能和順子在一起,她也熬得心力交瘁,還沒過門娘就惦記朝她要錢,成親之後更不知道怎麼樣呢,而且耿家為了娶自己錢沒少花還受著娘的氣,縱使再厚道的人家對自己也要有想法.可是現在有了香徠這個鐲子卻不一樣了,自己也是帶著一份豐厚了的嫁妝嫁過來的,以後誰敢小瞧自己,只是這份情意卻只來自堂妹,拿在手里才讓她格外心酸.

她在這傷心加感動,可是看到的人卻在嘖嘖稱奇.

正如香徠所想,莊戶人就是圖個實在,這個誇張個金鐲子,誰都看得出抵得耿家給桂芳的全部身家.

在場的這些人,活這麼大歲數就沒見過這麼大塊的金子,一陣唏噓加豔羨之後被司儀叫著退了出去,喜事才繼續進行.

再說吳招娣,被大昌拉回家去後遭張氏一通數落,說什麼別說沒有的事兒,就算是有,一家人也該幫忙瞞著才是,哪有她這樣滿街去說的,被打了也活該.

吳招娣又跟婆婆堵上氣,家里什麼事兒也不管,整天呆在娘家不回來,大昌沒辦法只能每天抱著小家寶去找她,弄得家中做飯,喂牛,喂豬,喂羊,照顧沈萬金,所有的事都落在張氏一個人的身上,張氏時此對吳招娣更加不滿,幸好桂芳住得近,過了頭三天後時常回來幫忙,東院的日子才能正常過下去.

東院的是非香徠沒那些興趣去管,現在的她忙得腳不沾地,每天點人婁記工錢,再加上檢查質量,沒有一刻得閑的時候.

眼看著稻田就要耕到她預計的面積,可是卻發現東村的財主李永發卻也學著自己建起稻田來了.

香徠得知消息後暗暗冷笑,種稻比不得種旱田,扔下種子,只要風調雨順就可以等著豐收了.種稻的門道雖然不多,可是沒人教的話,三年兩載是學不會的,他自找想賠錢,那便讓他賠去好了!

因此她便也沒將此事放在心上,忙活著把自己的稻田耕完.

五十畝稻田,沿著那條小河兩岸蜿蜒排開一直快到江邊.

香徠選的都是地勢平整容易上水的位置,只要河里的水不干,她這片稻地明年必保又是豐收.

稻田弄完之後剛好下了頭場雪,她之前給娘拿的藥也吃完了.

盡管香徠娘一個勁說沒用,不讓香徠再買了,可香徠還是決定讓要試試,再次啟程去了松甯.

這次她是騎馬來的,但再怎麼也比馬畫要快上一些.早上出發,午後便要松甯了.

來到松甯城她直接去了上次請來那個先生的藥鋪,抓了藥後又到街上逛了一圈兒.

松甯城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她前幾次來都委倉促,沒有時間細逛,正好今天有時間便到熟悉一下,自己的構想要實踐,下一步的目標便是要在這里站住腳,不熟悉地形怎麼行.

她走來走去走到鬧市中心,卻見前方圍了一大群人,不知是做什麼的.

好奇心驅使,她便也牽著馬走了過去,向旁邊一個人打聽道:"這位大哥,這是什麼事啊,這麼熱鬧?"

那人回頭看了她一眼.

香徠只身出來又寬穿了男裝,那人沒看出什麼異常之處,順口回答:"賣人的!"

"賣人?!賣人還可以像賣菜一樣拉到集市上來?"

香徠真是好生驚訝,沒想到北遼還興這個.

那人見香徠驚訝也道:"咳,我這也是頭一次見到,人牙子哪敢這麼明目張膽最,這伙賣人的和人牙子不一樣,好像是從北面往南面調的軍隊,有人害怕打仗想逃跑,被抓回來了,就拉郵來賣了,估計是當官的想掙點錢,不然早處死了!"

"哦……"香徠這才釋然,道:"那有人買麼?"

那人道:"誰敢買呀,這都是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人,買回家去哪個能給你安心干活?別再人沒撈著,再把小命搭上."

香徠想想也是,她手里牽著馬,向人群里擠也不方便,便沒興趣再去看,轉身又向旁走去.

可是她剛走出沒兩步,卻聽人群中心有哀求的聲音傳出:"各位行行好,買下我們吧,不然我們就是死路一條!我們家中都有高堂老母需要照料,我們不想讓白發人送黑發人那……"

聽到一句"白發人送黑發人"香徠的感情瞬間崩潰,牽著馬轉身便向回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