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送個人給你
沈香徠在松甯住了一夜,之後又只身駕車回到沿江村.

回家之後在監督母親按時吃藥的同時,她又開始了她的擴地計劃.

沿江村周圍的窪地有的是,更重要的是水源充足,近的地方可以直接從河里注水,遠的地方便要挖渠引水了.

不過這次卻不再用她和娘,二姨娘出力,因為手里有了銀子.

沿江屯秋收後人手有的是,聽說有銀子掙,哪家都能派出一兩個人手.

就這樣整個沿江西屯幾乎都被她帶動起來,按照香徠的指派,在無人耕種的窪地荒灘上勞作著.

香徠計劃明年要種五十畝水稻,五十畝的稻田全都用人力開墾可是一項大工程,估計今年秋天不可能全部完成,剩下一部分只能等明春天化凍後繼續開墾耕.不過好在沿江西村的人都很勤勞,只要有銀子掙便有人願意來,相信到時候也不難雇到人手.

在她帶著沿江西屯的人干得熱火朝天的時候,隆盛錢莊的掌櫃已經把她的稻子送往王都,隨同稻子回去的還有幾個身份不明的人.

十幾天後到達王都兆陽城.

駱謹行在自己的府阺親自接收了這批稻谷.

他一邊捏著那顆粒飽滿的稻谷一邊聽隨同回來的人稟報沈香徠詳細情況.

只聽那探子頭目說道:"沈香徠父親沈萬祿,幼時被賣與人為奴,主家不明,沈香徠母親姓氏不明,隨沈萬祿回鄉時便已經懷上沈香徠,此婦人精通琴棋詩書,來曆頗為可疑,沈香徠自小受教于母親,父親去世前性格懦弱,不精農事,在沈萬祿去世幾個月後突然性情大變,據說這種現象是某次從房上摔下後發生的……"

這探子足足講了有一柱香的時候,事無巨細,把他打聽到所有關于沈香徠的事情都稟報了一遍,甚至連香徠性格改變之後吃飯的姿態有所改變都打聽來了.

若是沈香徠聽到絕對會大吃一驚,因為有很多關于她的事是她自己都沒意識到的.

駱謹行耐心地聽完,皺著眉頭若有所思,不由低聲自語道:"抗摔了一跤,然後就會務農了,性子也變了,這還真是奇怪……"

說著又看向手中的稻谷,道:"只是變得好啊,若不變,我北遼能長出稻谷來麼……"

說著又問道:"還有沒有別的事了?"

那探子想了想遲疑道:"呃……我們在監視沈香徠的時候聽說前陣子沿江西村時常有生人出現,也曾經打聽過關于她的事情,不知道這算不算?"

駱謹行勾嘴笑了笑,道:"看來不只我,還有別人也對她有興趣呢!嗯……你們再去查一查,看能不能找出究竟是誰在打她的主意,這麼好個女子,可不能落到旁人手里去!"

探子領命退了下去.

與駱謹行寸步不離的徐麟道:"世子,你對這個沈香徠未免上過上心了吧."

駱謹行撚著手中的稻粒,道:"我是對我北遼的糧食上心,北遼本就氣候寒冷莊稼只能生一季,從前可以光明正大地向南遼要糧食,但以後情況不同了,若想有足夠的能力與南遼抗衡,沒有糧食怎麼行."

徐麟道:"倒也是,單是水稻這邊就被南遼卡得肉疼,想咱北遼的平常百姓又有幾家是吃過稻米的,這東西在北遼簡直珍珠一樣稀有!"

駱謹行輕輕伸手,攥成漏斗形,把稻粒細細地漏回袋中,道:"有了沈香徠,以後會有所有百姓都吃得起稻米的那一天……只是一定要讓她好好的,千萬不要出什麼意外."

徐麟道:"她一個種田的丫頭,能出什麼意外."

駱謹行背手走了兩步,道:"我總感覺那天晚上的刺客不對勁,剛才探子又說早就有人打聽過沈香徠,你說會不會是有人想對她不利呢?"

徐麟仍舊繃著一張臉,道:"不會吧,不過種個稻子,會得罪什麼人,還專程雇刺客來殺她?"

駱謹行道:"這我就不知道,不過還是預防著點兒,哪怕沒人想殺她,也該看著點她不要被別人拉攏去……"

說著轉頭看著徐麟,道:"對了,你不是說你弟弟功夫也很好麼,能不能想辦法把他送到沈香徠身邊去,一來可以保護沈香徠,再者預防有人搶先把沈香徠送到父王面前去邀功."

徐麟萬年不動的表情終于有了變化,驚訝地說道:"我弟弟!去保護她?我弟弟跟隨大將軍立下諸多戰功,馬上就要升作大將軍的副將了,怎麼能去保護一個鄉下丫頭!"

駱謹行過來拍拍他的肩膀,道:"沒事沒事,在哪里不都一樣立功,有我在,還怕將來沒有他的榮華富貴?再說,去沈香徠那里頂多是種種地,在軍中多危險,沒准哪天與南遼開戰,你就不怕他有個閃失?"

徐麟一臉的欲哭無淚,不過知道即便自己不答應,只消駱謹行和秦鎧一句話,弟弟還是逃不了去沈香徠身邊臥底的命運,無奈只得歎氣道:"唉,既然世子有命,我跟他說就是,只是大將軍那邊還要世子自己打招呼."

駱謹行滿意地笑道:"這個沒問題,我稍後給舅舅寫信."

……

香徠忙活著擴稻田的同時,桂芳和順子也成親了.

作為幕後的媒人,又是堂姐與發小成親,香徠不可能不露.

她本想很低調地送個親,吃了喜宴便回來,可是她現在已經是沿江屯的名人了,走到哪里都一群人和她打招呼.

沿江村東西兩屯距離不遠,兩村間的人也一直有往來,西村的人見到香徠熱情無比,可是東村的人看著香徠卻神情古怪.

香徠一開始以為西村的人能夠掙到自己的銀子,東村的人妒忌才會這樣,便沒當回事,喝完喜酒後和招待女客的人打了招呼便往回走.

辦喜事來的客人太多,順子自家招待不過來,便借了西院鄰居趙大家的院子一起操辦,香徠往家走路過趙大家的門前,見一群人坐在一起閑聊,等著開下一波喜宴.

她本來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可是卻見隨著自己走近,面向著自己的幾個人神情都有尷尬,楞眉愣眼的不再參與議論,只有前對著自己的幾人還在一邊哄笑一邊繼續說著什麼.

香徠搭眼細看,卻見背對著自己的幾個人中有一個是吳招娣,此時正在向另外幾個講得口沫橫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