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收買
陳掌櫃笑道:"姑娘可別忘了,我是見到過你摘下帽子的."

香徠這才想起,那天自己在院中見到他,確是已經摘下帽子了.

陳掌櫃又道:"姑娘這次來是想要點什麼?"

香徠道:"我想買兩匹馬."

陳掌櫃道:"好,你跟我來."

說著又推門向後院走去.

香徠知道馬匹車輛都在後院,便帶著順子,王二林,桂芳和秀芬一起進了後院.

香徠會來的消息郁子曦早就知道,此時聽齊興說香徠已經進了鋪子,他便從後院的住房內出來,爽朗地笑道:"香徠妹子來怎麼不來找我呢?"

香徠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想先買完馬匹再去和郁大哥打招呼."

郁子曦來到近前,道:"怎麼你要買馬?"

香徠道:"是啊,自家沒有牲口,做起農活太吃力,不如買兩匹養著."

郁子曦道:"嗯,說得也是……對了,你的稻谷可豐收了?"

香徠道:"是啊,這次來就是賣稻谷的……"

說著把手里的銀子袋向郁子曦示意了一下,道:"有了銀子才敢來郁大哥這兒,不然又要抄書了!"

郁子曦呵呵一笑,道:"買馬好說,稍後讓陳掌櫃給你挑兩匹好的,眼瞧著中午了,走,我請你們吃飯去!"

香徠忙道:"不不不,哪敢讓郁大哥破費,我們……我們還有其他事,我朋友和妹妹還有這位大叔有些東西要采辦,時間不夠用,我們買了馬立刻就走."

郁子曦道:"怎麼,你這是在跟我客氣?"

香徠道:"真不是客氣,只是時間很緊,你也看到了,我們來了這麼多人,要辦的事情太多."

郁子曦道:"那好吧,你說怎樣就怎樣……"

說話間馬廄邊的陳掌櫃道:"東家,馬挑好了,咱們有五匹不常用的馬,這兩匹是比較好的."

郁子曦和香徠一邊向他那里走一邊道:"不要從劣馬里選,從咱們用的好馬里挑兩匹,香徠妹子用馬,哪能用不好的!"

香徠心道:"可別,聽說好馬相當貴,可別再把自己的銀子都花在這上!"

于是連忙道:"不用挑好的,我只是買來做農活,用好馬可惜了!"

郁子曦道:"噯!無論做什麼,只要幫得上你的忙便是正用!"

說著兩人已經來到馬廄前,郁子曦看著陳掌櫃從里面牽出來兩匹好馬,接缰繩遞給香徠,道:"這兩匹馬我都騎過,腳力好又聽話,無論是趕路還是拉車都不行."

人家硬塞好馬過來,沒辦法香徠只得接過缰繩,問道:"既然這樣那就這兩匹吧,多少錢?"

郁子曦低頭注視著她,道:"你這算是在罵我麼,你替家父傳那一句遺言價抵萬金,這兩匹馬又算得了什麼,若再收你的錢,我還算是人麼!"

香徠從來沒覺得傳那一句話算什麼人情,因為她一直很難把面前的郁子曦和那個慘死在雪地中的老人想像成父子,直到現在郁子曦再次說起,她才意識到自己和二姨娘勉強也算給他爹收了尸的,這似乎……真是一份大恩呢!

可是即便這樣,她也沒想過白拿人家的東西,連忙把缰繩送向郁子曦手中,道:"不行不行,傳話只是順便而已,又豈能因此而收取你的好處."

郁子曦根本不抬手去接,道:"香徠妹子不放在心上,可是我卻不能不銘感五內,若你覺得不好意思,那便幫我辦另外一件事吧!"

香徠微微一愣,道:"什麼事?"

郁子曦壓低聲音道:"便是不要把那句話傳給任何人,永遠都埋在你心里."

香徠早就知道那話張揚不得,所以當初即便是與她一起發現斷手老人的二姨娘也不得而知,此時郁子曦直接說出來她倒不覺意外,道:"這個我知道,那句話于我便如同一件東西,在當日告訴郁大哥的時候便算是交傳出去了,從那時起便再不記得,郁大哥不必為此擔心……"

說著又把缰繩往回遞,道:"所以這根本不算件事情,郁大哥的馬我還是不能收."

郁子曦見她執意不肯收,無奈道:"唉,好吧,既然如此便收你銀子好了,我這里的劣馬是五千錢一匹,這兩匹比較好,便收你十五兩銀子一匹,兩匹馬三十兩."

香徠狐疑地看著他,想再問又信不,著,回頭問王二林,道:"王二叔,你家的馬是多少銀子買來的?"

王二林道:"我家的馬架子不好,買時又瘦,只花了四兩銀子!"

香徠一琢磨郁子曦要自己的價錢是王二林家馬的三倍還多,估計應該不算便宜了,便從銀子袋里數出三十兩銀子交給郁子曦,道:"若是這樣這兩匹馬我便買下了."

郁子曦笑呵呵道:"那好,既然香徠妹子帶逼著我不義氣,我也只能財黑了."

說著接過銀子交給陳掌櫃,陳掌櫃悄悄咂著嘴拿去下賬了.

香徠買完馬之後又和郁子曦客氣了幾句,然後帶著順子等四人出了茂升雜貨行.

出來之後把兩匹馬拴在王二林的車後邊,然後仍是秀芬和桂芳坐順子的車,她坐在王二林的車上,五人又奔集市去幫順子和桂芳購置辦喜事所需的物品.

王二林一邊趕著車向前走,一邊鬼頭鬼腦地笑,向香徠賣好道:"香丫頭,你可撿大便宜了知道嗎?"

香徠一看他的神情就明白了,道:"王二叔你是說那兩匹馬不止值三十兩銀子?"

王二林一邊揚鞭趕車一邊道:"當然不只值三十兩了!你拿他們的馬和我家馬比比,高出一頭長出一截不說,胸寬蹄大,身架子挺實,毛管锃亮膘頭十足,估計就在整個松甯都是數得上的好馬,三十兩,我看搞不好都值三百兩!"

香徠一陣訝異,對于馬這個東西,她只能看出個頭大小,胖瘦不同,別的都不了解,沒想到價錢竟會差上這麼多.

可是現在再想也晚了,難道還能再牽回去退給郁子曦?那可真是瞧不起人家了.

沒辦法她也只能認了,大不了以後再想辦法還這個人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