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收錢嘍
騾子和馬的腳程快多了,七袋稻子分兩車又很輕快,趕到二道集時天還大亮著,眾人算了一下時間,覺得快點走的還能趕在著城門之前到松甯,于是便沒在二道集歇腳,直奔松甯而去.

王二林和順子把握的速度剛剛好,到松甯北門的時候距關城門還有一會兒,五人兩車順利地進了城.

這個時候不可能直接把稻子送到隆盛錢莊去,五個人便先找了客店住下.

香徠擔心有人打稻子的主意,特意大聲交待店家道:"老板,讓小二把那幾袋高粱蓋好,別想夜里下雨淋著."

高粱口感差,是所有糧食里最不值錢的,知道她車上拉的是高粱,誰都不會有興趣多看兩眼,更別說去偷了.

掌櫃聞言招呼小二拿油苫布給蓋了,香徠這才和桂芳,秀芬去了自己的客房,而王二林和順子則住在相鄰的另一間.

第二天一早香徠起來去看那兩車稻子,見果然都好好地放在那里,連苫布都沒有人動過一下,這才完全放心,回屋和眾人一起吃了早飯.

飯後香徠沒立刻就去找隆盛錢莊,而是先自己出去,再次來到恒旺米行打聽稻子的價格.

她和駱謹行約定的是隨行就勢,年前恒旺米行的價格是三百文一斤,可誰又知道現在掉沒掉呢,若外地稻谷大量進來,那價格肯定直線往下滑,自己再去隆盛錢莊要三百文一斤還不經被人打出來.

可是她這一打聽,卻聽伙計說現在稻谷漲到三百五十文一斤了.

這次她打聽的伙計脾氣比較好,連原因也一並告訴了她,說是南遼向邊境上派駐了大量軍隊,稻子連偷運都運不過來了,而高麗那邊不只奉南遼之命斷絕與北遼的往來,更要命的是今年大旱,產的糧食夠本國百姓吃就不錯了,也沒有多余的往這邊賣.

香徠兩眼一陣發直,好家伙,稻子這種平常的東西,在北遼竟然變得珍珠一樣稀少了,真是,莫非老天爺有意在成全自己?

她一邊暗自唏噓一邊出了恒旺米行再去打聽隆盛錢莊的位置,打聽好後回到客棧,讓王二林和順子套上車,把稻子運到離客棧最近的一家隆盛錢莊.

她按駱謹行所說直接找到這家錢莊的掌櫃,也沒報駱謹行的名字,只說:"我是來給你們東家送稻谷的."那老板便殷勤地把她帶到後院.

順子和王二林幫著兩個伙計一起過稱,七袋稻子一共一千二百四十斤.

在過稱的時候,掌櫃便派伙計出去打聽價格了,過完稱沒用香徠問,他便說道:"我們東家交待了,無論你送來多少稻谷,都按比市面上高出兩成的價格給你算,現在恒旺米行的稻谷是三百五十文一斤,高出兩成是四百二十文,那麼我應該付給你一千零四十一兩六錢銀子."

香徠聞聽連忙擺手,道:"不不不,太多了!那是市面上零賣的價格,你們東家一次買我這麼多稻了,價格非但不用漲,還應該便宜一些,就按春天時的價格就好,每斤三百文,你付我七百四十四兩銀子就好!"

這掌櫃沉吟了一下,道:"好吧,若姑娘執意如此,那便依姑娘的意思好了."

說著叫人稱了足稱的銀子,又細細地寫了一張單子,上面標明多少斤稻谷,什麼價格,什麼時間送來的,然後自己在上面畫了押,又讓香徠確認之後寫上名字,說是要給駱謹行看的.

香徠用毛筆歪歪扭扭地把名字寫上,掌櫃沒覺得如何,可是在旁邊看著的桂芳和秀芬卻一陣吃驚,桂芳老成一些,沒有立刻問,可是秀芬卻驚訝地叫道:"啊!香徠,你的字怎麼寫成這樣了?!"

她們三個都是香徠教的寫字,從前數沈香徠寫得好,可是今天香徠卻連拿筆的姿勢都不對,這兩個人實在不能不驚訝.

香徠沒辦法只好胡亂搪塞道:"這幾天干活抻到筋了,整個胳膊都疼,實在寫不好!"

這兩人信以為真,便忽略過去.

銀莊掌櫃辦事相當痛快,寫好字據後便把銀子交到香徠手中.

七百多兩銀子,足足七十多斤,香徠抱在懷里趔趔斜斜,看著銀莊掌櫃道:"您這怎麼都給我現銀啊,倒是給我弄兩張銀票啊!"

掌櫃見狀笑道:"我以為姑娘家那邊沒銀莊兌,花著不方便,便都來現銀了,你要銀票也行,我這就讓人換."

香徠想想掌櫃說得也有理,距沿江屯最近的銀莊也要在二道集,若都換成銀票是不方便,于是說道:"嗯,那掌櫃你就給我換五百銀票,其余的來現銀好了,不過也要小銀錠子的,大的我也不好花."

掌櫃很好脾氣地讓伙計照辦.

換過之後,五百兩銀票折好揣在懷里,剩下那二百多兩銀子,香徠拿著總算不太吃力了.

出了隆盛銀莊,幾個人的目光都忍不住往香徠身上看.

盡管這幾個人忍了又忍,可還是忍不住羨慕又嫉妒,自己想都不敢想的數目,人家一個小姑娘種了一年田就掙來了,不光順子,桂芳,秀芬幾個年紀小的,就連王二林也直流哈喇子.

香徠見狀笑道:"你們就別看了,我的錢來得快去得也快,我這就打算去花點,走,幫我看看去!"

說著她指著路讓王二林和順子趕車過去.

幾個在城里穿來穿去,來到茂升雜貨行門前停下了車.

香徠從車下跳下,拎起銀子袋帶著幾人進到雜貨行里面,找到一個伙計道:"我來買馬的,你們誰帶我去看?"

她上次來是一身男孩裝扮,雖然後來伙計們知道她是個女子,但畢竟沒見過她女裝模樣,沒能認出她,只是懷疑地看她,道:"我們的馬究竟哪個是留著自己用的,哪個是要賣的我也不知道,恐怕你得找掌櫃去."

香徠正要問掌櫃在哪兒,卻聽斜對面的櫃台後面有人驚訝道:"喲,這不是香徠姑娘麼,你又回來了?"

香徠尋聲望去,見正是那天把大昌帶到這里找自己的陳掌櫃,連忙快步上前,道:"陳掌櫃,你還能認出我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