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雨天留客
香徠見駱謹行仍然不信,道:"原本是不可以的,但是我舍棄了南方的直播法,提前在曖棚里育苗,待到氣候適合稻谷生長之時再將它移栽出來,這樣就大大縮短了它的生長周期,可以趕在霜期到來之前成熟了."

駱謹行聽了連連點頭,道:"真是個聰明的方法,只是這樣種出來的稻谷品質如何呢?"

香徠笑道:"咱北方的水土好,冷暖變化大,種出來的莊稼口感要比南方的好!你若不信的話過些日子可以再來,看你像個富貴人,也不差那點銀子,買點米回去嘗嘗不就知道了!"

她一邊說一邊想著:讓你揪我稻子,讓你那老仆人張狂,這回非得叫你破費點銀子不可!

聽她這樣說,駱謹行突然站起身來,拍拍手上的灰屑道:"過些日子我不會再來的,我也不會買'點’米……"

香徠見狀驚訝地站起身來,心道:這病秧子可真是說變就變,前一刻還說得好好的,這一提到銀子,立刻就變臉了!這拿錢當命的模樣簡直可以與自己那個大伯母張氏媲美!

可是待她聽到駱謹行的後半截話卻又轉愕為喜.

只聽駱謹行道:"……我也不會買'點’米,我要把你所有的稻谷都買走,我北遼既然可以產稻,又何必去吃那偷偷摸摸從南遼運過來的稻谷!"

沈香徠沒想到隨隨便便說幾句話,便將整片地的稻子都賣出去了,她驚訝地問道:"你……說得可是真的?你知道這些稻子要多少錢?"

駱謹行沒說話,安廣又在後面輕蔑地說道:"就你這點稻子,在……嘶,少爺眼里連根頭絲都算不,能親自張口告訴你買下是抬舉你!"

香徠也打心眼里看不上這個陰陽怪氣的老仆人,也鄙夷地斜了一眼他,道:"哼,你想買,我還不想買呢,你當有錢了不起啊!"

駱謹行見二人爭執又回頭重重地瞪了安廣一眼,轉回頭來道:"姑娘不要和他一般見識,我是真心誠意在買你的稻谷."

其實沈香徠這麼說也不是全與安廣嘔氣,因為她的稻子也確定不能全買,她想著把稻子賣出明天耕種的錢就可以,其余的全都留做稻種,只種這三畝田距離她的遠大目標可差得遠呢.所以之前高興了一下後又立刻意識到不行,打算回絕了之後自己再去找銷路.

可是看著駱謹行認真的樣子,她又不好意思就這樣把人哄走,只好如實說道:"其實我的稻子沒打算全賣,我想明年多種些,若是我的錢財夠用,這三畝田的稻谷全留做種子都不嫌多."

駱謹行聞言略微思索了一下,道:"那不如這樣吧,若明年的不行,我便定下你後年的,現在這三畝田的稻谷,你想留下多少做種子都行,種田銀子不夠便來找我,想用多少都有!"

沈香徠更加驚訝,竟然有這樣天上掉餡餅的好事,難不成是個陷阱?

想到這里她連忙擺手道:"不用不用,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只不過我是個喜歡量力而行的人,能做得來的事便自己做,做不來的沒必要強求."

駱謹行笑道:"那你便是要賣掉一部分稻谷嘍?"

香徠點頭道:"是的."

駱謹行道:"那便這樣說定了,你除去留做種子的稻谷,其余的都買給我,我按照市面上高兩成的價格給你."

沈香徠搞不懂這個病秧子為什麼一定要買自己的稻子,不過給這價格可太高了,因為市面上稻谷的價格可都是恒旺米行的價格,茂升雜貨行的米不知什麼原因,沒有正大光明地在市面上出售.

既然人家誠心想買自己沒有不賣的道理,只是卻不能昧著良心要那麼高的價格,于是道:"嗯,好吧,那就賣給你,只是你給的價格太高,到時候隨行就勢就可以,不用多出兩成."

駱謹行起先只把香徠當做一般十四五歲的小姑娘,帶了些哄她玩的意思,卻沒想到這小姑娘辦事還挺穩重的,即不願貪人便宜也要自己吃虧,因此更對香徠多了幾分好感,道:"好,那待到秋收之後你將稻谷運送到松甯城內的隆盛錢莊就可以,他們自會給我送去."

香徠心道原來是開錢莊的,難怪說話那麼大口氣.

她邊想邊問道:"可是隆盛錢莊不會只有一家吧,我要送到那家去?"

駱謹行道:"隨便哪一家都行,我會交待下去的……"

說著話一陣冷風吹過,他竟然掩口咳嗽起來.

安廣看了看天,道:"喲,怎麼說著說著就陰了,好像要下雨,少爺,咱們快回去吧!"

駱謹行點了點頭,又朝香徠道:"說好了,你的稻谷一定要賣給我,不論價格怎麼變動我都會要,不准賣給別人!"

香徠忽然覺得這個病秧子還挺可愛的,回道:"嗯,一定給你,別人刀架脖子我也不會賣的!"

駱謹行這才放心地和安廣徐麟一起向村外走,可是走了幾步雨點便掉了下來.

徐麟低聲道:"不行啊,世子,我們不能回去,江上起風了,這又是風又是雨的,劃船太危險!"

駱謹行聞言停下腳步抬頭看天,躊躇道:"要不……我們暫時先留下?"

安廣看看徐麟,徐麟看看安廣,然後收回目光一本正經地看向前方,那意思很明顯,吃喝住行這種事不歸我管,你看著安排.

安廣見雨點越落越密,三人出來連把傘都沒帶,讓世子淋雨可是他失職,沒辦法他只好厚著臉回頭向香徠走來,到近前陪著笑臉道:"那個……姑娘,這眼瞅著雨要下大,我們無處躲雨,不知可否去你家暫避?"

沈香徠心中暗笑,讓你剛剛跟我逞威風,這下求我都沒底氣吧!

不過看在駱謹行的面子上她也不會跟安廣計較的,拔出身邊的鐵鏟,道:"好,跟我來吧."

說著又回頭招呼天徠,道:"天徠,下雨了,別玩了,快點回家!"

然後提著鐵鏟帶著駱謹行三人快步繞過村邊向家中走去.

------題外話------

隆重推薦好友魔藍的大作:《坑個王爺去采藥》

輕松歡快的玄幻寵文,有興趣的親童鞋去戳戳,一定不會失望的.~\(≧▽≦)/~

簡介:"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四海無閑人,王爺賴上門."

方諾穿越成"百草山"上的種藥女,還偷看了祖師爺的"千方典",看也就看了,偏偏她還學會了…

她能說是因為師父嫉妒自己才學比他高才罰她到後山思過嗎?思過也不錯,"不言泉"邊上每天都有個美男喝茶,她不介意兩人眉目傳情一下.

一不小心自主研發的新藥救了瘟疫中的百姓,師父反而將她趕下山去,還說這是磨礪?磨礪的代名詞是不是和美男雙雙私奔?

原來此"獸王"就是彼"壽王",後山上毛手毛腳的情獸還真成了王爺,堵在山下擺出"一"字長蛇的迎親隊伍,她上轎還是逃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