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招來個男人
時間拉回來一點.

在沈香徠忙活著桂芳親事的時候,松甯縣的茂升雜貨行里,齊興已經又一次回來向郁子曦稟報.

"二爺,我們的人混進金礦去看了一眼,沒有發現崔把頭在蹤影,後來我們在金礦周圍查找,發現了一些散開的人骨,拼湊之後發現這具人骨的雙手被斬斷了,而且這具人骨死的時間不是很久估計只有幾個月,而且從牙齒上看年紀也已經不小了,不知道是不是崔把頭."

"手斷了,死了不到一年,年紀不小……"

郁子曦重複著他的話,思忖道:"多數是崔把頭,看來他是做事不夠謹慎,被人發現別有目的了!"

齊興道:"那怎麼辦,進入金礦的暗線只有他一個,他要是死了,這次的事就泡湯了!"

郁子曦歎氣道:"唉,在這里等了這麼久,難道要白忙活一場……不行,你們再去金礦周圍找找,尤其是發現他骨頭的地方,沒准他死前會留下線索."

"是,二爺."

齊興答應一聲轉身出去.

幾天之後他急匆匆地趕了回來,再次郁子曦稟報道:"二爺,我們發現一件事情很奇怪."

郁子曦道:"什麼事,可是與崔把頭有關?"

齊興不確定道:"可能……有關!"

郁子曦道:"有關就有關,無關就無關,什麼叫可能?"

齊興有點畏怯道:"二爺,是這樣的,我們奉命在金礦附近查找線索,我閑著沒事就,就又去沿江西屯沈香徠那里看了一眼……"

郁子曦皺眉道:"你放著正事不做,又去看她作什麼?"

齊興干笑一下,道:"其實也不是看她,就是覺得那片稻田親切,看著又想起我老家來……"

郁子曦繃著臉道:"說正事!"

"哎,說正事……"齊興應承著說道:"我在沈香衣徠家大門上看到你和崔把頭約定的發現重要消息的暗記,只是不知道是湊巧還是她們真和崔把頭有關!"

"哦?!"

郁子曦一聽立刻警醒起來,他和崔把頭約定的暗記雖然只是平常東西,可卻不容易剛好湊巧出來,于是他再次問道:"果然是我們的暗記?看起來像是湊巧還是故意做的?"

齊興道:"據我看不像是湊巧,三個叉的楊樹枝折得規規整整,那系著的紅布條也像是故意從衣服上撕下來的,就明晃晃綁在她家大門上,上下左右都沒什麼遮攔,絕對不會有其他用途."

郁子曦想了一陣子,道:"去年冬天她可是一直在打獵,難道真的遇見過崔把頭?快,你們再去好好查查!"

齊興為難道:"可是……二爺,崔把頭的重要消息是只有你一個人能知道的,我們怎麼問呢?"

郁子曦遲疑了一下,道:"好,我親自去!"

就這樣他才會出現在香徠家的院子里.

他來到之後已經向香徠娘和二姨娘打聽過那門上樹枝的事情.

這兩人不知道樹枝是暗記,告訴他那只是小孩子綁著玩的,沒什麼特殊的用意,可是郁子曦不甘心,知道樹枝是香徠綁的,便要找香徠問個清楚,可是還沒等他出去,香徠卻已經回來了.

香徠見郁子曦出現在自家院中很是驚訝,她離開茂升雜貨行後以為即便以後會和郁子曦見面也是在松甯縣,沒想到他竟然會跑到自己家里來.

郁子曦回過頭來,看著香徠一臉驚訝的表情,道:"怎麼,香徠妹子不歡迎我來?"

香徠回過神來,連忙笑了一下,道:"哪里,只是沒想到像郁大哥這樣的貴人能光臨我家."

郁子曦又是一笑,自嘲道:"你看我哪里貴人了."

香徠娘見二人如此說話,道:"怎麼香兒和這位貴客認識?"

香徠道:"是啊,娘,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茂升雜貨行的東家,郁子曦郁大哥,就是他賣給我稻種的."

香徠娘恍然道:"我說怎麼突然有生人上門呢,原來是香兒的友人,剛才失禮了,快請進屋坐!"

郁子曦連忙擺手道:"不了不了,我還有事,稍後就要離開……"

幾人在院子里說話,剛好東院的吳招娣扭出來上茅房,聽到聲音向香徠家看去,卻院中竟然站著個陌生男人,她立刻豎著耳朵聽起聲兒來.

郁子曦與香徠娘客氣了一下,轉頭朝香徠道:"香徠妹子,我有點事想向你打聽,方便陪我走走嗎?"

香徠略微遲疑了一下,點頭道:"好啊,去哪里呢?"

郁子曦道:"就去你的稻田邊上走走吧."

香徠稍顯尷尬,道:"好,那我就陪郁大哥走走."

說著二人向外走去,香徠娘也沒有阻攔的意思,她雖然性格軟弱,但卻會給女兒足夠的自由.

東院的吳招娣見狀賊一樣鑽回屋去,拽起正給家寶編蟈蟈籠子的大昌道:"快看,香徠招了個男人回來,倆人正要出去呢!"

大昌不情不願地被她扯出來,看著郁子曦的背影越看越疑惑,在香徠和郁子曦出門時看到郁子曦的側臉,忽然道:"喲,怎麼是他!"

吳招娣忙問:"這是誰呀,你認識?"

沈大昌道:"可不認識,這就是茂升雜貨行的那個東家,香徠就是給他抄書換稻種的."

吳招娣的眼睛頓時瞪得溜圓,神情驚愕到不能再驚愕,下意識地嘀咕道:"嗬!竟然找到家來了,要說兩人沒一腿,鬼才信……"

大昌連忙推她,道:"我告訴你,可管住你的嘴,別出去胡說八道,不然香徠打到咱家不算,搞不好連你們老吳家大門都拆了!"

吳招娣沒吱聲,抽著鼻子不屑地哼了一聲,扭著屁股又奔茅房去了.

香徠和郁子曦繞過村邊到來稻田邊.

郁子曦蹲下向用手指捏著正在灌漿的稻穗頸輕輕搖晃,道:"原來你買我的稻子是這個用途!"

香徠不好意思地笑著,道:"是啊,這東西這麼貴,誰不想種啊!"

郁子曦道:"別人要種也要種得出來,到現為止,也只有你能讓這松花江邊生出稻子."

香徠沉默不語,不知道郁子曦說的要問自己點事情是不是與種稻有關.

郁子曦看出她的心思,笑道:"你放心,我來不是向你打聽怎麼種稻的,我是有別的事問你."

香徠道:"什麼事啊?"

郁子曦道:"我想問你,為什麼要在門上綁楊樹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