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找上門
秀芬娘見香徠回來,不好意思地擦了擦潮濕的眼睛,拉著香徠的手道:"唉,左看右看,我還是看香徠順眼,人樣子好看又能干……"說著又把目光轉向香徠娘,道:"關鍵是你娘通情達理,相處起來不用費心思,這結親的福啊,不只在找個好媳婦,好女婿,還在找個好親家,親家人好就能教出好孩子,兩家人就能和和氣氣的……"

香徠見她正和大伯家談著親事,卻這樣赤祼祼說著中意自己,若被桂芳知道實在不好,只能往回拉話,道:"瞧嬸子說的,桂芳姐可比我好多了,從小就比我能干,性子也比我爽利,順子哥和她可是天生一對呢!"

秀芬娘也意識到說錯話,收回手來說道:"是啊,其實我也挺喜歡秀芬的,只是你大伯母實在不好說話,要那麼多的禮錢,讓我到哪兒去弄!"

香徠打聽道:"我大伯母究竟朝你家要多少彩禮啊?"

秀芬娘皺著臉歎著道:"唉,起先要三百兩銀子,後來蔣二公好說歹說才降到二百兩!可是這二百兩也實在太多了,這整個沿江西屯,就大昌娶媳婦時花了一百五十兩,那還是你家給出的錢,再哪里聽說過誰家要這麼多彩禮的!"

二百兩!香徠咂摸了一下,自己打一冬天的獵才掙了三十五兩,那還是自己使用新招子效果好的原因,據說東屯的獵人打三冬也比不上自己的收入,更別說那些只指著種糧食賣錢的莊戶人了,二百兩銀子,只怕他們攢一輩子也攢不來.

想到這里她又問道:"你們只和我大伯母商量,沒找我大伯試試?"

香徠娘在一旁接話道:"怎麼沒有,要不是蔣二公當著你大伯的面說這事兒,你大伯和大伯母爭執了一通,恐怕三百兩銀子一個子兒都不能少呢!"

秀芬娘道:"是啊,要都像你大伯那麼厚道,我還愁啥,可是誰不知道他當不起家來,要不是他現在病了,你大伯母讓著他,順子和秀芬這事根本就不可能成."

香徠道:"這倒是,大伯病倒後大伯母的顧忌更多了,比如說……她很擔心沒人養老呢!"

秀芬娘微微愣神,抬眼看著她,道:"香徠說這話是……"

香徠道:"我這麼說當然是想給嬸子幫忙,俗說話一個女婿半個兒,順子哥娶了桂芳姐,將來還能眼看著大伯和大伯母沒人管不成?"

秀芬娘道:"可是聽說招娣這次回來之後比從前強從了,這都好久不吵了."

香徠道:"吵不吵只是表面上的,心什麼樣是不會變的,這不,前兩天和桂芳姐吵完之後又鬧起脾氣,每天只管吃飯睡覺,連家寶都不哄了,大伯母精明著呢,什麼事看不出來!"

秀芬娘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道:"香徠說得有理,我這就找蔣二公!"

說著起身便要往外走.

香徠連忙將她拉住,道:"嬸子,這樣的事還要蔣二公說什麼,你直接去找大伯母豈不顯得更有誠意,而且事情不張揚出去大伯母便免了彩禮錢,在外人面前還能顯擺一下她的大度,她不更高興."

秀芬娘聽完有些尷尬地說道:"香徠啊,你不知道,我,我一想到你大伯母就怵得慌,在她眼前總有點遞不上話來!"

香徠一臉怔愕地站在那兒,大伯母竟然有這等威風,她還真沒想到.

香徠娘見秀芬娘頭疼的樣子說道:"你若是不願一個人去,我可以陪你."

秀芬娘喜道:"那可真是太好了."

此時正是睡午著的時間,兩人便沒有立刻過去,秀芬娘先回家去和秀芬爹,順子說這事兒去了.

香徠吃過午飯後繼續去田里拔草,直到傍晚回屋,聽娘說她已經和秀芬娘去過東院了,秀芬娘好說歹說,她又幫著勸,張氏的態度總算不那麼堅決了,可是卻也沒有就此松口不要彩禮.

香徠估摸著即便張氏暫時轉不過彎來,時間長了總能想通,把閨女嫁到前街和在自己家沒多大區別,往後張氏和沈萬金老兩口子要是有點事,立刻就能回來,而且耿家一家都是實誠人,哪怕她們兩口子真落到要指著閨女養老,耿家也不會給他們臉色看.

事情果然如香徠所料.之後的幾天,桂芳,沈萬金,順子爹,順子娘合力勸說,甚至順子也到了沈家,當面向張氏保證,若她們到老日子不好過,他就和桂芳把張氏和沈成金接過去,像親兒子一樣孝順他們.

張氏架不住這麼多人的思想攻勢,終于打心里同意讓桂芳嫁給耿家,至于彩禮,雖然沒有全免,卻也從二百兩變成五十兩,耿家自家攢的即便不夠,向親朋好友籌一籌,估計拿著總不費勁了.

按照當地的習俗,桂芳和順子的婚禮定在秋收之後,在這期間張氏也不再干涉兩人見面.

至此香徠總算安下心來,桂芳和順子有情人終成眷屬,她還是很高興的.

桂芳和順子的事前後折騰了將近一個月,眼瞅著快進七月了,香徠算了算日子,自己來到這里已經整整一年了.這一年也算有些小的成果,最起碼自己這一家人不再用看人臉色過日子,而且自己還種植了一片聚寶盆一樣的稻田,這片稻田就是自己在這里過上美好生活的全部希望.

這些日子正好到了水稻揚花的關鍵時候,香徠也把注意力從桂芳和順子的親事上轉移到天氣上,每天在田里看水的同時也在祈求老天爺保佑,這些天一定要風和日麗的,千萬不要連雨誤了產量.

或許是老天爺真的聽到她的祈禱,這幾天果然豔陽高照,天氣好得不能再好.

香徠每天坐在田埂上守著,嗅著稻花的香氣想像豐收的景象,憧憬著以後怎樣讓娘和二姨,天徠過好日子.

可是穿越的日子注定不會平靜,這天傍晚她拎著鐵鏟從田里回家,一進院門便見娘和二姨都在院中站著,與她們一起的還有一個男子.

見到她回來,香徠娘道:"香兒回來得正好,這個人有事想要問你."

那人聞言轉身向她看來.

香徠看著他的面容驚訝地叫道:"啊!郁大哥,你怎麼會在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