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私定終身
香徠聽她說完眨了眨眼,心道原來是因為自家的稻田認識的,看來這事兒還真得管,不然豈不是間接害了桂芳?可是要管的話該怎麼管?不用想也知道,張氏一定是相中李家的錢了,想把桂芳買給人家!

張氏嫁到沈家後向來說一不二,更何況現在大伯病成這樣,眼睛耳朵都不拿事,更是連攔一下的人都沒,不然桂芳也不會找到這兒來.

她正想著,桂芳又道:"我本來想和爹說這事兒,讓爹說說娘,可是又怕爹再生氣,把他氣壞了,倒不如我去受罪了!"

香徠不由暗暗點頭,從前還真沒發現,原來桂芳比大昌長心多了,她說得沒錯,照大昌給恒遠田莊打短工時的模樣,大伯如果知道閨女要嫁到李永發家做小,沒准他會直接氣死.

在她還沒想出對策之時,香徠娘卻開口問道:"桂芳,那你又是怎麼想的?聽說那李旺財對偏房比對正室好,如果你只是怕在李家受欺負的話,估計他既然他相中了你,進門之後一定不會讓你吃虧的."

香徠沒想到娘會這麼說,奇怪地抬眼望著她.

桂芳支吾著回答道:"可是,我……我,即便他對我好,我也不想嫁給他,畢竟他都有兩個媳婦了,對我好也不會好一輩子."

香徠娘朝二姨娘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二姨娘有點發笑,道:"真的只是這樣?"

桂芳越發說不出話來,把頭低到了胸前,臉卻紅成了一團兒.

香徠娘看著她的樣子溫和地試探道:"這事……你有和順子說麼?"

桂芳驚訝地抬頭看著她,卻見她眼中滿滿都是善意,又慢慢地低下頭,道:"二嬸你知道了?"

香徠娘笑了笑,道:"我是猜的,不過你和順子真挺般配,年貌相當,又都是本分人家的孩子,嫁過去不用擔心雜七雜八的事情."

她這一說,桂芳反倒又哭起來了,道:"可是我娘不同意,說順子家窮,就算掙一輩子也掙不來李旺財家的禮錢!"

香徠這才算是知道,為什麼從前二姨說秀芬娘相中自己,娘的表情怪怪的,原來她早就知道這事兒了.

知道這些後她也得贊同秀芬的選擇,順子雖然長得黑點卻老實厚道,沒什麼讓人討厭的地方,家里說不上很富裕,但在沿江西屯卻也算中上人家,最重要的是他以後不可能再娶個二房,退一萬步說,就算有發跡的一天,娶了二房,桂芳也永遠都是大的,沒有偏房氣的理由,嫁給這樣的人對桂芳來說確實是比嫁給李旺財強多了.

想著她問桂芳道:"你和大伯母說這件事了?"

桂芳又紅著臉朝她點頭道:"嗯,吳得全沒走我就說了,可我娘把我給罵了,說讓我做夢也別想,十個耿順子也不抵一個李旺財!"

香徠聞言暗恨張氏一輩子也改不了那貪財的樣兒,竟然就要這麼活生生把閨女推進火坑.

可是畢竟那是秀芬的娘,再怎麼不好也不能當著她的面說出來,她只能皺眉道:"唉,這可不好辦,想必李旺財家給的彩禮不少,順子家肯定拿不出來,以大伯母的性格,見不到錢就什麼都成了."

秀芬連忙拉她的手,道:"香徠,你怎麼也說不好辦,我來找你就是知道你點子多,讓你幫我想辦法的,你一定要幫我,不然我後半輩子就完了!"

香徠這下可犯了難,按實說她是想幫秀芬的,畢竟秀芬對自己有幾分真正的姐妹情,作為沈香徠這世,同共就這麼幾個親近人.可是若要幫的話,又要怎樣才幫得了?張氏的為人她比誰都清楚,別看現在和自家好像又熱絡得不得了,可若不是她擔心老來無依,自己又出錢給大伯治病,那是做夢也別想她有這份心……呃~老來無依?要不從這上面做點文章?

想到這里她腦子飛快地轉動著說道:"其實……你和順子的事未必就沒希望,可是怎麼也要知道他家現在是什麼意思,若是順子爹娘不願意爭取,那可真就沒戲了."

桂芳又急又為難地說道:"可是,可是我怎麼知道他爹娘是啥意思,難道我還能自己去問麼?"

香徠道:"那順子是啥想法你總該知道吧?"

桂芳的臉再次紅透,羞怯地說道:"他,他說要娶我的!"

聽著她的話,香徠再次回憶起年三十那天秀芬娘看自己時的遺憾神情,琢磨著她應該也知道順子和桂芳的事了,不然不會那個樣子.

對于這些香徠娘心里更加有數,道:"這樣吧,我先去順子家探探他們的口風,然後回來再作商議."

秀芬連連點頭,道:"那二嬸你快去,不然一會兒我娘發現我過來就把我叫回去了."

"好,我這就去."

香徠娘應了一聲便出門了.

順子家與就在前街斜對面,三人看著香徠娘進了順子家大門,二姨娘,道:"你們姐倆先聊著,我到屋後去換天徠回來,天晚了,怕他被蚊子咬得受不了."

說完二姨娘也出去了,屋里只剩香徠和桂芳.

香徠趁機打聽了一下桂芳和順子是怎麼湊到一塊的.

原來沈萬金家南山的田與順子家挨著,兩人下田時總能看見,休息打尖的時候兩家人經常湊到一塊說說話,一來二去,兩人從眉目傳情到偷偷約會,悄悄來往已經有一年了.

香徠暗歎,這還真是東院的家風,但凡女子必都彪悍,從前看著桂芳不怎麼言語,可是真到有事時也會揪著大昌的衣領大罵,也張羅著打上吳家的門去教訓吳招娣,現在又自己決定著終身大事,也算是敢愛敢恨了.

兩人正說著話,吳招娣從東屋出來,扒著柵欄叫道:"桂芳,桂芳,咱娘叫你回來!"

香徠估摸著是她們看到娘去了順子家,猜到自家要幫著桂芳,這才要叫桂芳回去,于是轉眼看向桂芳.

桂芳聽到是吳招娣的聲音,起身推開窗戶,沒好氣道:"叫什麼,我和香徠玩會兒都不行!我又丟不了跑不掉的!"

說完重重推上窗戶,氣呼呼回到香徠身邊坐著.

自從吳招娣自己從吳家回到沈家,桂芳就沒給過她好臉色,這氣頭上當然更不會把她放在眼里.

吳招娣被桂芳嗆得鐵青著臉回了東屋,估計是向張氏"進讒言"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