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對死人的承諾
沈香徠不用想也知道,這必定又是吳招娣的主意.

當初分家的時候說得明白,各自要各自當時的房子,那麼現在沈大昌在兩家中間架柵欄是無可厚非的事情,香徠也說不出什麼.她看了兩眼便轉身回了自己家,想著隔開也好,省得再和吳招娣鬧心,大不了在菜園中間拆條路出來,把那里的柵欄拔了做大門.

可是她剛進屋沒多久,就聽張氏站在東屋門口吼大昌:"你那又作什麼,好好的院子,從中間隔開算咋回事兒?叫外人看了笑不笑話?!"

大昌回道:"娘,家寶害怕西屋的雞,招娣不放心讓他在院里玩,想架個柵子擋一下!"

家寶學步早,還沒到周歲就能蹣跚著到處走了,而且每次見到天徠就歡喜得不得了,香徠家四人也很喜歡這個小家伙.

張氏聽了他這不算理由的理由又道:"怕什麼怕,好歹也是個小子,還能讓幾只雞嚇著!"

沈萬金吃了香徠買回來的藥已經見強了,現在說話勉強能迸出一個半個字,胳膊也能抬起來了.張氏不知道是真心感激,還是想拉攏香徠想讓她再出錢給買藥,總之對香徠家的態度更好了,眼瞧著兒子要把兩家隔開,不管出于什麼目的,她也都不能答應.

大昌見娘不讓隔,垂頭喪氣地晃當著剛埋下去的柱子,要把它再拔出來.

在屋里哄著家寶玩的吳招娣見大昌被婆婆阻止,從屋里出來數落道:"不就架道柵子嘛,又犯啥說道了?小子怎麼啦,小子就不行怕雞了?那屋整那些個禍害人的活物你不管,我們架道柵子倒成事了!"

張氏抻著臉道:"孩子怕雞大人看著點不就行了,好好一個院子,打中間架道柵子算怎麼回事兒?你們沒看那柵子架到哪去了,你們還不讓人家一家人出門兒?"

大昌挖坑的時候就在為大門的事兒犯愁,現在見娘也這麼說,便朝吳招娣道:"娘說得對,這柵子還是別架了!"

吳招娣覺得自己這次有些道理,大聲嚷道:"哪遠哪近都不知道了,家寶不是你們親孫子,親兒子?胳膊肘往外拐向著別人,自己家孩子倒不當回事!"

香徠聽著院里的爭吵聲,心道:"這吳招娣剛安份了幾個月就又乍毛了,看這意思,搞不好又是一場大戰."

可是她這次卻想錯了,沈大昌見吳招娣又擺出從前那副嘴臉,抱著柱子朝她吼道:"你吵啥吵?爹剛好點,你是不是又想把他吵出病來?要吵回你們老吳家吵去!"

吳招娣當時就被他吼得沒聲了.從前吳招娣在沈家興風作浪,每次不是大昌陪著她就是張氏給她撐腰,現在這從前支持她的母子倆卻合伙對付她,吳招娣頓時沒了威風,站在那里左看看右看看,猛地一甩臉進屋抱著家寶抹眼淚去了.

香徠家幾口人倒不知道她哭不哭的,只是聽著那邊又為自家的事吵架也覺得鬧心.

香徠道:"娘,二姨,要不咱們把柵子架上吧,自己走自己的,省得和吳招娣鬧心."

香徠娘和二姨都點頭贊成,這兩年她們也實在被吳招娣鬧得太心煩了.

吃過午飯香徠讓娘去屋後看田,自己和二姨在院里架柵欄.

張氏在屋看見出來說道:"你瞅你們這是干啥,大昌媳婦想一出是一出,你們別和她一樣的."

二姨娘道:"沒事的大嫂,我家那幾只雞也是挺討厭的,到處又飛又跳,這園子里的菜也出來了,架個柵子擋擋省得它們跑你們園子里刨菜."

張氏連道:"沒事沒事,家里總有人,勤出來趕著就是了,你說用這東西把院子隔開,讓外人看了得咱想."

張氏對香徠家人態度變好,香徠也不願再刻意去翻從前的老帳,對她的態度也好多了,看她一臉為難的樣了說道:"架個柵子也沒啥,反正家分開了,遲早也是要隔開的,大不了在柵子中間留個小門,走起來還和從前一樣."

張氏見事情已經無法改變,又向中屋叫道:"大昌,快點出來,幫你二姨嬸和香徠一塊弄."

大昌從屋里出來,也跟兩人客氣了一陣子,見兩人主意已定,便也跟著動起手來.

三個人一下午便把柵欄弄好了,依照香徠的說法,在靠近屋子的方安了道可供一人行走的小門兒,方便兩家人走動.並且大昌還幫著兩人一起把西院菜園的柵欄拔開,給香徠家又開了一道院門.

就這樣兩家終于徹底分開了.

院子隔開之後吳招娣能找到茬兒的地方更少了,香徠四口過得平靜了許多.

眼看著屋後的稻苗長起來了,香徠的水量控制得好,田中的雜草全都被水悶住,偶爾鑽出幾棵也很容易拔掉.

在家里呆著沒什麼事兒,香徠想著去年大伯給留下的陳糧怕是不夠四口人堅持到秋天,便想去采些山菜回來晾曬,而且好久沒吃到肉了,再下幾套子弄點里味回來打牙祭.

可是這一想到上山,她忽悠一下想起一件事.

年前她和二姨娘在金礦外遇到的那個老頭,臨死前還囑托自己幫他傳信,當時自己可是一口答應了的,但是回來猶豫了幾天,結果過年事兒多,就給忘到腦後邊去了.

現在再次想起,香徠心里還明些犯嘀咕,到底要不要幫他傳這個話.

有心不管,可是人都說答應了死人的事一定要辦,不然他在地府魂魄會找上你.

前世的香徠不信這些,但是現在都已經穿越了,哪里還由得她不信.

可若真要傳這個信,香徠又擔心那老頭不是好人,和他兒子一起做壞事,那樣鐵定會惹麻煩.

為了這個香徠又猶豫了好久,最後還是拗不過自己的良心,想著誰讓當時自己不長腦子答應人家來著,答應了哪有反悔的道理,況且這麼長時間過去,或許那老頭的兒子找他找得不耐煩,早就離開這一帶了.

抱著這種僥幸的心理,她悄悄折了一根三個叉的楊樹枝,用紅布條綁在自己家七扭八歪的柵欄門上.

不過這事兒只有她自己知道,卻是一丁點也沒向娘和二姨娘透露,若那老頭的兒子真的找上門來,也只有自己與他打交道,省得萬一真有事兒連累到別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