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以書換稻
沈香徠正想著這世界是不是也有高麗國這回事,伙計已經抓了一把稻谷來給她看,道:"你看,這稻谷果粒飽滿,一個秕籽沒有,買回去自己舂,都能出到八成米,比買現成的米合算多了."

香徠心道什麼樣的稻子能出到八成米啊,這伙計說話玄了點,不過這是做買賣人的通病,沒必要與他細掰扯,于是問道:"那你們這稻谷多少錢一斤?"

伙計道:"這是我們東家弄來自己吃的,稍帶著賣點兒,也不多算你的,一百二十文一斤."

自己吃?香徠懷疑地想道:"這老板還真夠闊綽,費力弄來這麼貴的米,卻是為了自家吃!不過要說起來,他家這米價可真是便宜多了,就是按正常出米率算,也才合到一百五六十紋一斤,到于舂米的工錢,米貴到這個份上,工錢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

她這里正算計著,伙計又問道:"怎麼樣,小兄弟,相中這稻谷沒?"

香徠點頭道:"嗯,稻是好稻,只是……能不能再便宜點兒?"

她確實知道這稻價已經夠低了,可是即使是這樣她手里的銀子仍然不夠買到所需數量的稻種,不得以只好再講講價試試.

伙計聽她價,把手里的稻子灑回倉里,道:"這價都是我們東家定的,別說全松甯縣,就是整個北遼也是最低的,小兄弟要是誠心想買就別再講了,省得讓我們為難."

沈香徠知道再講下去搞不好也要弄得伙計翻臉,覺得自己是來搗亂的.

可是掂量著手里的七兩銀子,怎麼算計買來的稻種都不夠種三畝田的.

想來想去她無奈地問道:"小哥,我手里的銀子只夠買二十多斤的,可是我想買四十五斤,那個……你看能不能先賒我一部分,其他的等我有了錢立馬來還!"

她說完這話,伙計比聽她講價還生氣,道:"小兄弟你是誠心涮我怎麼地?還'先賒著,有錢再來還’我知道你什麼時候有錢啊?!你要一輩沒錢我給還啊?不認不識的,你覺得我能賒給你嗎?!"

香徠一想自己說的話確實有點像騙子,連忙改口道:"那用東西換行不行?"

伙計認定了她不是好人,一邊出糧他往外走一邊擺手道:"不換不換,趕緊走吧啊,我沒時間跟你閑扯."

香徠擔心錯過了這里就再也買不到了,連心拉他,道:"小哥別走,我真不是騙你,我用你們這兒沒有的東西跟你換還不行麼?"

伙計不耐煩地推她的手,道:"趕緊走,我們這兒是雜貨鋪不是當鋪,只收錢不收東西……"

兩人正拉扯著,後院的大門處走進來一人,此二十左右歲,一身平常人穿的粗布棉袍,個子不高不矮,身材不胖不瘦,一雙眼睛光芒內斂,口鼻端正,神態平和.

看到糧倉門口正在拉扯的二人揚聲問道:"怎麼回事兒啊,小三子,怎麼對客人呢?"

伙計聞言連忙向他跑來,到跟前點頭哈腰道:"喲,東家,您回來了!那個……這小孩兒跑這來胡鬧,錢不夠非要買稻谷,先頭硬賒著,我沒答應,他又磨磨嘰嘰的要用東西換,您說咱們這兒什麼都有,要她的東西有什麼用啊!"

這位東家聞言奇怪道:"哦?這麼急著要買稻谷,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用處……我來看看."

說著他便向沈香徠走來.

沈香徠聽到伙計的稱呼就知道了,原來這個看著不太起眼的年青人就是茂升雜貨行的東家.

在她印象里,古代的所有店鋪的東家都是油光滿面,肥頭大耳的,而且一定要上了點年歲,穿著團花綢緞袍,戴著瓜皮帽,搭眼看就一身市儈氣的,可是沒想到這茂升雜貨行的東家竟是這個模樣.

含而不露的一個年青人,淡化掉了這個年紀該有的明亮神采,沒有一絲浮躁與張揚,給人一踏實又穩重的感覺,讓人一眼看去就覺得心安.

香徠從他與伙計的對話中聽出他果然不是那種惟利是圖的商人,便安靜地站在那里看著他走過來.

這位東家走過來上下打量著香徠道:"這位小兄弟要買稻谷?"

香徠微顯尷尬地笑了一下,道:"是啊,只可惜沒帶夠錢,還差十幾斤的銀子."

這人也微笑了一下,完全沒有瞧不起的意思,溫和道:"若是錢不夠便少買些回去,以後錢夠了再來不遲,我們這稻谷常年有."

香徠道:"我家離這兒太遠,來一次不方便."

"哦."那人了然地點點頭,也沒問香徠為什麼非要買這麼貴稻谷不可,皺眉思索了一下,道:"你剛剛說要用東西換,不如說來聽聽,不過可有話在前,如果是沒有價值的,或是我們這兒有的,我沒可沒必要換."

香徠眼睛一亮,道:"我的東西你們這一定沒有,說到價值,若是遇到識貨的,價值絕對超過我要換的稻子."

"哦,拿來看看!"

這位東家也被她勾起了好奇心.

可是沈香徠卻為難道:"這個……我現在沒法給你看,因為它在這里."

她說著用手指了指太陽穴.

那人先是一愣,隨後曬笑道:"你的意思是說你的東西裝在腦子里!那麼,你的腦子里又裝了些什麼呢?"

香徠遲疑道:"書."

那人的笑意更濃了些,似乎覺得香徠很有趣,道:"書似乎不是什麼稀罕的東西,書肆到處都是,想買什麼找就是了,估計抵不過十幾斤稻米錢."

香徠忙道:"可我這是一份孤本,保證你在之前從未看到."

兩人說話的時候,那伙計還在一旁等著,聽到香徠一個"窮小子"說什麼書不書的越發不屑起來,凍得一邊呲牙一邊道:"東家,這小子說話沒准兒,您別和廢唾沫了."

年輕東家對他的話置若罔聞,繼續問香徠道:"書名是什麼?能否給我背兩句聽聽?"

香徠看有門兒,臉現喜色道:"我這是一本農書,名叫《農桑輯要》,內容涵蓋極廣,種植農物與飼養禽畜蟲蟻均有涉及,我便先給你念'麻’篇中的幾句:凡種麻,用白麻子.白麻子為雄麻,顏色雖白,齧破枯燥無膏潤者,秕子也,亦不中種……"

青輕東家起先聽著還不以為意,可是聽來聽去表情卻凝重起來,慢慢低下頭.

香徠正在努力回想著書中的內容,卻見他突然一回頭向對面的屋里走去,走前朝她招了招手.

香徠一時怔在那里,以為他對這些東西完全沒興趣,不願意再搭理自己.

可是一旁的伙計都朝她道:"快去呀,東家讓你去寫出來!"

沈香徠心頭一喜,快步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