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買藥
沈香徠打聽到松甯縣最有名的醫館名叫濟安堂,坐診的老少兩代韓先生醫術都極為高明,治愈過不少疑難雜症,據說王都有些達官貴人都來這里治病.

若在前世,沈香徠定然不相信這樣的吹噓,可這是古代,沒有虛假廣告與醫托這些行當,經營者們的名聲都是靠信譽積累起來的,既然所有人都說好,那便必然差不到哪去,于是她便在路人的指引下來到這里.

這家醫館若單看外表似乎沒有傳言中的那麼誇張,只是一家面闊三間的門臉,藍底金漆的牌子也已經很舊了,看樣子多少年不曾換過.

沈香徠推門走進屋去,只見屋內靠右的窗下擺著桌椅,一位五十來歲的先生在坐診,周圍或坐在站圍了不少人.

左側人少一些,卻是一片藥櫃,櫃台里一個伙計正在抓藥,櫃台外面的伙計見她進來這來招呼道:"小孩兒,你是要看病嗎?"

香徠道:"我是來打聽一下,這里的大夫出診嗎?"

伙計懷疑地看著她,道:"出診?去哪里啊?我們家先生出診近處少說也得一百兩銀子,遠處的話就要按天算了!"

香徠一聽立刻改了口風,道:"呃……那我給我娘和大伯問一下診."

伙計道:"那倒行,只是你帶銀子了嗎?"

香徠這下有了底氣,心道我不夠請先生出診的,還不夠問診的怎怎麼,于是挺胸道:"當然帶了."

伙計點頭道:"哦,那你等著吧,一會前面的看完就到你了."

說完便回到櫃台前去幫忙包藥.

香徠靠邊站著看那位大夫給人治病.

這位韓先生看病果然很仔細,望聞問切一樣都不能少,開過藥後又細心囑咐吃藥的方法和時間.

這讓沈香徠看著心里有了點底,最起碼這大夫是足夠負責的,管醫術好壞,總是拿病人當回事,于是她便耐心這里等著.

前面的病人陸續看完病,拿藥走人了.

終于輪到沈香徠,她坐在韓先生對面.

韓先生先掃了她一眼,之後又細看了一眼,眼神有點奇怪,問道:"你哪里不舒服?"

香徠道:"我沒事,我是來給娘和大伯問診的,我娘總是全身無力,吃不下東西,已經好久了."

韓先生皺眉道:"喲,這可不好辦,很多病症都會出現這種症狀,人不來實在沒法看."

香徠有些上火,不甘心來白來一趟,道:"我娘身體很瘦弱,大夫你能不能先給開點補藥什麼的吃著,等以後天暖了我再帶她來."

韓先生又看了看她,道:"你確定要補藥?若她果真是患病,吃補藥即貴且沒什麼效果."

香徠想著管有沒有毛病的,先補著總沒錯吧,便點頭道:"嗯,要."

韓先生搖了搖頭,提起筆來給她開了個方子.

香徠接到手里看了看,除了勉強認識上面的字,別的什麼也不懂,想了想又道:"大夫,我大伯急怒之下中風,現在全身都不能動,這個可不可以治."

韓先生道:"哦,你和我說一下詳細的症狀."

香徠把大伯發病前後的情形說了一下.

韓先生聽完同情地歎氣道:"唉,兒女不孝老來難……"

說著又提筆開方子,寫完方子後問香徠道:"你要幾付?"

香徠問道:"要多久才能吃好啊?"

韓先生道:"中風是頑疾,要見效的話怎麼也要三個月吧."

香徠算計了一下,三個月後天氣也暖了,沒准能帶娘來看病了,到時候大伯那若是見效了正好繼續買藥,于是道:"那就開三個月的."

韓先生在藥方上提筆標明後遞給香徠,道:"這張方子和你娘的藥一樣的服用方法,好了,到對面抓藥去吧."

香徠起身離開坐位,來到對面櫃台處抓藥.

給她抓藥的剛好是進門時接待她的那個伙計,這伙計接過藥方一看嚇了一跳,驚訝道:"你怎麼開這麼多,你帶夠錢了嗎?"

香徠進門時便被他一通盤問,現在又被他問銀子的事兒,覺得這伙計真是狗眼看人低,于是拍了拍腰間的銀子包,道:"帶夠了,抓你的藥吧."

同時想道:"這里一兩錢子可以換五百文錢,自己這三十五兩銀子等于一萬七千多文,買點草根樹皮做的中藥,有七千文撐死了,剩下的一萬錢的買稻種也用不了的用."

伙計看她說得篤定,便回頭去抓藥.

看著他一包又一包地抓藥,香徠也有些頭大了,娘和大伯,每個人三個月的藥,在櫃上台足足摞起半人高.

她從前世沒抓過中藥,沒想到場景竟然會這麼壯觀.

她在那里發著傻,伙計已經算完賬了,朝她道:"補氣養血藥是十四兩三錢,鎮肝熄風藥是十三兩七錢,一共是二十八兩銀子!"

香徠聽完倒吸了口中涼氣,心中暗叫:我的娘啊!二十八兩銀子!這合多少文了?一萬多啊!自己打了一冬的皮子,這一下就要光了!

伙計看她發呆,眼神有點不善,伸著手冷笑道:"小子,快點掏錢,現在我們藥都抓完了,你可別說你沒帶夠銀子!"

此時的香徠卻還在那想:怎麼辦了,要是買了藥可就剩七兩銀子了,還夠不夠買稻種?可是這藥也不能不買啊,按說給大伯買藥不是自己的事兒,但是和大昌一塊出來,自己只買了娘的藥沒買大伯的,大昌肯定會有想法,而且大伯鬧成現在這樣,多少也有自家的原因,怎麼好不管呢.

想這里她狠了狠心,暗道:還是買吧,總歸不是還剩下七兩銀子麼,就算稻子一百錢一斤,自己不過才買幾十斤種子,用不了多少錢.再說,大昌既然也想給大伯請大夫,那身上一定帶錢了,沒准一會他就把錢給自己了呢……

她邊想邊翻出腰間的銀子袋倒在櫃台上,一塊一塊地扒拉著數了起來.

伙計見她真拿出銀子來,訕訕地收回手和她一起數錢.

兩人確認無誤後香徠又叫伙計幫忙找了個布口袋,把那恐怖的一櫃台藥都裝了進去,苦力一樣把藥背起回集市上去找大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