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自找沒趣
她這一聲之後所有人都向她看來,吳得全見接話的正是沈香徠,眼睛瞪得越發滾圓,指著香徠道:"好哇!你這丫頭片子!氣病了沈老大,打了我家閨女,小小年紀啥事都敢做,你看我不報官來抓你,讓縣老爺狠狠掌你的嘴,治你的罪!"

沈香徠聞言更怒,眼睛狠狠地瞪著吳得全,一步步從東屋門口向他走來,咬著牙一字一字道:"好啊,有種你現在就去!讓官老爺們都聽聽你閨女都罵了大伯什麼,若我沈香徠一個人說人微言輕,說的話沒人信,那就請東西院鄰居來做個證,看看最後被治罪的誰!"

吳得全本以為沈香徠不過一個小丫頭,縱使牙尖嘴利一些,聽到自己要報官也會嚇怕,可卻沒想到香徠的底氣比他硬多了,反過來倒將了他一軍.

因為閨女而做賊心虛的吳得全在她雪亮目光的逼視下心慌起來,眼神漂移不定,沒敢再提報官的茬兒.

可是沈香徠卻沒打算就這樣放過他,繼續一邊往前一邊咄咄逼人地問道:"……我再問你,什麼叫'來路不明的東西’?你自個兒媳婦生下的孩子怎麼不叫來路不明?你這當爹的都這麼紅嘴白牙汙人名聲,難怪你閨女野狗一樣亂咬!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老鼠的兒子會打洞,沒好種種不出好苗……"

她盛怒之下嘴皮子也格外利索,一邊串的話出口都不容吳得全插言.

吳得全指著她哆嗦道:"你,你……"

不等他把話說出來,香徠的話又清晰快速出崩出來,道:"你什麼你?你閨女罵我大伯時比這難聽多了,氣病了我大伯還敢往我身上讬,你以為我沈香徠會被你嚇住?還說什麼老沈家容不下你閨女和大昌哥,你怎麼不說你閨女在老沈家作反了天?你一口一個讓他們到你家過日子,你威脅誰呢?你當誰傻子,看不出你那點心眼子?你不就是看自己沒兒子,想把閨女,姑爺弄去給你養老麼!好啊,有種你弄去,不過你可要想清楚,上門女婿可要算你家吳家的人,你老吳家要像娶媳婦一樣操辦,該有聘禮一樣都不能少,當初你閨女嫁進老沈家有的東西你也要照樣拿出一份來,可是之前的老沈家的東西卻是沒資格帶走一分的!"

氣得眼睛發紅的吳得全終于接上一句話來:"死丫頭你少拿錢卡我,你當我姓吳的出不起啊?我今個就把大昌娶我家去,你個死丫頭敢跟我叫號,我看你能不能給沈老大兩口子養老送終!"

沈香徠抱著胳膊一陣冷笑,道:"哼哼,我當然是不能,我過我家還有天徠,大昌哥嫁去你們家就不是老沈家的人了,天徠當侄子的養活沒兒子的大伯是應當應份的,大伯現在的家產在咱西屯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他們養老花不了用不完,相信照顧大伯得到這份家產,我家天徠也願意!"

說著沈香徠眨著眼睛向吳得全身後的沈大昌問道:"大昌哥,你覺得這樣應不應該?"

沈大昌支吾著說不出個所以來.

剛剛在吳家吳得全又是哄又是勸又是騙,不只說得大昌不再怪吳招娣,甚至真的生了到丈人家過日子的心,現在見沈香徠問到頭上,他竟不知要如何回答.

"你……"

吳得全被沈香徠說得再次語結,他是一提到錢就紅眼,當初想盡辦法把閨女嫁給大昌就為了沈家的家產,現在想把大昌弄到他家去,不只想給他養老,更做著美夢想讓大昌兩口子把東西也帶過去,可卻被香徠一番話給堵死了.

他巴著眼睛算了算,要真把沈大昌弄到自己家去,沒准真要按著沈香徠的路子走,那樣自己可就賠大發了,他頓時把話風一轉,瞪著眼道:"咋!我不過說幾句氣話,你個丫頭片子跟我呼呼啥?難道老沈家真輪到你當家了!"

"氣話?"沈香徠斜眼盯著他道:"你也有資格說氣話?你閨女胡攪蠻纏氣壞了大伯不說,你個作親家的連過來瞧一眼,說幾句安慰話都不能,竟然還趁著大伯病倒要搶了人家的兒子?自己不想想這一出一出的都算不算人出的事兒,竟然還好意思生氣!"

吳得全被香徠揭短揭得下不來台,沒底氣地干叫道:"我……我怎麼沒來看,我這不是來看親家了麼!"

香徠道:"你這是來瞧病人麼,你分明是來鬧事的!"

吳得全的氣勢被沈徠壓了下去,東屋門口的張氏也終于看明白了,就算自己再低三下四,有吳得全在,吳招娣也不會念自己半分好,這個兒媳婦,怕是自己真的指望不上了,心徹底涼透的她站在門口叫道:"大昌,回屋收拾收拾東西,跟你丈人去吧,以後改跟他家姓,我和你爹是死是活都不用你管了!"

之前沈大昌受吳家父女蒙騙,說什麼到吳家過日子,吳家的老兩口子也能幫著照顧父親,現在一看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兒,再被張氏這麼一攆他也後悔了,快步從吳得全身後跑過來,跪在張氏面前道:"娘,我不去,我養活你和我爹,我不去老吳家!"

張氏強忍著眼淚,道:"還是去吧,咱老沈家門戶小,裝不下你媳婦,再讓她沒完沒了地罵,就是逼著我和你爹去死啊!"

沈大昌打地上爬起來,轉身沖吳招娣喊道:"吳招娣,你是回我家還是回你家?你要回你娘家我不攔著,把家寶給我抱回來就行,以後愛跟誰跟誰,你要是在我家繼續過,就收起破馬張飛那出兒,俺是找媳婦過日子,不是給一家人找後媽!"

之前他剛到吳家的時候就吼了吳招娣幾句,結果被吳得全勸下來了,現在他徹底想通了,態度更加強硬起來.

自打成親以來他一直哄著吳招娣,現在冷不丁變了態度,吳招娣哪里接受得了,也沒回他一句,蹦腳抹著眼淚就往出跑.

沈大昌看著她發了好一會愣也沒再去追.

吳得全見閨女也被人家罵跑了,自己更沒得著便宜,便也訕不搭的出院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