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惹禍的魚
沈香徠帶著天徠放完河燈又在江邊站了一會兒.

她們雖然沒有看到對岸的駱謹行等人,可是卻見到遠處的燈火.

沈香徠聽人說起過,江的北岸只有十幾里可供人居住,再向北邊便是北遼王室的王陵,那里有駐軍守衛,閑雜人等不得靠近.

她雖然看出那邊的燈光比前些日子近了很多,但卻也沒有多想,過了一會兒便帶著天徠回家去了.

王陵附近的村莊極少,駱謹行的侍從位騎馬跑出去十多里才找到一個近江的小漁村.

侍從們不會駕船,連夜把村民折騰起來,幫他們搖著船來到江心,遠遠地等豐那只河燈飄下來.

待他們把那河燈截下從江中撈出之時已近子夜,駱謹行已經回到營地之中.

他的母親過世時正是在中元節這日,每年夏天他都會來王陵祭奠.

今夜太過思念母親久久未能睡下,安廣見河燈已經找回便捧著給他送了過來,駱謹行接過浸濕的河燈看了幾眼,淡淡道:"做得粗糙了些,不過點子挺有有趣的,趕明兒可以叫宮里的工匠做來玩玩."

說完把燈遞回給安廣,揮了揮手道:"扔了吧!"

安廣接過燈眨了眨眼,心道:"這小爺,輕飄飄一句話,便叫這麼多人費這麼大勁兒給撈來,現在又是輕飄飄一句話,便又讓扔了……可也是,這種粗陋的東西又怎麼能入了北遼世子的眼,還能指望他當寶貝供著不成?"

想著他便以又捧著出去,順手丟給一個小厮,重複駱謹行的話道:"扔了吧."

這小厮正是剛剛騎馬追燈的侍從之一,他親眼看到漁民們費了多大勁兒才把燈撈起,現在聽說讓扔掉,詫異道:"世子不是很想要這東西麼,怎麼這就扔了?"

安廣瞪著他道:"剛才是很想要,可是現在不想要了,怎麼,你還想管管?哼,也不看看你身上長了幾兩肉,小心被世子剔了喂狗!"

那小厮嚇得一咧嘴,連忙捧著河燈飛快地出去扔了.

沈香徠完全不知道在無意間與北遼王世子有了交集,依舊安靜地按照自己設定的軌跡生活,照常與母親,二姨和小小的天徠在那三畝荒田上揮灑著汗水,照常每日在張氏和吳招娣的冷言冷語里在一個院子里生活.而駱謹行祭奠完母親之後也從上游過江,回了北遼王都兆陽城.

轉眼到了秋天,大伯家的五畝田到了收割的時候,香徠家今年空田沒收成,香徠和二姨娘在香徠娘的勸說下去幫大伯家收田.

大伯家的五畝田種的都是高粱和苞谷,眾人把高粱穗和苞谷穗采收下來,再用小牛車一車一車運回家中,再剝皮脫粒……忙忙活活大半個秋天,結果一個米粒也沒撈到.

脫好粒的苞谷和高粱都在張氏和吳招娣的監視下,讓大伯和大昌搬進東院新建的糧倉里.

好歹的西院倉里剩下的陳糧在大伯的說和下沒被張氏和吳招娣再分走一份.

香徠看著自家倉里那為數不多的幾袋陳糧,心想道:看來一家人明年秋收之前就要靠著它活命了.

地收過後,乘著沒上凍,大昌又和村里有船的人家合伙去江里打漁,准備曬些魚干留作過冬時佐菜.

松花江里魚的種類繁多,大昌等人每天都有不小的收獲,不只曬了很多魚干,每天還有新鮮的魚來燉著吃.

魚香陣陣飄到西院,小天徠站在院子里直吞口水.

大伯看到這幕上了心,那天晚上大昌回來後大伯便提了條魚給香徠家送來.

香徠娘知道他給自家送魚不只張氏不樂意,恐怕吳招娣更會有想法,于是便叫香徠捉只雞送回去,還了大伯的人情.

秋天菜園里的菜都凋了,雞也長大了,當初的小雞棚圈不住,便被放到西邊的菜園里.

雖然為了防止雞飛出去,雞翅膀上的羽毛都被剪短,可是這東西腿太快,滿園子跑起來,香徠一時半會兒也捉不住.

二姨娘見狀也進了園子和她一起捉,可就在兩人攆得雞飛狗跳之時,卻聽中屋中爆發出劇烈的爭吵聲.

說是爭吵也不確切,因為只有吳招娣一個人叫得歇斯底里.

只聽她把門摔得咣咣直響,叫出那句香徠不用想也能知道的話:"這日子沒法過了……"

香徠聽著心中暗想道:"又來了,這女人一天到晚的鬧也不嫌累得慌……"

想著她加快了動作,想要快點捉只雞給送過去,省得吳招娣又喊又叫大伯上火.

可是偏偏這些小雞哪個也不願當了下飯菜,一個個玩命地連飛帶跑,累得香徠和二姨娘直摔跟頭也抓不住.

中屋里吳招娣的嘴可不容空兒,一連串的叫罵聲噴薄而出,且越罵越難聽,越罵越過份:"這日子沒法過了!弄點東西麻溜的就給人家送去,自己這一家子還沒養明白,還惦記著養別人的老婆孩子!幾十歲的人打這種主意,自己不怕被人笑話,我們還怕丟人呢……"

她前半段話是小心眼兒,後半段話就是糟踐人了.

在園中跑得氣喘籲籲的香徠當時就站住了.

這吳招娣平常因為利益的事說東道西的也就算了,今天居然說出這種話來,這不只侮辱了大伯,也是在往娘和二姨身上潑髒水.

不管別人忍不忍,沈香來是徹底惱了!

她一拍兩手上粘的雞毛轉身就去開菜園門.

這些天二姨娘也算品出了她的性子,知道這丫頭雖然平常看著與從前沒啥兩樣,與相處和睦的人有說有笑的,可是骨子里卻無端多出一股子倔勁兒,但凡她看不慣的便非要爭出個長短來不可.

吳招娣那邊一串話罵出來之後,二姨娘便盯著香徠的臉色,見她一雙丹鳳眼瞬間就瞪得滾圓,二姨娘就知道大事不好,連忙向前快跑幾步,抓住香徠的胳膊向後拖道:"香徠,可別鬧事啊,你個做小姑子的,和嫂子吵叫人笑話!"

香徠火道:"笑話?她吳招娣放這種屁都不怕人笑話,我還怕什麼!"

說著使勁推著二姨娘的手,道:"二姨你別攔我,再不教訓一下這個不知深淺的,她還真以為老沈家這兩房都沒人了呢!"

兩人正拉扯著,東屋里的沈萬金也坐不住了,即使他再老實也受不了被兒媳婦這麼汙辱,出來站在東屋門口朝中屋叫道:"大昌媳婦你說啥呢!不就一條魚嗎?大昌打回來那麼多,給你嬸子她們一條能缺多少?你犯得著這麼不干不淨地罵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