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門接兒媳
吳招娣又哭又鬧地走了,大昌在門口呆了會也轉身追了出去,剩下一屋子人傻了眼.

小家寶剛剛被他娘一通吼嚇傻了,直到這會兒才反過味兒,躺在張氏的懷里哇哇哭了起來.

張氏站起來一邊站在起搖晃著哄一邊罵起沈萬金來:"你個老杆子作死啊,你吼個啥吼?大昌去掙錢你也不讓,都說招娣生氣,老二死了咋拉,你拋家舍業的給他跑官司,也對得起他了!還想一家人給他守喪!這下好了,招娣走了,看她要是不回來你咋整!"

張氏跟沈萬金厲害了一輩子,偏偏讓吳招娣給鎮住了,人前人後的幫這惟一的兒媳婦說話,生怕到老了吳招娣把她踢出門去.

沈萬金坐在那兒也沒了聲音,按說他沒覺得自己錯,可是現在孩子哭大人叫,似乎都是他剛剛一通脾氣鬧的,再吵下去指不定鬧成什麼樣兒,便也只好忍著.

香徠娘實在坐不住了,覺得要不是因為自家的事兒也不會鬧成這樣,于是弱弱地說道:"大哥,大嫂,都是我們不好,要不我去吳家看看,把大昌媳婦勸回來吧!"

沈萬金心里對吳招娣還是有氣,犯著倔道:"弟妹不用往心里去,關你們什麼事兒,都是她兩口子沒志氣,誰的錢都好掙,就是仇人的錢不能掙,不然別說對不起二弟,就算是旁人也會瞧不起咱家!你們都歇著吧,他們倆想通了就會回來了!"

其實香徠娘也知道自己去了也是于事無補,但若什麼都不做也不是那麼回事兒,一時間坐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張氏哄了得全半天也不見好,反倒越哭聲越大,她越發有氣,氣呼呼道:"護著吧,護著吧,死了一個兄弟,反倒多出來四個祖宗!"

說完抱著家寶回屋去了.

沈萬金面色尷尬地看著香徠娘和天徠娘,道:"弟妹,二妹子,你嫂子向來嘴沒個輕重,這麼多年你們也知道,別和她一般見識!"

香徠娘道:"大哥言重了,我們哪會挑大搜的理,她也是心急才這麼說的."

沈萬金對于媳婦和兒媳婦也是無可奈何,告訴身旁的桂芳,道:"幫著你二嬸和二姨嬸把廚房收拾了."

說著便出去回了東屋.

估摸著他那邊剛進到東屋,張氏一陣隱約的罵聲便傳來,夾槍帶棒的,即罵著沈萬金又帶著香徠一家.

香徠娘默默地起身,道:"桂芳,你和香徠放豬去吧,我和你二姨嬸收拾就行了."

桂芳"哦"了一聲,拉著香徠出到院子,兩人把豬放出來趕到屋後,滿心沮喪地說話,聊的內容也都是家里的事兒.

畢竟桂芳也是張氏的閨女,即便對張氏極為不滿,香徠也不好在她面前多說什麼,只是嗯嗯啊啊地應付著.

直到兩人放飽了豬回到家,家寶的哭聲還是沒停.

張氏哄不好孩子,氣得又在罵沈萬金:"你個老不死的,都是你作的禍,招娣到這時候也不回來,孩子的嗓子都哭啞了,你說這回咋整?!"

香徠和桂芳靜悄悄地把豬趕進圈里,然後各自回各自的屋了.

香來剛進自己家屋子,還沒來得及和兩個娘說話,便見張氏抱著家寶向院外走去,走到院門處還朝屋里叫道:"沈萬金,你還裝什麼死,出來啊!不去把招娣接回來,你是不是想孫子哭死!"

過了會沈萬金慢騰騰地從屋里出來,跟著她一起向吳招娣娘家的方向走去.

香徠看著兩人的背影,道:"完了,這下大伯有得受的,看吳招娣那樣,她娘家人一定都不是好惹的!"

香徠娘嗔了她一眼,道:"香兒,招娣是你大嫂,怎麼能指名道姓的呢!"

香徠撇了撇嘴,道:"不過背後說說,又能怎麼."

香徠娘道:"你這樣天徠也一定會學去,難道你這當姐姐的想把弟弟教得沒大沒小!"

香徠心道:"古人真是封建,叫個名字也這麼多說道."

不過她嘴里卻還是老老實實答道:"哦,知道了."

香徠娘這才滿意地點頭,道:"你們在家呆著吧,我去吳家看看,招娣回娘家也是因為咱家的事稱,我們怎麼也不能不露面……"

香徠忍不住把她拉住,道:"娘,吳……大嫂嘴那麼損,你去了她指不定怎麼擠兌你呢!"

香徠知道閨女心疼自己,卻還是輕輕推開她的手,道:"沒事,娘只當她在說別人就是,不然你大伯一心為了咱們好,有事總不能讓他一個人扛著!"

香徠也知道是這個理兒,可就是不忍心讓這個"娘"送上門去被人敲打.

她站那兒發愣的工夫,香徠娘已經走出了屋子.

二姨娘見香來站在那兒悶頭不語,摸著懷里天徠朱上臉兒,遲疑著說道:"要不……我也去吧."

她拙嘴笨腮的,香徠知道她去也不過是多個陪娘受罵的,想了想道:"二姨還是在家看著天徠吧,我去看看."

二姨娘這幾天也覺得出來香徠的脾氣和從前兩樣兒,有些擔心道:"香徠啊,你可別惹什麼事兒啊!"

香徠邊向外走邊道:"放心吧二姨,有我娘在呢."

說歸說,她還是沒敢攆上香徠娘一起走,她擔心香徠娘也像二姨一樣怕自己惹事兒不讓自己去.

她跟在香徠娘後面來到吳家的時候天色已經大黑了,吳家的三間房里都點著燈,看樣子來了不少人.

遠遠的便聽見大一聲小一聲的有人在吵:"沈萬金,我看錯你了,以為你們家本分才把閨女嫁到你家,誰知道你個當公公的還能欺負到我閨女頭上!"

正在吵著的是個男人的聲音,看來是吳招娣的爹吳得全.

香徠暗想,看來吳招娣的厲害勁都是遺傳她老爸的,難怪娘擔心,就算是一對一,大伯也不是他這個親家公的對手!

她正胡思亂想著,香徠娘已經進了吳家的院子,可是她似乎也有些發怵,站在門猶豫著沒有立刻進去.

香徠見狀便也停在吳得全家大門邊上,沒立刻讓娘知道自己也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