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月之後
顧敏並沒有逗留,就要離去.殢殩獍曉沈老太爺這邊心情也大不好,更是感到悵然,所以也沒有執意挽留了.拜別了他,顧敏走出了書房.下樓的時候,她瞧見了沈母,以及剛剛下班歸來的沈父,還有陪伴在兩人身邊的沈清清.

"顧敏姐,留下來吃飯吧!"沈清清見了她高興呼喊.

"不了,我回去了."顧敏搖了搖頭,微笑著說.而後她頓了頓,又是開口,"叔叔,佩姨,還有清清,我和小澈的婚事,爺爺已經同意取消了.所以以後,我就不是小澈的未婚妻了.這件事情,也請告訴他一聲吧."

她這一句話出了口,三人都是震驚,完全不敢置信.

不待他們回神,顧敏已經禮貌道別轉身而去了.

顧敏這邊前腳剛走,沈澈後腳就驅車回來了.沈澈歸來之後,所聽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解除婚約的事情,他亦是愕然不已,一刹那恍惚後低聲問道,"你說什麼?"

"哥!顧敏姐剛剛來見過爺爺了,她說爺爺已經同意解除你們的婚事了!你還不快去勸勸顧敏姐啊!"沈清清不滿勸說,沈父則是恨鐵不成鋼,"你這個混賬,你就是要把人逼走才甘心!"

沈母心疼兒子,急忙開口,"哎,算了,是她自己提出來的,那就這樣吧!其實媽媽覺得,小敏她也是配不上你的,總是不聲不響的,太小家子氣了,我也不是很滿意!媽媽認識很多阿姨朋友,回頭讓他們給你介紹……"

"媽!"沈母的話還未說完,被沈澈打斷,他突然煩躁難耐,"爺爺呢?"

"爺爺在書房!"沈清清立刻回答.

沈澈隨即來到了書房,進去了之後,瞧見沈老太爺正坐在椅子里,一個人靜靜的沉思著什麼.沈澈走上前去,來到了他的面前,低聲呼喊,"爺爺."

"小澈,你坐吧,爺爺想跟你談談."沈老太爺這麼說著,沈澈便也聽從,在對面的椅子里入座,"剛才小敏來見過我,我想也應該全都知道了.我已經同意了,你們的婚事取消."

沈澈沉默頜首,沒有出聲,沈老太爺又是道,"我也知道這幾年來,你和那個女孩子一直都在一起.小澈,爺爺問你,你是真的有那麼喜歡她嗎?"

突然談及了自己的感情,沈澈也有些無所適從,默了下應道,"恩!"11XdT.

"喜歡一個人,爺爺管不了,也沒法管.可是小澈,你要知道,結婚並不是兩個人的事情,是兩個家庭的事情."

"我都知道."沈澈應聲,他抬眸道,"但是我覺得,一個人的出生背景,不能代表什麼.爺爺,如果您和宛瑜多接觸一些,我想您也會認可她的,她真的是很好的女孩子."

"我覺得她好或者不好,又能怎麼樣呢?你也只會聽你自己的不是嗎?"沈老太爺歎息,忽而凝眸問道,"那麼你覺得小敏呢,她難道不好嗎?"

沈澈眉頭一蹙,心里邊忽然一緊,他並不明白那是什麼,只是緩緩說道,"她……也很好,可是我已經有宛瑜了."

沈老太爺聽見他這麼說,半晌沒有再出聲,過了好久,他複又開口,卻是字斟句酌道,"好,既然這樣,那爺爺也不反對你和那個叫宛瑜的女孩子來往了.你辜負了小敏,讓她等了四年,我也罰你這接下來的四年時間里,不准和她結婚.如果四年後,你們還在一起,還是這樣不離不棄,爺爺就不反對了.這件事情,你知道就好了,但是不要告訴別人,包括你的那位林宛瑜."

沈澈詫異于他的寬容,有些欣喜,"好,我知道."

"但是小澈,我希望你將來不會後悔自己的決定,你錯失了多麼好的一個女孩子."緊接著,沈老太爺又是這麼幽幽一句,那目光深沉到不行,一下紮進了沈澈的心里.方才湧起的喜悅心情,突然被澆滅了一般,沈澈的心在這個時候有些空茫.

那份悵然若失,他不明白那是因為什麼.

……

每到周末的時候,家里邊總是會煮上好幾道菜,雖然是家常便飯,但也是一桌子熱氣騰騰的冒著香氣.外婆的呼喊聲響起,顧敏就從樓上下來了.外公在旁看著報紙,顧敏則是進去廚房,幫著外婆拿了碗筷出來.

菜都上齊了,外婆喊道,"別看報紙了,好了,來吃飯吧."

外婆一聲呼喊,外公擱了報紙也上了桌.

以往吃飯的時候,總是顧敏感到最快樂的時候.還有什麼能夠比這個時間,更讓她感覺到幸福.可是今日,她卻低著頭,一直都沒有怎麼出聲.外婆察覺出了她的不對勁,詫異詢問,"小敏,你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顧敏抿著唇,搖了搖頭,外公也是問,"哪里不舒服就要說!"

顧敏又是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方才面對沈爺爺的時候,她還能這樣泰然若定,可是面對他們的時候,她卻沒了勇氣.外公的脾氣上來了,又是喝了一聲,"你給我說話,到底怎麼了!"

握著筷子的手一緊,顧敏輕聲道,"剛才我去探望沈爺爺了……"她頓了頓,又是說道,"他同意我和小澈解除婚約了."

兩老一怔,而後外公怒道,"是你提出來的?"

"……是!"顧敏輕聲回答,外公更為憤怒了,"你怎麼能這麼做?"

"小敏,你是不是糊塗了?"外婆也是詫異詢問,外公更是直接將筷子拍在了桌子上,立刻喝道,"你現在就跟我去沈家,向他賠禮道歉!"

"沈爺爺他沒有怪我,他諒解我了!"顧敏急忙說.

"那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外公氣憤質問,顧敏咬著唇,悶聲說道,"外公,我不想再繼續這樣下去了,我不想做第三者,也根本算不上是第三者!我也不想和小澈結婚了!"

外公氣到一張臉通紅,外婆趕緊為他輕拍,他這才緩過氣來,卻是望著顧敏望了好久好久,半天他才擠出那麼一句來,"小的時候,明明問過你,長大了嫁給小澈好不好,你說好.怎麼現在,又不願意了?"

"小澈喜歡的人不是我,從來都不是!"

"那麼你呢?"外公蹙眉,顧敏微笑著輕聲回答,"我不喜歡他了."

外婆掉下淚來,外公也是怔怔出神,而顧敏的眼眶很紅很紅.半晌三人都無言,最後外公才懊惱著說,"早知道這樣,當年我就不裝病了,我讓你答應這門婚事做什麼……"

也就在當年,當沈老太爺提出婚事的時候,沈澈反對,而顧敏亦是不同意.外公卻在這個時候心髒病發進了醫院,醫生說已經有生命危險,可能隨時都會走.在那個時候,外公讓她應吮,只以為是臨終的最後心願,顧敏哪里能不肯,這才點了頭.

"外公,是我不好."顧敏喃喃一句,外公長歎了一口氣,最後卻是難忍內疚自責,不斷重複著,"我裝什麼病啊……"

"好了,這婚事散了就散了吧,以後我們家小敏,一定能找到一個更好的."外婆擦干眼淚,一邊安撫勸說,一邊給他們夾菜.

碗里多了一只醬油雞腿,顧敏低著頭,那眼淚就落進了碗里,"外公,外婆,我想一輩子都陪著你們."

※※※

三個月之後——

"叮咚叮咚!"門鈴按的又急又猛,將唐仁修驚動.打開門一瞧,卻見到外面站著唐默雨.她臉色蒼白,一雙眼睛卻是很紅很紅.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來.唐仁修心里一驚,一把摟過她,將她帶進了屋里.

"怎麼這麼涼?出去也不知道多穿幾件衣服?外邊這麼冷!"唐仁修立刻為她取來了毛毯,裹在了她的身上,又為她沖了杯熱牛奶.

唐默雨蜷縮成一團,將自己埋在沙發里邊.她的手中捧著牛奶杯,可她卻也不喝,只是這麼捧著,雙眼那樣空洞.從進來以後到現在,已經近二十分鍾了,她卻一句話也沒有說.

唐仁修點了支煙抽,陪著她靜—坐了一會兒,那張俊臉上沒了笑容,也不出聲詢問.直到一支煙燃到了盡頭,室內溫暖的溫度讓她蒼白的臉龐回暖,有了些許紅潤,他這才開了口,幽幽說道,"默雨,發生什麼事情了."

他剛一詢問,唐默雨的眼睛又通紅起來,她哽咽了一聲,沙啞說道,"哥,他要和我分手."

唐仁修想起了當日,那一天去接唐默雨的時候,見過那個男孩子.他並不想干涉她的感情生活,只是此刻瞧見她這樣傷心的模樣,這讓他感到陰霾,伴隨著煙霧吐出兩個字來,"原因?"

"他說他愛上了另外一個女孩子,他們很早以前就認識了,已經認識三年了,現在他要和她在一起,他還說要和她結婚……"唐默雨愴然欲泣,死死的捧著那只杯子,手指關節都泛青了.唐仁修沉默了下,只是問道,"你和他有沒有越界!"

唐默雨咬著唇,半天卻都沒有說話.

"是他強迫你的?"他的聲音很冷,目光更冷.

"沒有!他沒有強迫我!"唐默雨吼出聲來,"是我自願的!"

唐仁修卻是眼眸一厲,素來溫煦的他,在這個時候冷聲質問,"你之前的保證,是隨口說的?我對你說的話,你只當是耳旁風?唐默雨,你知不知道一個女孩子要懂得自愛!"

"我哪里不自愛!"唐默雨回吼了過去,赤紅了眼睛,"我又沒有交很多個男朋友,喜歡很多男孩子!我只喜歡他一個人啊!難道這樣也不行嗎?難道這樣也是一種錯嗎?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怎麼會控制的住自己!"

"哥,我早已經投降了……"唐默雨說著,她的眼淚就流了下來.

瞧見她的淚水,唐仁修心里一緊,他默默站起身來走到她身邊,一把將她摟在懷里.唐默雨無助地靠向了他的胸膛,依偎著他,仿佛找到了依靠,她的淚水浸濕了他的襯衣,那是黏濕的潮熱感覺,卻仿佛能灼燙他.

唐默雨無措地喃喃說,"哥,我真的很喜歡他,我很喜歡他,我不能沒有他,哥……"

她的喃喃哭訴,讓唐仁修眼中深沉一片.

……

四海公司——

"仁總,這是您要的東西."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敲門而入,將一份文件放下了.隨後,他就立刻退了出去.

指尖的煙放在唇邊銜著,唐仁修動手打開了文件.從文件袋里邊,滑出了數十張的照片.映入眼簾的第一張照片里,是那個剛毅俊朗的男人.他穿著大衣外套,一臉微笑的表情.這是一張單獨拍攝的單人照,並無其他.

照片里的男人,他是莫語謙,他的母親是莫氏家族當家人莫先生的妹妹,而他則是她的獨生子.定居澳大利亞,常年在國外生活,一直到升入大學.而今年之所以會在港城,是因為作為學校的交換生前來的.

又翻過一張,這下子是雙人照.

而在那照片里邊,依舊是莫語謙,只是和他並肩走在一起,相識微笑的女人,卻讓唐仁修眼眸一凝,瞬間怔住了.

唐仁修又是繼續往下翻,這數十張的照片里,全都是他們.一起逛街,一起吃飯,一起嬉笑的情景.

直到翻到了最後一張,他的視線定格在她的身上,唐仁修久久沒有回神.

忽然,一截長長的煙灰,落了下來.落在了照片上,他立刻吹去星火,卻已經來不及了,還是燒出了印子,有了一個小窟窿.女人的臉龐,被燒出了一小半.

她竟然是顧敏!

唐仁修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過去,"時刻注意他們的動向,隨時彙報我."

……

數天後,一通電話打來,"仁總,他們現在在時鍾廣場附近……"

今天是個晴朗的午後,又是周末的緣故,時鍾廣場這邊人影攢動.遠遠的,唐仁修在車子里邊,瞧著不遠處等候的女人.

她正是顧敏!

今日的顧敏穿著棉衣外套,裹著厚厚的圍巾,許是怕冷,所以用圍巾纏繞著蓋住了一些素淨的臉龐.她不時地哈著氣,又是搓著手,在寒風里等待著.隨後不久,男人便買來了熱騰騰的烤番薯過來,而後放入她的手中.這個男人,不是別人,也正是莫語謙.兩人歡樂的笑著,一起吃著並肩而行.而她那頭短發俏麗飛揚著,在街頭隨風飄起,她的眼睛笑的那麼明媚,燦爛勝過陽光的笑容.

過馬路的時候,莫語謙牽住了顧敏的手,她也沒有掙開,像是十分習慣,就這樣手挽著手走過了斑馬線,那樣親昵無間的模樣,宛如是一對戀人!緊接著他們上了一邊停靠的車,載著她就要離去.

唐仁修亦是發動引擎,緊隨其後.

這一整個下午,唐仁修一直都尾隨在後,瞧著他們一起逛街,他甚至為她買了新衣服,又瞧著他們一起進餐廳吃飯.等到天色微微泛黑,他們終于從餐廳里出來了.只不過在這個時候,卻是撞見了一個人.

那是在停車場,他就坐在一側角落的車里,瞧著他們在發生爭執.

起了爭執的另一方是一個女孩子,唐仁修卻是認出了她.

她是沈家的千金,沈澈的妹妹沈清清.

"我想你是為什麼要和我哥解除婚約,原來是因為你早就外邊有人了!顧敏姐,你對得起我哥嗎?虧我還一直這麼相信你認可你,我可是一直把你當大嫂的!你竟然早就在外面這樣搞三搞四了?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沈清清朝著顧敏怒吼.

而後就被莫語謙擋了下來,"解除婚約怎麼了?她才不稀罕嫁給你哥!"

"顧敏!難道你是要嫁給這個人嗎?"沈清清指著她質問.

敏敏伴太來."沒錯,她就是要嫁給我怎麼樣!"莫語謙又是吼道,撂下這句話,他拉過顧敏就走.唐仁修瞧不見顧敏的表情,因為被莫語謙給擋住了,只注視著兩人攜手而去的背影,他握著方向盤的手驟然一緊.

車子一前一後出了停車場,最後卻是來到了一家珠寶店.透過櫥窗,唐仁修瞧見莫語謙拉著顧敏走了進去.而後,他拿起了一枚戒指,直接套在了她的右手無名指上!

從珠寶店里而出,莫語謙前往不遠處取車.顧敏便留在路邊等候,他正要過斑馬線,她開口朝他喊了一聲,"阿謙——你小心車——!"

她的笑容,那關愛眷戀的目光忽然刺目到不行,這樣的兩個人,竟在過馬路的時候,也會有這樣的牽絆.如此的幸福,讓他感到如針在刺!唐仁修更是未曾料到,一別之後的再相見,竟然是三個月之後,而且還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居然會驅車跟蹤她,目睹她的幸福情景!

這實在是太過可笑!

他猛地一腳踩下油門,車子飛速的朝前駛去,躍過了她的身邊,消失不見——

※※※

唐默雨近日來都住在唐仁修的公寓里,只是一直都郁郁寡歡,也沒有見到她的笑顏.瞧見她穿了衣服要出門,唐仁修放心不下,便也跟隨了一起.開著車漫無目的的在街上油走著,忽然,唐默雨喊道,"哥,停車!"

唐仁修將車一停,唐默雨立刻就下了車.唐仁修眉宇微皺,也跟隨著下了車.只見唐默雨走進了一家店,他更是眼眸一凝,正是之前那家珠寶店.唐默雨進了店後,徑直往那個櫃台走了過去,她焦慮地找尋著什麼.

"小姐,很高興為您服務."店員小姐熱情開口,唐默雨卻是著急詢問,"那枚戒指呢?之前這里有一枚紅寶石戒指呢?到哪里去了?怎麼不見了?"

唐默雨近乎偏執的詢問起來,店員惴惴不安,"不好意思,小姐,那枚戒指已經賣給別人了."

"賣給別人了?賣給誰了!"唐默雨吼了一聲.

"是一位先生買的,他買給了一位小姐,和他一起來的……"那店員被嚇到了,顫聲回答.卻在同時,另一名店員認出了她,"哎?你不是上次跟那位先生一起來的小姐嗎?"

唐默雨一下子怔住,而後淚如雨下,她幾乎喪失了理智,更是到了歇斯底里的狀態,"他說過要買給我的!他說過的!他騙人!啊——!"這麼怒吼著,她不堪負荷,一下暈了過去.

"默雨!"唐仁修驚呼上前扶住了她!

……

隔天在公司,唐仁修正在開會,卻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那頭是公寓打掃的張姐,她驚慌失措嚷道,"少爺,不好了!小姐她出事了!她……她在浴室里自殺了——!"15242321

唐默雨被及時送往了醫院,脫離了危險.只是精神極度抑郁,所以一直都住在了醫院里.她這一住,就住了一個月.而她自殺的事情,也鬧的沸沸揚揚,惹來唐家一片非議,唐家這邊自然是待不下去了.

除夕之夜,唐仁修來到醫院陪伴她.唐默雨消瘦了很多,她躺在床上不笑也不鬧.只是靜靜的吃飯,靜靜的看書,靜靜的做著每一件事情.偶爾的,還會忽然落淚.不過經過一個月的靜養後,她的情況已經好轉很多.

這天兩人在醫院吃著團圓飯,唐默雨輕聲說,"哥,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唐仁修默了下道,"你說."

"你答應我,不要去找他好嗎?這一切都是我一廂情願,我不怪他,我誰也不怪,真的!哥,就當是我求你了好嗎?"唐默雨一雙眼睛通紅望著他,唐仁修心里極其不願,但還是點了頭,"好,哥答應你."

她這才"恩"了一聲,唐仁修又是說道,"默雨,你之前不是說,想去意大利留學嗎?哥已經幫你辦好了手續,只要你健康出院了,就可以去了!"

唐默雨微愣,而後眼淚流了出來,更是露出了這一個月以來第一抹笑容,"謝謝哥."

唐仁修伸手為她擦去淚水,低聲說道,"默雨,你開心就好."

這年的除夕,唐仁修留在了醫院里沒有離開.入夜後唐默雨睡著了,唐仁修走出病房,在回廊里抽了支煙.周遭很安靜,遠處的夜空卻是七彩斑斕,放著禮花煙火.忽然,手機在震動.

進來了一條信息.

那是一條祝福的信息——新年快樂.

而發件人是——顧敏!

唐仁修揚起嘴角,那是一抹冷笑,如此的諷刺可笑.他從皮夾里取出了那枚平安符,打開窗戶,不帶一絲留戀,扔了出去.

——————————————————————

劇情大逆轉,玄機重重啊.大家還記得莫氏家族嗎?在上一本舊愛新歡里,蘇楠家大家還有印象嗎?PS:感謝親們一直的支持,謝謝親們送出的大紅包,太你們破費了!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