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走人
沈澈卻在這個時候徹底的愣住了!

素來不會反駁他的顧敏,向來愛笑的臉上,沒有了笑容,甚至是握緊了雙拳的,而那表情是沈澈鮮少見過的憤怒,恐怕在沈澈的記憶里,不過是那麼寥寥幾次.因為太過少了,所以他也記得清楚.

一次是因為她在學校里被嘲笑,有孩子取笑她的媽媽沒人要,當時她二話不說,沖過去就和那個人打架.一次是因為顧羽謙被欺負,她也是二話不說,帶著顧羽謙就找那個男孩子理論,結果在爭執之中,她一個巴掌扇了過去,的確教訓了對方,更是把對方給嚇的哭了.

還有一次,是因為有學生在背後說他仗著家里有錢才會讓老師喜歡,說他成績好都是因為老師事先給了答案.當時他都還沒有生氣,可是她聽到了,立刻就起身和那個人理論,非要他證明.如果證明不了,就一定要道歉.這件事情,最後還鬧到了校長那里去.

很難想象,她那麼小的女孩子,居然會在那個時候,有這樣的勇氣這樣的舉動,也讓他刮目相看,感到不可思議.以敏愛幾.

可是,她卻從來不曾因為自己被嘲笑被取笑被奚落而生氣過.從來都是為了別人,為了母親,為了弟弟,也會為了他,而如今,又多了一個人出現.可是那個人,竟然不再是自己,只是一個突然之間出現的陌生男人.

沈澈覺得心里堵著一口氣,很悶很沉,讓他感到很不舒服.

"顧敏!"沈澈又是喊了一聲,他試圖想要說些什麼.

"給我走!"然而顧敏卻已經聽不進去了,她一個大步走向了大門,而後將門打開,指著外邊吼道,"這里是我家,請你離開——!"

可是誰知道,門外邊卻站著剛回來提著滿手東西正要拿鑰匙開門的陶思甜.她剛剛下班趕回來,瞧見眼前的景象,頓時一愣,搞不清楚狀況了,"呃?"

"走啊——!"顧敏又是一聲命令呵斥,沈澈當下顏面上過不去了,他從來都是天之驕子,哪有被人這樣指示請走的時候,又加上陶思甜在場,他更是沒了話.眉頭驟然一皺,有些負氣地低聲說道,"好!我走!"

沈澈撂下這句話,抿緊了唇而去.

陶思甜卻是愣住了,完全看不明白這一切了.她關門進屋,不禁問道,"你們……吵架了?"

顧敏平複了心情,只是輕聲開口,"沒有."

"那為什麼要請他走呢?小敏,他難得來,你要是還喜歡他,可要把握好機會啊,不能再錯過了!"陶思甜不禁勸說.

陶思甜是認識沈澈的,她和顧敏初中的時候在同一所,只是不大相識.升入高中後,一個班級而且還是同桌,就成了好朋友.沈澈和他們也在同一所學校,比她們大兩屆.沈澈時常會來找顧敏,所以一來二去的,也當然認識了.只是,陶思甜卻也知道,沈澈身邊有一個女孩子,而那個女孩兒,正是林宛瑜.

當年沈澈是校草一枚,而林宛瑜長的漂亮,也屬于校花一枚,兩人在一起,可以算得上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只不過,陶思甜卻替顧敏叫屈,凡事都有先來後到,對于林宛瑜的插足,陶思甜感到不滿.只是如今,沈澈的主動出現,這不代表了一絲希望?事實上,陶思甜還是覺得他們是有機會的.

顧敏卻是堅定,"思甜,我不喜歡他了."

就算曾經有過一絲的奢望,如今也是徹底沒有了.

"啊?你說真的還是假的?"陶思甜卻是持懷疑態度,要知道她們上了大學後,也有高年級的學長或者是同年級的男生更甚至是低年級的學弟,有意來接近顧敏的,可是顧敏都拒絕了,美其名曰要打工學習,現在沒有心思戀愛.陶思甜卻是認定,顧敏心里邊一直都住著沈澈.

"真的."此刻,顧敏認真回答,"因為我有喜歡的人了."

陶思甜好奇了,"誰啊?"

顧敏卻是難以啟齒,但是在這個時候,她的心很空又很慌忙,抬頭扯起一抹笑容,望著她道,"如果我說,我喜歡上了你的偶像呢?"

"貝克漢姆?杰克遜?梁朝偉?"陶思甜還愣愣搞不清楚狀況,顧敏只是搖頭,"不是,不是他們……"

突然,陶思甜怔了下,而後她狐疑呢喃,"你該不會是喜歡上唐學長了吧?"

如果此刻面對的是唐仁修,那麼顧敏恐怕沒有大的勇氣,但是面對的是陶思甜,她卻覺得自己可以坦然承認,顧敏凝眸道,"是,我喜歡他."

陶思甜一下放空了,而後在客廳里來回走來走去.過了好久,她站到顧敏面前,雙手環胸不滿道,"好啊!顧敏!你喜歡上了唐學長,也不通知我!現在才告訴我,太不夠姐妹了!"

"對不起,思甜……"顧敏輕聲道歉,她好怕,她們的友情會就此不存在.

可是陶思甜指著她說,"顧敏!我命令你,盡快去向他表白!讓他知道你喜歡他!然後在第一時間通知我,你究竟有沒有把他拿下!我等著你的好消息!".

顧敏一聽這話,她愣了下,隨即她猛地起身沖向她摟住了她,那樣緊緊的擁抱,陶思甜哀嚎了一聲,卻也是高興的,"哎呦,姑奶奶,我的脖子真的快被你摟斷了……"

※※※

這個周末,破天荒的,顧敏沒有回外婆家.在電話里,她對外婆撒了謊,只說自己公司有事要忙,所以不能趕回來了.外婆說,"小敏,工作雖然重要,但是你不能忘記了,你沈爺爺回來了,他很想見見你.下周你可一定不能再忙工作了,一定要回來."

"我知道."顧敏應了一聲,將電話掛斷了.

然而,顧敏卻並沒有松一口氣.其實,她並不敢去見沈爺爺.她怕他提起她和沈澈的婚事,更害怕他關切以及期許的目光.這會讓她覺得自己好像背負上了使命,那是一道必須要和沈澈攜手一生的枷鎖.

周末過的惶惶不安,顧敏滿腦子都是唐仁修.一連兩天,她幾乎都沒有睡好.等到了周一,她起了個大早趕去了公司.一直都靜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直到岳華的電話打來,"仁總回來了,他要見你."

握著話機的手一顫,顧敏的心也是驟然一緊.

顧敏敲門而入,一刹那就看見了他.那間經理辦公室里邊,唐仁修正端坐在大班桌後方,西服襯衣,一張俊容因為離的有些遙遠的緣故,所以一時間看不清表情.而她也不敢仔細瞧他,心里忐忑不安著,低下頭走到了他的面前.

一時間,無人說話.他的沉默不語,讓顧敏更為緊張.她動了動唇,想要說些什麼.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卻開了口,不疾不徐的一句話,用著極其淡漠的口吻,"這次的合作項目已經結束,你不用再留下來,可以走了."

顧敏眼中閃過愕然,她猛地抬起頭來,只見他溫雅的臉龐上,那淡淡的笑容變得很冷.而那雙眼眸里邊,被陽光覆上了光暈,是揭不開的冷霧,如同臘月里的寒霜氣節.

"去財務室結算你的工資."他又是一聲命令,不帶任何感**彩.

仿佛,仿佛他們只是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顧敏整個人亂作一團,一雙手垂放在身側,不禁攥緊了衣服,她慌亂而焦灼地開口,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也似乎無法說清楚,"我和他不是那樣的,真的不是!"

"你不需要解釋,因為我既不想聽,也沒興趣知道."他冷漠出聲,顧敏的一顆心亂作一團,頃刻之間像是一只泄了氣的皮球,徹底的無力了,那份放在心里的喜歡,也隨之沉到了谷底.

片刻,她顫聲說道,"學長,你不相信我嗎?"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所看到的."唐仁修冷聲默應,這讓顧敏無言反駁.

"不過,學妹,"他微笑著呼喊,眸光冷到不行,"我奉勸你一句,既然你已經是別人的未婚妻了,那麼請你時刻謹記自己的身份,什麼是你應該做的,什麼是你不應該做的!一腳踏兩只船,小心翻了,你什麼也得不到!"

"出去——!"又是一聲冷喝,顧敏對上了他的眼睛,那股冷意將她冰凍.

顧敏卻是定住不動,只是沉默了下後,輕聲說道,"那,學長之前說,等這個項目結束的時候,有件事情要對我說,還要我答應,請問是什麼事情?"

唐仁修緊凝的眼眸深邃,他不料她還會記得.對上了她那雙泛紅的眼睛,他的瞳孔一縮,冷聲開口,"我要對你說的,就是你可以走了."

顧敏輕顫了下,只能如同機械一般轉身,而後走出了辦公室.

"顧敏?"岳華瞧見她經過,輕聲呼喊,顧敏卻恍若未聞,並沒有停步.瞧見這個樣子,岳華立刻也是進了辦公室,心底大概有了揣測,她有些詫異,不禁詢問,"怎麼?沒有把她留下來?"

唐仁修背對著岳華,正站在落地窗前,指尖是一抹星火明滅.

他幽幽一句,冷漠寡淡到了極點,"我的身邊,不需要朝三暮四的人."

——————————————————————

汗,章節還有點錯亂,不過明日大概就好了,今日第一更送到.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