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訂婚了
這一句話讓顧敏一怔,不單單是心顫抖起來了,就連她整個人都有些顫抖,她忽然沉默了,再也沒有了反抗.殢殩獍曉只能任憑他將車駛向前方,只能任憑他將她帶離,離開那個原本就不屬于她的宴會,那個只會讓她覺得自己是那樣卑微的地方.或許,她早就想走了,只是沒有這個勇氣而已.

車子在夜色里行駛,風景一大片一大片的掠過.

唐仁修忽而開口,低聲詢問,"你要去哪里."

"回家."顧敏輕聲回答,他又是詢問,"回哪個家!"12EPN.

"城區的家."

于是,車子在往城區和郊外的岔道口上選擇了城區那個方向.

高速路上,車子並沒有很多,車速稍稍放慢了些.顧敏沉默地望著窗外,唐仁修開著車,余光瞥了她一眼,他握著方向盤的手一緊,又是開了口,"顧敏!難道你都沒有自尊嗎!"

顧敏心頭一緊,唐仁修又是低聲喝道,"被她那麼說你,你一句話也不反駁,一聲也不響,你是在默認原本就是這樣的嗎?想要嫁進豪門,從此翻身,做那些麻雀變鳳凰不切實際的美夢?"

"不是!"顧敏立刻喊道,"我從來沒有這種想法!"一句將本那.

她早已經過了童話年紀,什麼麻雀變鳳凰,那些只存在于小說里邊,而她一直都生活在現實里,一分一秒都沒有夢幻過.

"那你為什麼不反駁?當時在沈夫人的面前,你為什麼一個字也不說?就應該向面對我這樣,告訴她,你根本沒有做這種美夢!你根本就不屑嫁給她的兒子!你也根本不屑出席今天的宴會!你應該告訴她這些,然後轉身走人!"唐仁修厲聲呵斥,一番話說的猛烈,顧敏抿著唇,抓緊了挎包提手.

"她是長輩,我要尊重她,我不能這麼做."顧敏卻是輕聲一句,讓唐仁修眼眸一凝,心里邊雖然認為她的話沒有錯,她的所作所為也是應該,可是為什麼,他會感到如此憤怒,"你尊重她,那她尊重你了沒有?"

"尊重一個人的前提是,這個人也尊重你!"唐仁修又是冷喝,顧敏的心緒煩亂,她又是沒了聲,居然是無言以對.

忽而一陣安靜,是寂靜的那種,只有呼吸和心跳,都是紊亂的焦灼的.而後漸漸的,漸漸的平息.開過一個轉彎後,唐仁修也似乎將方才燥亂的情緒甩去,他的聲音平穩了下來,臉上冷酷的神情也散去了,只是沒有了一貫的微笑.

過了片刻,他低低的聲音靜怡響起,"你和他到底是什麼關系."

他平靜無波的詢問,卻讓顧敏心湖撥動.方才在宴會里邊,他就詢問了這個問題,只是當時她沒有回答.又或者,是被打斷了.而現在只有兩個人了,不會再有人橫生而出.

顧敏抿著唇,默了下道,"我和他,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

"呵,學妹,我可不是傻子.你如果和他沒關系,沈夫人會找你說這些?"唐仁修輕笑一聲,直接照搬了沈夫人的話語,"難道就像她說的一樣,你們從小就在一起,你是喜歡他的.不然他出國了以後,你也不會一直等著他了.是這樣麼?恩?學妹?"

顧敏更是慌亂,她堅決道,"我不喜歡他……"

吱——

車子卻在這個時候猛地刹車,輪胎和地面劇烈摩擦,車子被強勁的引力拉扯著往前奔馳了幾米遠而後才停了下來.顧敏嚇了一跳,臉色有些泛白,她驚魂未定,一扭過頭,卻見他正望著自己.

"那就和我在一起!"他低聲說道,英俊的臉龐上是一抹堅決,"去告訴沈家,告訴你那個青梅竹馬,你的男人是我!你和他們沒有半點關系!"

"學長……"顧敏開口呼喊,可是卻發現自己的聲音都在顫抖.

"怎麼?你不願意?還是你想嫁給他?"

"不……"

"那為什麼不答應?你是在欲擒故縱?還是你想一腳踏兩只船?"唐仁修步步緊逼的追問,讓顧敏有些不堪負荷,"不是!我沒有這麼想!"

"那你是想怎麼樣?"唐仁修整個人靠了過來,他的手按在她的臉頰側邊,對著她的眼睛說,"你喜歡我不是嗎?"

好似又回到了那日在公司的資料室,那種快要窒息心跳的感覺,顧敏怔怔望著他,瞧見他的俊臉壓下,她顫聲開口,"不……"後邊一個字"行"已經被他吞沒,唐仁修猛地吻上了她,這是第三次親吻,可是比起前兩次來,卻是那麼陌生,這是獨占的霸道的,充滿了侵略性的親吻.蠻橫地撬開她的唇瓣,靈活的舌頭長驅直入,吻到了最深處.

"唔!"顧敏悶哼一聲,他這樣狂野的親吻,讓她有些無力承受.她掙紮著想要推開他,可是根本沒有力氣和他阻擋.他那麼熾熱的吻,不斷地侵占著她,吸食掉她所有的一切,腦海里有些空白起來,更是開始缺氧,呼吸都被剝奪了,她輕聲呼喊,"學長……"

他狠狠親吻著她的唇,反複的吸—吮著,而後才又變得溫柔起來,纏綿的糾纏著她,待她快要無法負荷的時候,這才肯放過她.顧敏的腦子一片空白了,她只能喘著粗氣,貪婪的呼吸.他的手卻開始輕撫她的臉頰,喊她的名字,"顧敏."

"和我在一起."他這麼說著,又是低下頭來.那灼熱的氣息,悉數噴灑在她的耳際,癢癢的,連帶著心也癢了起來.他的吻又落了下來,在她的頸子處流連輾轉,落下一串細密濕漉的濕吻.

忽然一下子就熱到不行,顧敏的心底更是酥麻,而後突然感受到一陣灼熱,他的手指輕觸過她的鎖骨,輕輕滑過,"今天為什麼要穿成這樣,打扮成這個樣子,是要給誰看?我很不高興."

他說著,低頭又開始親吻她的鎖骨,用舌尖描繪那形狀,顧敏無法承受,她不禁呻—吟起來,她焦急的呼喊,"不,不行……"

可是他的手卻已經開始去尋找禮服的拉鏈扣,就要解開這束縛.顧敏有些慌了,她用手去推開他,"不行……"

說話的同時,他竟然直接將後邊的拉鏈拉下了,顧敏感覺禮服一松,松垮的就要掉落下來.她更為慌張,就要起來,"不能這樣!"

背後的靠椅卻被按下,刷的一下,顧敏整個人倒了下去.而唐仁修卻已經在同時順勢壓了上來,她在他的下方,看見他墨黑的頭發,墨黑的眼睛,在黑夜里閃著光,他喃喃說,"顧敏,你也有感覺的,不是麼?"

顧敏身心都在顫抖,她抿著唇,雙手抵住他的胸膛,她放開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她是那樣兩難.所以,她只能搖頭.

"既然喜歡我,為什麼又不行?"

"不行……"

"為什麼不行!告訴我原因!"

"真的不行……"顧敏搖頭重複著同一個句話,唐仁修的耐心盡失,"給我一個回答!不然,我就在這里要了你!"

顧敏終是被他逼到了絕角,她吼出了聲來,"我——訂——婚——了——!"

這一句話出了口,僵住的不單單是顧敏,還有唐仁修.他委實一怔,眼底聚起一抹不敢置信的光芒來,而後定住了,久久不動.他的聲音很冰冷,沉聲開口,"你再說一遍."

"我訂婚了."顧敏重複著開口,輕聲回道.

"什麼時候的事情?"

顧敏感覺到是那樣的艱澀,喉嚨都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了,唐仁修又是低喝一聲,"究竟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四年之前……"顧敏別過臉去,沒有再看他.

四年之前……

唐仁修又是一怔,"你四年之前就已經訂婚了?"

那也就是說,在她升入大學的時候,她就已經訂婚了.比起他們相識的時候,那是更早的時候.在他還未認識她的時候,她早就已經是另外一個人,是那個叫沈澈的男人的未婚妻.

這樣的結果,有些可笑,也有些諷刺,唐仁修眼中那些恍惚散去,而後聚起了光芒,"顧敏!你已經是別人的未婚妻了,你又來喜歡我?你是做好了准備,如果抓不住他,就來抓住我嗎?你把我當作是你的備份了?"

"不!我沒有這麼想!"顧敏急吼.

"那你為什麼不在一開始就說,你是有未婚夫的?還告訴我,你沒有男朋友?"

"我本來就沒有男朋友,我和他的婚事也是家人定下的!"顧敏嚷出了聲來,唐仁修喝道,"你要是不願意,誰能逼你答應?你又不需要家族聯姻!沒有任何背景!"

"看來她們說的沒錯,你喜歡他,但是得不到,所以就只能這麼做!可是你為什麼要來招惹我?"唐仁修一張俊臉沒有任何表情,冷漠的駭人.顧敏心中急亂,可是她無力出聲,"我沒有想過要招惹你."

"呵,是啊,就當是我招惹了你!可你為什麼又要在店里的時候抓住我的衣服,不讓我走!"唐仁修冷聲質問,漆黑深邃的眸中滿是冷酷之色,是海底深處的冰山,"你應該拒絕到底才對!

顧敏動了動唇,她想要說什麼,可是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比如那一句——因為她怕錯過.

唐仁修豁的從她身上起來,而後一言不發,再次將車子發動,往前方的道路行駛.車子里這下子是寂靜到不行了,顧敏起身將衣服拉好,她聽見窗外邊呼嘯而過的風,那麼的清楚.

之後一路上,誰也沒有再說話.車子一直開了公寓樓附近,唐仁修將車一停,他才冷聲喝了一聲,"下車!"

顧敏不禁一顫,她就像是一個機器人一樣,立刻就下了車去.車門一關上,車子又再次啟動,將她拋在原地,飛快的,遠遠的,駛過了轉角,再也看不見了.那尾燈閃過眼底,顧敏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過了好久,她這才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去.

顧敏剛剛到家,陶思甜還沒有睡,一瞧也知道是在等她.瞧見她換了身漂亮的禮服,她不禁問道,"哎?你不是穿了那條外婆買的裙子去的嗎?怎麼換了禮服啦?"

"恩,他們讓我換上的."顧敏輕聲回答著,那聲音沒有起伏,陶思甜卻是終于察覺出了一絲不對勁,她關切問道,"小敏,你怎麼了?"

"我沒事."顧敏想要微笑,可是她真的笑不出來.

陶思甜愈發覺得不對了,她站起身來走向了她,"你還好吧?"

"挺好的."顧敏卻已不願意多提了,陶思甜知道她的性子,看著挺聽話乖順的一個女孩子,可是骨子里比誰都倔強,她不想說的,誰問她都沒有用.她也不再追問了,體貼說道,"我去給你放洗澡水吧,你累了,睡一覺再說,明天還要上班呢."

"恩——"顧敏點了個頭.

顧敏進了臥室,將禮服脫了下來.她想這真是糟糕的一個夜晚,一切都那麼混亂,她還忘記把外婆為她買的那條裙子帶回來.而在此時,有電話進來了,顧敏一瞧,卻是沈澈.她遲疑了下,終是接起,那頭立刻傳來他不耐焦急的男聲,"顧敏!你到哪里去了?你人呢?"

"我已經回家了."她輕聲說.

"什麼?你怎麼回家了?你不知道今天是……"沈澈已經有發貨的趨勢,而這一次,顧敏沒有再忍耐,她輕聲一句,"我累了,想睡了."說完這句話,她就把電話給掛了.而後,直接關機.

顧敏打開衣櫃,想要從里面拿出睡衣來.

可是,忽然之間就看到了那件在女裝店里買來的絲質的紫色襯衣.她愣愣站在那兒看了很久,好半天都沒有回神.耳畔響起了方才的一切,讓她感到眼睛酸澀無比.

——為什麼不行!告訴我原因!

因為,因為我害怕失去,更因為我有一個未婚夫,我不敢我也不能.

——就當是我招惹了你,可你為什麼又要在店里的時候抓住我的衣服,不讓我走!你應該拒絕到底才對!

學長,我不想去招惹你,我只是想陪在你的身邊就好.可是,我無法抗拒,因為是你,我竟然開始憧憬那不切實際的夢境,期待著能夠站在你的身邊.我怕這是最後一次機會,我怕錯過了,就會後悔終生.

所以,我舍不得放開你.我舍不得.

※※※

顧敏幾乎是一夜未眠,第二天醒來,兩只眼睛都有些充—血,睡眼惺忪,精神狀態也是格外的差.坐著巴士來到了公司,她心里忐忑不安著.不知道一會兒見到了唐仁修,她要說些什麼.她想要解釋,可是又覺得解釋不清了.思緒徹底的混亂作一團了,手上又沒有工作,只能僵坐著等.

瞧了瞧時間,已經是九點過半了,顧敏想著這個時間點,唐仁修一定來上班了.于是,顧敏就來到了他的辦公室.經過秘書間的時候,顧敏敲了敲門,"岳華姐,仁總來上班了嗎?"

岳華道,"他今天去美國公干了,不來公司呢."

顧敏愣下了,"去美國了?"

"恩,是啊,一早的飛機."

"哦."顧敏應了一聲,卻是不免失落,一顆心繼續懸著.

"你是有什麼事情嗎?"

顧敏道,"這邊的工作我已經都結束了,來了公司,也不知道做什麼."

"那個項目,我也知道已經告一段落了.這樣吧,這兩天你就先回去吧,就當是放假休息了.不然,你留在公司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岳華微笑著說,"你下周一的時候,再來公司,到時候我想仁總應該會有安排的."

岳華見她有些愁眉不展,取笑著說道,"怎麼,不舍得回富藍了嗎?"

顧敏尷尬笑笑,"也不是……"

"放心吧,你那位學長是不舍得放走一個人才的!下周一過來等好消息吧!"岳華拍了拍她的肩膀,顧敏只得點了個頭.

白起了一個大早來公司,又白跑了一個來回,誰能想到唐仁修根本就不會來公司呢,顧敏只得離開回了家.正是周四,陶思甜在上班,所以家里就只剩下她一個人.顧敏一個人在家里躺了一天,什麼都不想做.

開了筆記本上網,陶思甜倒是在電腦那頭詢問她晚上有沒有事,晚飯怎麼解決之類的.顧敏只說自己今天放假了,會在家等她.陶思甜就告訴她,今天她這邊公司也沒什麼事情,會准時下班,到時候買點菜回來自己煮.顧敏應吮同意了.

等到傍晚的時候,有人在敲門.

顧敏只當是陶思甜了,立刻去開門,"思甜,又忘了帶鑰匙嗎?"

可是門打開以後,見到的人卻是沈澈.他一身西服筆挺,一看就知道是剛剛下了班從公司離開的.只是,顧敏不明白的是,他為什麼要來?所以顧敏下意識問道,"怎麼是你?"

"不是我,你還希望是誰?"沈澈不滿質問,顧敏亦是蹙眉輕聲道,"你怎麼來了?"15409963

"我來給你送衣服!"沈澈說著,將手里提著的置衣袋提了提.顧敏這才想起,自己昨天去沈家的時候,將那件裙子換下來了,還放在清清的房間里,因為帶的是小手包,根本就不好裝,所以就暫時放在那了,本來是想等離開的時候再帶走.只是後來,就給忘記了.

"還不讓我進去?"沈澈又喝了一聲,顧敏側身讓出道來.

沈澈直接拖鞋進了屋,而後將置衣袋隨手一擱,他也隨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顧敏道,"要喝水嗎?"

"不用了."沈澈低聲回道,而後又是抬眸,"顧敏,我今天除了給你送衣服過來,還要問問你,你和你的那個上司,到底是怎麼回事!"

顧敏心頭一跳,輕聲說道,"我們……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沈澈輕笑了一聲,"呵!什麼都沒有,你會在宴會還沒有結束的時候,就跟他一起走了?你別以為我不知道!"

沈澈在宴會中間的時候想要找顧敏,但是誰知道,她卻不見了,毫無蹤跡.後來他打電話給她,她卻說她已經回家了.沈澈當時沒轍,後來詢問了家里的傭人,傭人告訴他,當時顧小姐是和一位客人一起走的.再聽對方一個描述男人的模樣,沈澈當下有了斷定,這個人不就是唐仁修嗎!

"我今天去你公司了,沒想到你已經走了.聽說富藍和四海的合作項目已經完成,所以你就放假了.顧敏,你辭職吧,也別再富藍了,到我的公司來,我會給你安排一個職位."沈澈當下做了決定,顧敏卻是感到煩亂.

"不用了,我自己有工作的."

"到我的公司里,我給你的待遇絕對不會差!"

"我很滿意現在的工作,不想換."顧敏很是固執,而沈澈再三的邀請,卻被她拒絕,這也讓他感到煩躁了,"你是滿意工作,還是滿意你的那個上司經理?"

"我告訴你,你和他現在每天都見面,他估計也是對你一時興起!你別以為他是當真的,他要是真的看上你了,那也只是玩玩罷了,他們的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到手了再甩掉,那種富家公子哥,我還不清楚嗎!"

"他才不是你所說的那種人!"顧敏急吼了一聲,沈澈愣住!

"你又知道了?"沈澈怒吼了一聲.

顧敏回駁一句,"我就是知道!"

"顧敏!你只會傻傻的被人騙!"她這樣的袒護讓沈澈愈發煩悶,他怒吼聲更加加劇.

"他絕對不會騙我——!"下一秒,顧敏卻是冷聲喝道,那聲音竟然直接蓋過了他.而她的眼神如此堅決,那讓沈澈感到震心,更是錯愕.

沈澈心頭猛的一怵,他怒眸一瞪,"沒錯!你喜歡誰,的確是你的自由!但是你不要忘記了,你現在還有另一個身份,你是我的未婚妻!"

"我沒有忘記!所以我也沒有和他怎麼樣!"顧敏咬牙反駁,沈澈同樣切齒質問,"所以,如果你現在是自由身,你就會和他怎麼樣了?顧敏!你是不是真的以為自己有多好,你夠漂亮嗎?那種男人,他什麼女人沒有接觸過,他對你就是一時貪圖新鮮,想要玩你罷了!他就是來騙你的!騙你這種好騙的蠢女孩!"

沈澈這一番話說的很急很凶,待他發泄吼了一通後,卻瞧見顧敏一言不發,然而她的雙手在這個時候握緊成拳,一向安靜乖巧的她,在這個時候雙眼通紅,隱忍著怒氣,那是她在生氣!

"你給我走——!"顧敏吼了出來!

——————————————————————

抱歉,親們,近日對之前的章節進行了一些調整,所以今天更新慢了.前面的章節,親們可以回過去看看.PS:後台有些還沒有審核完畢,估計明天可以了.更重要的,端午節快樂!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