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她離開
沈澈雖然在電話說了不來接她,但是當天下班之前,顧敏卻接到了另一個人的電話,"顧小姐,您好,我是沈總的助理,我是來接您的."

他派了下屬過來,直接到了公司.顧敏沒轍了,只能收拾了東西而去.一走出公司,那輛車就在馬路對面等著.顧敏走了過去,對方很是恭敬,立刻就下車為她開了車門.

"謝謝."顧敏道謝坐上了車,"不好意思,還要麻煩你先送我回家一趟,我還要換身衣服."

"好的,您客氣了."男人應聲,而後將車子啟動.

顧敏立刻就趕回了家中,讓那人等候片刻,她立刻就上了樓.而在家中,陶思甜已經下班回來了,見了顧敏嚷道,"小敏,不是要去參加生日宴會嗎?你還沒過去啊?"

"我正要過去了,回來換衣服."

"哦,那你快換吧,那禮服這麼漂亮,穿上了讓我看—看吧!哎?是不是還要化個妝啊?"陶思甜為她擔憂起來,只覺得像沈家那樣的家庭,沈父過生日,一定不會是普通的排場.

顧敏卻道,"沒關系的,你知道,我一向都不愛化什麼妝."

"可總要禮貌一下吧?不然別人以為你不重視."陶思甜這麼一說,顧敏也覺得有道理,"可我不會化啊!"

"我來幫你,簡單化一下好了!你快去換衣服!"陶思甜催促了一聲,顧敏也點了個頭.走進房間里邊,書桌上面,那禮盒還安靜的擺放著.她走了過去,打開又瞧了一眼.的確是件很漂亮的裙子,可是,那並不是屬于她的,所以,顧敏只將禮盒又蓋上了,並沒有穿上.

從衣櫃里挑了一件簡單的連衣裙,短袖的,裙擺到膝蓋,白色的棉裙,雖然簡單了點,但是也算得上大方.那是去年生日的時候,外婆親自給她買的裙子,上面還繡了好看的淡淡花紋,顧敏很喜歡,都舍不得穿的.

顧敏把裙子穿上了,輕撫了下褶皺,她愛不釋手,總覺得穿上的是外婆對她的關愛.而後她滿意地點了個頭,走了出去.

"啊?你怎麼不穿那件禮服啊?"陶思甜詫異了.

顧敏走了出來,瞧了瞧自己身上的裙子問道,"我這件不好嗎?"

"當然好啊,你外婆給你買的嘛,你平時都舍不得穿.可是小敏,那種生日宴會,一定很多人會到,你穿這件會不會……恩,太簡單了?"陶思甜找了個合適的詞彙,顧敏笑道,"沒關系的,這才是我嘛!我又不是穿給那些人看的!我是真心去給沈叔叔祝壽的,沒什麼要緊的!"

而且,而且她也不想穿沈澈送來的禮服,會讓她覺得就像是霸占了別人的幸福.

陶思甜沒轍了,也執拗不過她.她早將化妝品准備好,替她簡單的化了個淡妝,梳理好頭發,這才滿意道,"好了,雖然簡單了點,但是也比剛才素面朝天好!去吧,小敏!"

"思甜,你是我的福星."顧敏不禁擁抱了她一下,陶思甜撇嘴道,"少肉麻了!"

顧敏趕到沈家的時候還早,所以宴會還未正式開始,只是零星也來了一些客人了.顧敏走進大廳,全都已經被布置一新,很漂亮很富麗,就像是來到了高級酒店一般.只是她還沒站穩,就有人呼喊她了,"顧敏!"

顧敏回頭,就瞧見了沈澈.他一身白色西服,打著領結,本就是英俊的男人,現在這麼一打扮,竟然就像是童話故事里的白馬王子.其實也是,小的時候,沈澈就經常被那些女生們奉為王子了.

只是此刻,他不悅地走了過來,上下一瞧她,皺眉質問,"你怎麼穿成這樣?我不是讓人送了禮服給你嗎?"

顧敏默了下,直截了當道,"我穿不慣那樣的衣服."

"怎麼會穿不慣?清清和宛瑜都習慣!"

"適合她們,不適合我."

"顧敏!你也是個女孩子!"

被他一直追問,顧敏索性回答,"我不喜歡."

"你!"這句話讓沈澈當下有了怒氣,"你是要跟我作對了是吧?"

"我覺得我穿這條挺好的."顧敏如此一句,沈澈火了,"這條裙子這麼難看,也就只有你會喜歡!"

難看……顧敏秀眉也是一蹙,"你喜歡的,不代表我就要喜歡.我喜歡的,也沒有讓你非喜歡不可."

沈澈登時愣住,他沒有料到她會這樣反駁自己,完全不像是平常的顧敏!而在這個時候,沈母也瞧見了他們,走了過來.她的視線一對上顧敏,立刻就蹙起了眉頭,亦是不悅,"小敏,你怎麼這樣就過來了?你難道不知道今天有很多客人的嗎?你穿成這樣,一會兒讓爺爺讓那些客人看見,還以為是我們沈家苛待你了呢!也真是太寒酸了!"

寒酸……顧敏的手一下子,攥緊了裙子的裙邊,突然有種無力的感覺,她咬牙重複,"我覺得……我穿這條挺好的."

"不行不行,你去換一條!"

"佩姨,這條其實挺好的……"

"一會兒爺爺過來了,要是看到你這樣,他一定會怪罪我們的.你就不要磨蹭了,快跟我走!"沈母說著,拉著顧敏就往沈清清的房間了.

沈清清正在房間里邊化妝,她特意請了化妝師來.沈母推門而入,而後說道,"清清啊,你也給小敏打扮打扮,她就交給你了!媽還要去招呼客人!"沈母說完這兩句,立刻就走了.馬敏到走.

沈清清瞧向顧敏,立刻生氣道,"我哥也真是的!不是讓他給你買禮服嗎!我都提醒了好多遍!"

"他也有給我買,只是那件禮服不大適合我……"顧敏的話讓沈清清誤以為是尺寸不合適,"我哥真沒眼光,挑件禮服都不會,所以他才會挑上那個女人!"嘀咕了一句,她又是喊道,"顧敏姐,你快去我的更衣室挑挑看!"

顧敏走進了更衣室,在一排漂亮的禮服裙里看到了一抹紫色,忽的一下,就想到了先前在女裝店里,唐仁修就誇贊過:我現在才發現,你穿紫色很漂亮.于是,手指在紫色那一件禮服上定格停住.

換上了禮服後,沈清清又是喊道,"化妝師,還要麻煩再幫她化下妝!"

"清清,我化過了……"顧敏愕然.

"你這也叫化過的?跟沒化一樣!"沈清清一把把她按在了椅子里,緊接著化妝師就開始操手了.護膚水,乳,隔離……繁瑣的步驟,讓顧敏瞧的眼花繚亂,她就像是一個機器人一樣被—操控著,過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後,這才宣告結束!

"瞧,其實打扮好了很漂亮啊!"化妝師發出了贊美聲,沈清清走近一瞧,也是贊歎,"哇,顧敏姐,沒想到你這麼好看啊!"

顧敏的視線一直被化妝師擋著,她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麼樣子.而後忽然,她就瞧見了鏡子里的自己.肌膚被撲上了粉,還有淺色的腮紅,以及那睫毛,也被精心的刷過了,一眨眼睛,就像是兩把小扇子,就連她也忍不住感慨,"睫毛也可以刷的那麼長哦."

"你的睫毛本來就挺長的,刷了一下當然更長了."化妝師回道.

顧敏卻覺得,鏡子里的這個自己,好像是一個穿著華麗禮服的木偶,瞧著有些怪.

此時,房門再度被敲響,而這次進來的是沈澈,"宴會快開始了,你們好了沒有?"

"哎呦,哥,你這麼急啊?這不是好了嗎?哥,你看看我漂亮嗎?"沈清清急著索要稱贊,沈澈也不打算損她了,毫不吝嗇贊美道,"我的妹妹,能不好看嗎?"

"哥,你是在誇我,還是在誇你自己?"沈清清怒了一聲,又是喊道,"快點,哥,你來看看顧敏姐,她也換好衣服啦,可好看了!"

沈清清說著,急忙將顧敏從里邊的化妝間里拉了出來.那道身影忽然一個閃現,沈澈卻是一怔.顧敏穿著紫色的公主裙,她俏麗的短發被打的十分蓬松,更顯得異常可愛.這件禮服是露肩的,那光滑肩頭,中間橫著鎖骨,如此分明.她有些局促不安,所以雙手輕輕扣著,放在身前.

沈澈從來不知道,顧敏有一天打扮起來,也會是這樣的好看.那是和宛瑜不同的感覺,宛瑜從來都是漂亮的.可是顧敏,她的可愛清麗里還帶一絲羞澀,這樣的她,會讓男人忍不住想要狠狠欺負.

"哥,你倒是說句話啊!"沈清清喊了一聲,沈澈這才回過神來.他為方才腦海里閃現的念頭感到不悅,微微蹙眉,不冷不熱道,"佛靠金裝人靠衣裝,這句話果然說的挺對!顧敏,你現在就跟灰姑娘一樣!"

"你怎麼這麼說嘛!真討厭!……"沈清清抱怨起來,卻是走向了他,一手挽過他的手臂,又是呼喊,"顧敏姐,我們下樓了!"

顧敏"恩"了一聲,禮貌地朝那位化妝師道謝,"辛苦你了."

她跟隨在後邊,也走下了樓去.

顧敏想,她才不是什麼灰姑娘.因為就算穿上了華麗的禮服,也變不成公主.

※※※

此時的沈家別墅大廳,已經和方才大不一樣了,云鬢華服,賓客們男男女女都是靚麗富貴到不行.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談笑風生,一派清閑自得的模樣,那是上流社會的宴會.顧敏突然有些無措,她不知道要做什麼,也不知道要站到哪里去,所以只能默默地跟在沈澈和沈清清後邊.

沈澈卻是要招呼客人了,他吩咐了一聲,"清清,你帶好顧敏,她今天是一個人."

"哦,我知道啦."沈清清點了個頭,而後朝著顧敏道,"顧敏姐,今天有好多吃的,你想吃什麼就自己去拿哦.不過,別拿的太多,不然這樣會難看的."

"恩."顧敏點了個頭,卻是想到什麼問道,"沈爺爺,他還沒來嗎?"

"你說爺爺啊?"沈清清回道,"他一早就來過了,看了看我爸我媽,和我們聊了幾句後就走了,他去找你爺爺啦.你也知道的,老人家嘛,總是有很多話要說的.我估計爺爺今天晚上是不會過來了,他走的時候就這麼說的."

顧敏當下明了了,外公從懂事起就跟隨了沈爺爺,雖然只是司機,但是當年也是沈爺爺的左右手.沈爺爺待外公很好,原因莫過是因為,曾經有一年,沈爺爺遭人暗害,當時年輕的外公一個人對打四個人,還替沈爺爺挨了一刀.

這一刀的救命之恩,讓沈爺爺對外公敬重有加.外人看來,他們雖然是主仆關系,但是私底下,卻像是兩兄弟.外公更是知恩圖報的人,別人待他好一分,他就要十分回報.所以當年,當沈爺爺提出那個決定的時候,外公才會一口答應,更甚至是讓她答應.

"清清!"有人在呼喊,顧敏瞧了瞧,幾位富家千金,大抵是沈清清的朋友.顧敏見狀,立刻說道,"清清,你過去吧."

"那你呢?"

"我沒事,我自己在旁邊吃點東西就好了."聽見顧敏這麼說,沈清清覺得也沒事,她點了個頭道,"那好,你別亂說話哦,就去那邊吃點東西吧."沈清清叮嚀了幾句,這才走向了那一行人中.

顧敏這下還是落單了,她拿起托盤,隨意地弄了點食物,而後就走到一邊去了.不時的,她也會瞧向沈清清以及沈澈,那兩人都在和客人們談笑.顧敏想著如果她也要這樣,那還不如一個人在這里,反倒是樂的輕松自在了.

只是那麼突然之間,就覺得自己是那樣的不屬于這里.

忽然,大廳里有了小小的sao—動,也不知道是誰到來了.顧敏有些狐疑,便尋聲望了過去.卻見到一道豐神偉岸的身影走了進來,一身黑色西服,一張微笑溫雅無雙的俊臉,在璀璨的琉璃燈照耀下,更覺得奪目非凡.

顧敏心里卻是咯噔了一下,怎麼回事,竟然是學長?為什麼他會來呢?瞧著唐仁修走進大廳,而後走向了沈父,和他在談笑,顧敏又有些明白過來.學長可是公司經理,唐氏家族更是港城有頭有臉的家族,這樣的生日宴會,邀請而來的賓客也都是名流,他會來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沈父瞧見了唐仁修,他很是驚喜,立刻迎了上去,"唐世侄,你來了,歡迎歡迎."

唐仁修,唐氏家族名正言順的繼承人人選.前任董事長的獨子,更是唐氏老太爺的愛孫.這樣的身份,親自到來,無疑是給他臉上增光.

"哪里,沈伯父的生日,我怎麼能不來."唐仁修笑著應聲,"祝您福如東海."

沈清清跟隨在父親身邊,瞧見了唐仁修,眼前登時一亮.她卻是忘記了那天夜市的偶遇,當時只是匆匆一眼,沒有瞧清楚,而她只知道此刻面前的男人,真是帥到讓人臉紅心跳.

"爸爸……"沈清清喊了一聲,沈父立刻介紹道,"這位是唐氏的公子唐仁修,她是小女清清."

"你好."唐仁修揚起溫柔笑顏,執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了淺淺一吻.沈清清只能傻傻的看著他,已經暈眩了,"……你好."

而顧敏仍舊站在一旁的角落里,靜靜看著他走向沈父祝賀,又看見他迅速的被千金名媛的包—圍.那些漂亮的女孩子,爭先圍繞在他的身邊.這讓她想到了從前在學校的時候,他的身邊也總是少不了追隨的女學生,走到哪里都是.所以才讓她一連追了好多天,才能找到機會和他說上幾句話.

學長,他這麼這麼好,站在他身邊的女孩子也應該很好很好才對.

可是她呢?顧敏瞧了瞧自己,怎麼可能相配呢?但是為什麼,她的心中還殘留著小小的希望,那更甚至是一種奢望,讓她情不自禁地想要接近他,更接近他一點,哪怕只是一點點,那也是好的.

然而,在這個時候,就在人群里邊,唐仁修的目光卻透過空氣投—射而來,恰好落在了她的身上.他眼中也有狐疑的光芒,好似認不出她了.顧敏心跳猛地一快,瞧見他微笑的臉龐,慢慢地接近,他竟然就這麼朝她走了過來!

顧敏僵在原地,這一次,她沒有後退,只是任他這麼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唐仁修眯起眼眸,瞧著她道,"原來你所說的有事,就是來出席宴會.今天的你,打扮成這個樣子,我差點都認不出你來了."

顧敏也有些慌忙,她輕聲道,"因為這個宴會很隆重,所以我才打扮了一下."

"是麼."唐仁修淡笑著反問,他的目光卻是一直都望著她.從進入宴會之後,他就在人群里搜索她,想要知道她在不在.果然,還是被他瞧見了.只是今夜的她,卻穿著紫色的華麗禮服,還特意化了妝,就像是一個小公主一樣.這讓他感到驚豔的同時,卻也不悅,內心深處的疑問,更是升騰而起.

那日在餐廳里,唐仁修只零星聽到了一些談話,最為清楚的莫過于是那句"我有喜歡的人",又看見她們在爭執,他便走了下來.走近了一些,也聽到了一些話語,可是一切都是朦朧未知的.他本不願意多問,但是此刻,顧敏確確實實的出現在了沈家的宴會,這讓他有了想要知道的**.

"你和他是什麼關系?"唐仁修眼眸一凝,終是開了口.

顧敏心頭一緊,抬眸對上他的雙眸,溫潤的一雙眼睛里是深凝的墨色,是審視是狐疑.她想要去解釋他們的關系,可是卻又不知道要怎麼說.動了動唇,她剛要回答,"我們……"

"仁總!"耳畔,又是一道男聲響起了.顧敏回頭瞧去,只見沈澈走了過來.

沈澈翩然而至,他高大的身軀走向了他們,就在走近的時候,卻是往顧敏身邊一站,那態度儼然就像是在證明,她是他的所有物一般.唐仁修瞧見他的姿態,他眼中閃過一抹深邃,卻是不動聲色地笑了,依舊風度翩翩,"沈總."

"仁總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沈澈笑道,唐仁修道,"剛才看見你在招呼客人,所以就沒有打擾."

"哪里,我要是知道仁總來了,就算再忙,也是要騰出空來的."兩人就在這里寒暄起來了,沈澈忽而說道,"我知道顧敏借調去了四海工作,這段日子多虧了仁總關照了.她啊,就是小女孩兒一個,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知道."

沈澈說話的時候,更是伸手揉了揉她的頭發,那動作真是親密到不行.而顧敏卻也是詫異,這樣的舉動,也就只有小時候頑皮玩耍的時候,沈澈才會偶爾這樣鬧她.

"客氣了,顧助理工作認真能干,她能借調來四海是我的榮幸."唐仁修微笑應聲,後邊又有人在呼喊"仁總,有沒有空聊聊呢",唐仁修回道,"抱歉,你們慢慢聊."

唐仁修的視線掃過了顧敏,轉身離去,結果卻是顧敏方才的話都還沒有說完.顧敏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唐仁修走遠,不禁懊惱.而沈澈瞧見她的目光一直注視著唐仁修離去的背影,心中不悅,他不禁喝道,"人都走遠了,你還在看什麼?要不要我把他叫回來啊?"

顧敏回過神來,她扭頭瞧向了他,蹙眉不語.

"你和他剛剛都聊了什麼?"沈澈又是質問,顧敏回道,"沒什麼."

"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了,這種男人,一看就知道是花花公子,你別和他太接近,到時候吃了虧,你只能自作自受!"沈澈卻是蹙眉,顧敏抿緊了唇,輕聲反駁,"他不是那樣的人!"

"你說什麼?你又了解他多少?"沈澈一聽她維護唐仁修,當下又開始火大了.只是此刻正是宴會,他不好發作,只能壓低了聲音命令,"你別和他接近了,就算他是你的上司,你也該避諱一點!不然讓我爸和我媽看見了,就不好了!知道了沒有?"

顧敏心緒煩亂,只是"恩"了一聲.

而後這邊,也有人來呼喊沈澈了,沈澈又是吩咐了一句"你自己注意點"也離去了.頃刻之間,又只剩下顧敏一個人站在角落里.她的目光卻是在人群里找尋唐仁修,只見他的身邊又聚攏了無數的名媛小姐,她本想上前的步伐,在這個時候止住了,她無法繼續.

不過一會兒,賓客們到的差不多了,宴會正式開始了.沈父上前致辭,感謝來賓們的到來,一番話語說的很是歡樂,瞧的出來,他今天很高興.壽星自然是主角,所以身邊一直聚攏了客人在祝賀.顧敏的包包里,還准備了一份小禮物,只是現在看來,也不好意思過去了.

就像是方才她所穿的那條裙子,實在是有些太過寒酸了.顧敏的手,不禁抓緊了挎包提手,那麼死死的攥緊.

在致詞過後,眾人已經開始翩然起舞了.沈澈的目光望向了顧敏,他剛想過去,卻是被前來邀舞的千金給絆住了,他微笑牽過對方的手,進入了舞池.而唐仁修這邊,早已經是成雙入對,舞池里不消一個眨眼的功夫,一對對都是舞步輕盈了.

顧敏只能站在原處,瞧著人影搖曳.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母卻是走了過來,瞧見她捧著盤子,一個人在吃東西,她眉頭一蹙,不禁喊道,"小敏,你也注意一點,怎麼還在吃呢?"

顧敏尷尬地捧著盤子,當下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只能愣愣捧著不動了.沈母又是道,"你跟我過來一下."

顧敏聽話點頭,趕緊將盤子放到了桌子上,而後跟隨著沈母而去.

而在舞池里邊原本剛剛和舞伴跳完一支舞的唐仁修,他就要往顧敏的方向走去,卻見她被沈夫人喚走了,他眼眸一沉,遲緩的步伐沒有停下,而是跟隨了過去.

沈母帶著顧敏走過了前廳的回廊,而後來到了後花園這邊的轉角回廊.前方就是後花園了,夜里的空氣格外清新,卻也微微有些泛冷.顧敏一到這兒,瘦小的身體不禁輕顫了下.

"小敏,我剛問過小澈了,他說他給你送了禮服過去的,你為什麼不穿過來?"沈母瞧著她道,"你明明知道今天的宴會是多麼重要,有很多大人物會來的,你要是還穿成剛才那個樣子,被別人看見多不像話?也幸虧今天爺爺沒來,不然還真是有理也說不清了!"

"我今天找你過來,是要跟你說你弟弟的事情.當年他下葬的時候,我們家可沒有少幫忙.你也知道小澈在國外念書,他那麼用功,打擾了他不好,所以我才沒有讓你告訴他.可你倒好了,回來後就偷偷跟他打小報告了,他倒是來找我興師問罪了一通!"沈母雖然有些愧疚,但是也有些生氣.

"對不起,佩姨……"顧敏蹙眉輕聲道歉,她本想解釋,卻又覺得多余.沈母又是說道,"小敏,我跟你說實話吧,我雖然不認同那個女人,但是我本來也不認同你的.你也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老太爺顧念你們,記著你外公當年的好,所以也喜歡你.可是你應該明白,你外公再好,他也只是個司機.而你呢,媽媽老早就不在了,爸爸也沒有,無依無靠的,什麼都沒有.你的家世你的門第,怎麼能配得上小澈呢?以後又怎麼能在事業上幫到他?"

"可是我從小就看著你長大,知道你這個孩子乖巧懂事,也很孝順聽話,所以我也不介意這些了.我也知道你的心思,你們從小就在一起,你是喜歡小澈的.不然小澈出國了以後,你也不會一直等著他了."

"雖然老太爺認可你,但是你和沈澈也還是個未知數."沈母歎息,"我只想讓你明白,你以後要是真能嫁進我們家,那是你的福氣.你的心願,也不就是這樣嗎?你們家從此就可以翻身了,你也是麻雀變鳳凰了.不過,你也要注意一點,自身上去了,才能配站在他身邊啊!"

沈母一番叮嚀勸告讓顧敏抿緊了唇,那麼死死的抿住,"好了,我們進去吧."

顧敏多麼想要反駁,可是多年養成的教養讓她不能頂撞長輩,這是尊重,所以她只是道,"不了,佩姨,我想在這里站一會兒."

"你一定是剛才吃多了,女孩子吃東西也要注意分寸形象!我先進去了,你一會兒也進來!"沈母又是幾句囑咐,顧敏只是沉默著點頭,而後看著她的身影消失于面前..

又是一陣冷風襲來,顧敏覺得很涼,身上這件華麗的禮服,沒有讓她感到絲毫的快樂.剩下的,只有徹骨的寒冷.她在外邊站了一會兒,而後這才轉身想要回去.可是她沒有想到,一轉身卻就看見一道身影倚著廊牆而站.

在黑夜里,在昏黃的燈光下,他的面容也是模糊隱約.顧敏一個定睛,這才瞧清了他,她的聲音都卡在了喉嚨處,艱澀的開口呼喊,"學長……"

唐仁修卻不說話,只是站在那里瞧著她,他的眸中顏色很深,也是瞧不清的色彩.顧敏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她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來的,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見她們的談話,總之在這個時候,她只能笑著說了一句,"你也來這里吹吹風哦."

唐仁修卻依舊不說話,顧敏更為慌忙,她覺得那樣尷尬,輕聲說道,"我……先進去了."說話之間,她就低頭邁開步子往大廳折返.走過了他的身邊,她頓時松了口氣,可是誰想到,就在經過之後,身後的他卻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顧敏愕然一驚,只見唐仁修素來微笑的俊容冷酷到不行,他一言不發,只是抓著她就走.他的力氣特別大,顧敏被他抓的手腕疼痛,那骨頭好似都要碎了,她不住的呼喊,"學長……學長!"

可是唐仁修全然不聽,只是拉著她從回廊而出,經過了大廳,而後迅速地奔向前院.

"學長……"顧敏一路的呼喊,他的步伐又急又快,她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幾乎都是東倒西歪,步伐已經不穩.唐仁修抓著走向了停靠的車子,立刻開了門,而後將她給塞了進去.

顧敏一個暈眩,氣息全都不穩了.唐仁修亦是迅速地上了車,而後踩下油門直接離去.

顧敏想要下車,她的手去撥動車門,但是已經被反鎖了,她根本就打不開!顧敏在車里,瞧著沈家別墅漸漸遠去,她有些慌忙,又是喊道,"學長!你停車啊!宴會還沒有結束!"

唐仁修繃緊了一張俊容,冷聲喝道,"這樣的地方,你還留下來做什麼!等著他們再嘲諷你嗎!"

——————————————————————

真相即將到來?不知道唐仁修知道後會是如何反應?爆—發了嗎?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