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定你了
"總是這麼莽撞,撞到人了,又把自己的衣服弄髒了,一會兒我陪你去買一套."唐仁修溫溫說著,對著一旁的服務生道,"沒事了,你下去吧."

那服務生松了口氣,趕緊退下了.

林宛瑜卻是驚住了,她記得這個男人,上次也是在這家餐廳,他為她們買了單還送了一瓶紅酒,此刻兩人這樣的姿勢,卻是那樣的親密,哪里會只是上司和下屬那麼簡單,這簡直就像是——一對戀人!

"你……"林宛瑜愣了下,而後開口,"顧敏,難道你說的喜歡的人就是他?"

顧敏一下子驚慌失措,扭頭瞧向唐仁修,只見他正微笑望著她,但是她卻感覺自己像是被抓了個正著,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卻又在這個時候,唐仁修雙眸一轉,目光落在了林宛瑜身上,朝她微笑說道,"你好,我是她的男朋友,我叫唐仁修."

林宛瑜再度說不出話來,竟然真的是!

"請問小姐怎麼稱呼?"他微笑詢問,林宛瑜也有些被怔住了,"林……宛瑜……"

顧敏的心跳有一瞬靜止,而後更加猛烈的跳動起來了,她忽然發現自己無法動彈,也不會開口說話了!

"林小姐,真是抱歉,今天是我來遲了,本來想請你吃飯的,只是現在出了點小狀況,看來就不行了.要是不介意,這頓我請,不過,我得帶著她去換身衣服了."唐仁修說著,又是朝著後邊趕來處理情況的經理道,"這位小姐的單,算在我的賬上."

"是,唐先生."經理立刻應聲.

"抱歉,先走一步了."唐仁修微笑一句,而後摟著顧敏離開了.

只留下林宛瑜一人還愣愣站在原地,久久無法回神,直到經理上前詢問,"小姐,您需不需要換張餐桌呢?"

……

迎面而來的風將顧敏吹醒了,出了餐廳,她這才回過神來,卻才發現唐仁修的手還一直牽著她的,帶著她往前方走,她立刻喊道,"學長,你怎麼會在這里?"

"我就不能來吃飯了?"唐仁修一邊說著一邊拉著她,直接往不遠處的停車場而去.等到了那兒,他將車門一開,扭頭才道,"上車."

"要去哪里?"顧敏不禁詢問.

"先上車."

次陪去她."可是……"顧敏還在遲疑,唐仁修不再多說什麼,直接將她弄進了車里.等車子駛上大道,顧敏不禁問道,"學長,你到底要帶我去哪里?"明明公司,就在停車場附近.

"以後我帶你走的時候,你就不要問去哪里,只要跟著我就好了."唐仁修微笑著一句,顧敏心中一動.

車子在城市里兜轉著,而後來到了一家女裝店.唐仁修將車靠邊停下,而後帶著她一起走了進去.店里是精致優雅的,只是顧敏卻是忍不住詫異,她不知道來這里是為了什麼,終究又是忍不住詢問,"學長,為什麼帶我來這里?"

"難道你想穿這件衣服回公司?"唐仁修微笑詢問,顧敏低頭一瞧,果然還是一身的汙漬.

"唐先生,歡迎—光臨."顯然,唐仁修是這里的常客,所以一進去後,就有店員前來微笑招呼.唐仁修望向了對方,視線又是掃過顧敏,對著那人說道,"為這位小姐選一套適合她的衣服."

"是,小姐,您這邊請吧."那人微笑應聲.

顧敏卻是尷尬了,"學長……"

唐仁修卻是按住了她的肩膀,將她推向了店員,"去吧."

顧敏雖然遲疑,可還是抵不過他的強勢,就這樣被店員帶走了.這里有專門的更衣室,顧敏就這樣又被帶了進去.那幾個店員紛紛詢問起來,"小姐,您喜歡什麼顏色?""喜歡什麼款式?""需要出席什麼場合?"

顧敏有些無措,她已經暈了.

唐仁修也走了進來,就坐在一旁的歐式沙發上休息,他笑著說,"你們就幫她選一套上班穿的就好,款式簡單一點的,至于顏色……"他說著頓了頓,目光落在她身上所穿的那件襯衣,"就紫色吧."

這一聲令下,那幾個店員立刻紛紛行動了,不消多久,便選來了好幾套衣服.款式雖然各異,卻是簡潔氣質,更是讓顧敏挑選.顧敏看了看,指著那款襯衣道,"我就試這個吧."

顧敏拿著襯衣進了更衣室,試穿的時候,她看了下吊牌,一件襯衣竟然是她一個月的工資,這讓她一怔,不過想著刷卡就好了,就當是自己奢侈了一回.這麼想著,她便也心安理得的換上了.

換上了新襯衣,顧敏從更衣室里出來,店員們紛紛稱贊,"這件真絲襯衣真適合你,顏色也很漂亮.唐先生,您看看如何?"

唐仁修從沙發上站起身來了,走到她身邊瞧了瞧,"是不錯."

顧敏瞧著鏡子里的自己,這款襯衣的確很漂亮.她不作多想了,立刻說道,"這件衣服,我買了."

"小姐,那款裙子怎麼沒有一起換上呢?一起穿了,會更好看哦."店員好心提醒,顧敏微笑著搖了搖頭,"不用了,這件襯衣就行了."

唐仁修卻是慫恿她,"去換上吧."

"不啦,穿裙子上班不方便,我還是穿褲子就好了."顧敏微笑解釋,又是問道,"這里可以刷卡的吧?"

"當然可以."

顧敏就要去拿擱在更衣室里的包,唐仁修卻又比她快了一步,直接從口袋里掏出了金卡,而後遞給了店員.顧敏回頭瞧見了,立刻喊道,"我自己來給!"

可是那店員更聽從唐仁修,直接接過金卡走了.顧敏懊惱地走到唐仁修身邊,她抗議道,"學長,你怎麼又替我買單了."

"你又忘記了?我之前就說過,我怎麼可能讓女人給錢."他微笑著說,顧敏郁悶了下,"可這不一樣,這是我自己的東西,怎麼好意思讓你買."

"好了,現在買都買了."

"那我一會兒把錢給你."顧敏還是有立場有原則的.

"你一定要和我算的那麼清楚?"

"一筆歸一筆啊."顧敏堅持道,唐仁修卻是笑了,他忽而道,"那就當是你為我買領帶的回禮好了."

他突然提到了領帶,顧敏一驚,"……什麼領帶."

"怎麼?到了現在,你還想不承認?就是這條."唐仁修說著,手指輕扯了下自己西服打著的領帶.顧敏一瞧,那蔚藍的絲—絨顏色,正是她買來的那條,忽而變得緊張起來了,就好像是自己隱藏的秘密被他給揭穿了,"這條領帶,本來就是學長的那條."

"我可不是傻瓜,會分不出來,這是用過的,還是新的."唐仁修笑著繼續揭穿她,顧敏終究是沒辦法了,她抿了抿道,"那條領帶沒有洗乾淨,所以我就買了一條新的."

"用一個月的工資,替我買一條領帶,你還真是舍得."他笑著調侃,顧敏很是堅持道,"本來就是我弄髒的,所以是應該的."

"那麼你知不知道,我不缺一條領帶?"

"……我知道."

"那麼你也應該知道,當時是我自願給你用的,弄髒了也不關你的事,所以你不需要特意去買的."他又是一句,顧敏這下子是沒了話,只是勉強道,"那就當是我送給你的好了."

"可是我卻不能接受女孩子這樣送我東西,如果是我的女朋友,就除外了."唐仁修的話語讓顧敏為難,她只能順從了他一開始的決定,繞來繞去,反倒是把自己給繞進去了,"那今天的襯衣,就當是你的回禮好了."

"你又知不知道,送男人領帶,代表了什麼意思?"唐仁修卻是微笑,忽而問道,顧敏愕然,"什麼?"

"意思就是——"他微微俯身,低聲說道,"要把他套牢,他是我的.".

這句話還是唐默雨告訴他的,那天去接她的時候,在車子里她後來說:哥,你知道嗎?一個女孩子送男孩子領帶,那可是有深層含義的.他當時笑著聆聽答案,唐默雨便說:意思就是,她要把你套牢,代表你是她的.

顧敏驚住了,她從來都不知道領帶原來還有這樣一層意思,"我不知道的……"

"你現在知道了?"唐仁修步步逼近,顧敏忽然感覺到一陣強勁的氣息襲來,讓她下意識的後退,她被逼退到了角落里,"學長……"

"我現在才發現,你穿紫色很漂亮."他突然稱贊,讓顧敏怔住,"剛才在餐廳里,你說你有喜歡的人了?"

"剛才……剛才是我亂說的……你別當真……"隨著他的話語,他整個人更是步步逼近,而顧敏只能繼續往後退.唐仁修邁著沉穩的步伐往前,將她困在了角落里,"可我卻不是亂說的,我是當真的."

轟隆一下,顧敏的心提到了喉嚨口,唐仁修的手輕撫住她的臉龐,突然喊道,"顧敏."

他鮮少會這樣喊她的名字,這讓她感到陌生,卻又是悸動,"和我在一起,讓我做你的男朋友,讓你的那位青梅竹馬去後悔.怎麼樣,你願不願意?"

顧敏怔住,應該拒絕的,應該立刻就拒絕他.因為不可能,因為絕對不會有結果.可是,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她望著他,竟然無法開口.耳畔盤旋起誰的話語——因為有時候機會只有一次,錯過就沒有了!等到以後,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你不回答,是拒絕,還是接受?"見她沉默,唐仁修又是開口,"這是第三次了,我從來不會對一個女人開三次口,這也是最後一次.你,真的不願意嗎?"

這是第三次了,也是最後一次.

最後一次……

顧敏此時進退兩難,她是如此的矛盾糾結,可是心里邊勃發而出的渴望,讓她想要得到一些什麼.比如,比如是面前這個人.而她長時間的沉默,仿佛已經給了他答案,唐仁修低聲道,"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算了吧."

算了吧,他這麼說.可是,可是怎麼能就這樣算了?恐怕,從今以後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就在這個時候,顧敏抬頭望去,只見唐仁修的俊容就要遠去.她一下慌忙,如此的不知所措,卻在刹那之間有了本能的反應.她伸出了手,一下探向了他!

唐仁修定住步伐,他低頭一瞧,卻見她的手,竟然抓住了他的衣角.那麼小心翼翼的舉動,卻又那麼緊緊地攥住了.而她垂著頭,就連睫毛也是微垂的,微抿的唇,有一抹懊惱和頑固,不知道是在糾結什麼.

唐仁修微揚起唇角,他走近她,低頭問道,"顧敏,你是喜歡我的,是不是?"

喜歡……

顧敏心里又是一跳,那是她內心深處的秘密.唐仁修的手輕輕捏住她的下顎,將她的頭抬起,顧敏心慌意亂,就這樣對上了他的眼睛,他微笑凝眸,似是宣示,又像是定奪,"你是喜歡我的."

她無法否認,她也不能否認,因為那就是她內心深處想要表達的.

顧敏,你是喜歡他的.

"你不說話,我也知道你的意思了,我答對了."他低聲說著,吻又隨即落了下來,就要親吻顧敏.這一次,她有所反應,卻是將頭一扭,別開到了另一處,亦是躲開了他的吻,他低聲呢喃,"恩?"

顧敏的手緊緊一攥,沙啞著輕聲道,"不行……"

"為什麼?"

"現在……還不行……"

而此時,店員結完帳又走了進來,"唐先生,已經買好單了……"她剛走近幾步,瞧見了兩人糾纏的身影,立刻停步,"對不起……打擾你們了……"

顧敏立刻急急說道,"……上班來不及了!"

被人打擾,他有些不悅,唐仁修撫住她的臉龐,將頭擺正,再次對上了她,他的話語霸道到讓人驚愕心跳,"顧敏,你聽好了,行不行不是由你說了算的,因為我要定你了."

顧敏的一顆心,徹底被攪亂了.

——————————————————————

周末快樂親們,oo哈!半夜先一更,明日再更哦,晚安.

新 ,首發手打文字版.新域名新起點!更新更快,所有小說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