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部長……做一個選擇吧
穆歡歡腳下一穩向後退了一步,汪銅辛一落地,穆歡歡抬腳正要襲擊汪銅辛小腿卻被汪銅辛看出了意圖,抬腳和穆歡歡揚起的腿撞在一起,穆歡歡快汪銅辛一步,一拳砸在汪銅辛的面頰上,腳落地站定……猛然踹在了汪銅辛下體的位置……

"啊……"汪銅辛被穆歡歡踹的滑出後面老遠緊捂著自己的下體,叫聲變得尖銳刺耳……

穆歡歡站在原地看著跪倒在地的汪銅辛,眸子一片寒涼.

顧曼華放下杯子抬眼看了眼跪倒在地上的汪銅辛唇角揚起,她翻了頁雜志淡淡道:"穆歡歡……差不多就可以了,先去接白浩晨吧……我會給禁閉室那邊打電話."

穆歡歡踩著碎玻璃渣朝著汪銅辛走近了一步蹲下身,在他耳邊低語:"汪銅辛……我會讓你哪來的滾回哪去.漩"

說著穆歡歡從汪銅辛的口袋里掏出了電話撥通了裴浩偉的號碼.

"喂……"那邊傳來裴浩偉十分不耐煩的聲音.

"這次我差點丟了命的事情雖然不知道部長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但是……汪銅辛留下,我走人……他滾蛋,我留下!部長……做一個選擇吧."穆歡歡聲音陰沉愨.

"穆歡歡……一回來就毀了我的辦公室,獎金扣你一半給我重新裝修辦公室."

路廷臣那有力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穆歡歡猛然轉過身,她看著路廷臣唇角帶著輕笑朝著樓上走來,身後還跟著谷楠.

電話那頭一直沉默的裴浩偉緩緩開口:"滿意嗎,穆歡歡?"

穆歡歡唇角勾了起來:"相當滿意……"

裴浩偉輕笑了一聲:"另外……你之前的公寓已經毀的不成樣子,所以給你配了新公寓……一會兒谷楠帶你過去."

"謝謝!"穆歡歡輕笑著掛了電話看著已經站在自己面前的路廷臣.

路廷臣就那樣看著穆歡歡,輕笑了一聲,目光里滿滿的全都是感激:"穆歡歡."

"是!"穆歡歡唇角揚起.

路廷臣朝著穆歡歡走近了一步:"謝謝!謝謝你的那一句……你信任."

穆歡歡低笑一聲朝著樓下走去:"還不笨麼!"

"你干什麼去?"路廷臣問.

"接小白."穆歡歡說著朝著禁閉室的方向走去.

"先等一下別急,我有事要說."路廷臣就站在他辦公室門口看向了下面都向著上面看來的特工們.

顧曼華也從辦公室內走了出來.

"這次關于英國-軍-情-六-處的間諜事件已經告一段落,關于間諜已經查出,另外要宣布一件事情……"路廷臣看向了顧曼華.

顧曼華對著路廷臣輕笑點頭.

"顧曼華已經榮升為我們國-家-安-全-部副部長,和李虹艾副部長一起協助部長處理安-全-部事宜,稍後會有新的主管上任……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做好自己的本分,就這樣……都忙自己的去吧."路廷臣說了一聲,然後轉過頭看著汪銅辛,"車已經在外面等著你了……立刻就送你會學院."

"副部長唉!"

"好厲害!"

大家都鼓起了掌.

"那之前的副部長吳向飛呢?"有人低聲嘀咕.

"吳副部長因為工作原因被調到別的地方去了."路廷臣開口道.

穆歡歡唇角掀起,她怎麼會不知道那個間諜就是吳向飛呢……這會兒恐怕吳向飛已經被抓了吧,國-家-安-全-部為了面子問題才會說吳向飛被調走了,不然的話……讓一個間諜混到了副部長的位置豈不是要讓國-家-安-全-部丟臉丟大發了.

"新主管預計半個小時後會到,大家現在該干什麼干什麼吧."

新主管?穆歡歡抬眉撇了撇嘴……然後朝著禁閉室走去.

說完谷楠扶著汪銅辛往外走去,路廷臣看著自己辦公室碎掉的玻璃抬腳跨了進去:"看來穆歡歡還是手下留情了,不然這里肯定不能看了."

顧曼華回到辦公室給禁閉室那邊打了電話,說是穆歡歡會過去接白浩晨出來不要阻攔.


當禁閉室的門打開時,里面的白浩晨和外面的穆歡歡都是一臉的笑意.

"其實我剛進來的時候在想一個問題……"白浩晨一邊向外走一邊開口.

"什麼?"穆歡歡問.

"其實部長不都看到我了麼?怎麼還要我進來……"

穆歡歡笑了一聲:"那你覺得部長會認識你麼?"

白浩晨撇了撇嘴:"說的也是,要是部長能知道我的名字……那就已經是三生有幸了,哈哈."

穆歡歡輕笑了一聲拍了拍白浩晨的背:"我說小白……你趕緊回家洗一洗吧,真的……太臭了."

說完,穆歡歡就快步朝前走去.

白浩晨再次聞了聞身上的味道,朝著穆歡歡追去:"臭也是因為你!"

剛走到門口,穆歡歡和白浩晨就看到了在不遠處等著穆歡歡的谷楠.

白浩晨面頰上的笑容微微一沉,看向了穆歡歡.

"部長讓他帶我去我的新公寓."穆歡歡平靜的開口.

"住什麼新公寓啊!"白浩晨道,"住我那里……我那里那麼大還容不下一個一百斤不到的你?"

"這是部長的命令."穆歡歡轉過身直視白浩晨輕笑,"回去洗洗去見你的小女朋友吧,這麼多天辛苦你了."

"歡歡……"

穆歡歡輕笑著朝著谷楠的方向走去,白浩晨皺眉看著:"我說……要是住不慣就回來我給你收拾房間還不行麼!"

穆歡歡轉頭對著白浩晨做了一個ok的收拾,然後和谷楠一起朝外走去.

一上車,谷楠就把公寓鑰匙遞給了穆歡歡.

"市中心世紀公寓最頂層."谷楠道.

"謝謝."穆歡歡把鑰匙裝進了兜里,坐在副駕駛的位置垂眸看向了外面.

車內的氣氛一度陷入了一種沉靜,谷楠似乎是找話題似得開口:"汪銅辛其實就是人死板了一點,不是故意針對你的."

穆歡歡依舊沒有開口,只是單手撐著頭部把窗戶搖了下來.

"那天……汪銅辛切了你的通信,小白急了……和汪銅辛動了手所以被關進禁閉室了."谷楠一五一十的對穆歡歡開口,"不過當時那種情況……汪銅辛也是沒有辦法,畢竟他現在是頭……要樹立威信."

"所以就可以拿我的命開玩笑?"穆歡歡語氣平靜的詭異.

"他已經下令讓你離開了."谷楠也十分平靜.

"谷楠……以前沒有發現你這麼喜歡上級抱大腿啊."穆歡歡語氣里帶著嘲諷.

谷楠自然也明白穆歡歡說的是氣話,他不做計較只是低聲問道:"我們是下級,所以需要服從命令."

"啊……我都忘了."穆歡歡唇角勾起,"谷楠從來不會違背上級的命令,哪怕是上級讓你立刻跳進糞池淹死你也會毫不猶豫,所以說如果有一天……我們兩個人一起執行任務,我被困,上級說……讓你放棄我直接逃走,哪怕就是你只要開一槍就可以救我你也會逃走是麼?就像是在學院……高世偉讓你對我開槍,你會毫不猶豫的對我舉槍!"

"穆歡歡."谷楠喉結微微一哽,"你差點殺了汪銅辛."

"所以你對我開槍,哪怕你說我是你心里最重要的人你為了救一個汪銅辛可以殺了你心里最重要的人?"穆歡歡聲音有些微微高了起來,"那我糊塗了……你心里重要的人定義到底是什麼?"

谷楠握著防線盤的手一緊,眉頭緊皺直視前方.

車內再一次陷入了一片沉寂.

"停車!"穆歡歡最見不慣的就是谷楠回答不出來就不說話的樣子.

谷楠絲毫沒有減車速的意思,他淡淡道:"我送你回去."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