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誰有貓膩!
穆歡歡一見白浩晨朝著這邊跑來唇角揚起:"小……"

穆歡歡"白"字還沒有出口就愣住了,白浩晨竟然沖過來一把捧住穆歡歡的面頰吻了上去!

遠處……霍辰西的專機已經停了下來,霍辰西剛走出機艙還未下階梯就看到了遠處的穆歡歡和白浩晨.

霍辰西眸子一緊,那個女人……是穆歡歡?

"老大……"甯浩宇喚了一聲漩.

霍辰西這才朝著下面走來.

只是深深一吮白浩晨就慌張的松開了穆歡歡,他瞳仁顫抖的厲害……慌張的朝後退了兩步:"對……對不起……我只是……我還以為你死了……我只是……"

白浩晨喉結連著聲音都是顫抖的愨.

穆歡歡看著滿眼紅血絲頭發亂糟糟的白浩晨,他的衣服還是自己走的那一天的衣服……穆歡歡甚至可以想象這幾天白浩晨有多麼的擔心.

她輕笑著對白浩晨張開了雙臂.

白浩晨瞳仁輕顫著,沒有上前……似乎還在為自己剛才的一時沖動而懊悔.穆歡歡卻已經笑著上前一手環住白浩晨的頸脖一手環住他的腰身將他抱住.

白浩晨眸子一片濕紅,這麼些日子的提心吊膽……他在禁閉室的時候真的以為穆歡歡死了,那種絕望讓白浩晨的心髒無法負荷.

白浩晨用力將穆歡歡抱緊,甚至不顧自己身上的汗味.

"歡歡……"白浩晨聲音微哽.

"我沒事……"穆歡歡輕撫著白浩晨的脊背,"我說過不會拋下你的,要死……我也會死在你的後面."

白浩晨將穆歡歡抱的越發的緊,淚水順著睫毛墜落.

沒有人能明白白浩晨有多麼的害怕失去穆歡歡,當爆炸的畫面充滿屏幕的時候……白浩晨多希望在那火海中的是自己,他以為……自己永永遠遠的失去穆歡歡了.

霍辰西深深朝這邊看了一眼,深邃如漆墨一般的瞳仁微涼.

"老大……"甯浩宇替霍辰西拉開了的車門.

霍辰西坐進了車里,戴上墨鏡不再去看那邊,車緩緩離開.

穆歡歡幾乎要被白浩晨抱的喘不過氣來,她輕笑著開口道:"小白……你幾天沒有洗澡了?都臭了……"

白浩晨被穆歡歡說的臉一紅,連忙推開了穆歡歡,向後退了幾步聞著自己身上的味道:"臭了?"

看著白浩晨那憨憨的模樣,穆歡歡再次笑開來,她走上前再次抱住了白浩晨.

"唉……你別抱了,我身上都是臭味!"白浩晨有些慌張的推著穆歡歡.

可是穆歡歡卻像是狗皮膏藥一樣的念著白浩晨:"不過還不算難聞."

"我說……咱們可以走了吧,你們倆!"肖乃飛趴在車門上,笑意盈盈的看著那兩個人.

"快點走吧!"白浩晨紅著臉別扭的像是個小媳婦,他皺眉對著穆歡歡說了一句就快步朝著車那邊走去拉開車門坐進了副駕駛.

穆歡歡亦是笑著走過去坐在了後座.

肖乃飛啟動了車離開機場.

路上,肖乃飛側頭看了眼白浩晨然後透過後視鏡看了眼將頭枕在車窗上任由清風吹拂長發的穆歡歡笑著開口:"我們就都說你們倆之間有貓膩!你們還打死不承認……"

"誰有貓膩!"白浩晨對著肖乃飛就是一聲吼.

"那剛才機場的那個吻是什麼?我眼花啊!"肖乃飛一臉壞笑著跳著眉毛.

"那……那是因為我一直以為歡歡死了有感而發!"白浩晨越描越黑.

"是麼!"肖乃飛一下子兩眼放光,"那一會兒下車我也有感而發一下!"

不等白浩晨再次開口,穆歡歡已經一腳踹在了駕駛座的靠椅上:"你不知道內部人員不許談戀愛麼!你亂說會給我和小白帶來麻煩的!"

"就是就是!"白浩晨連忙附和,"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要是讓我們家小乖知道了還不得滅了我."

肖乃飛唇角勾起笑了笑:"是啊……說到這個,這一陣子怎麼不見你和你那個小女朋友纏綿了."

"你問後面那位啊!"白浩晨說道這里就沒有好語氣,"出個任務也不告訴我是什麼,讓我提心吊膽的……部長還下了命令讓我隨時協助穆歡歡,我都沒有時間陪我們家小乖了."

肖乃飛看了眼後面的唇角一直掛著淺笑的穆歡歡道:"啊……對了,小白是我偷偷從禁閉室弄出來的,一會兒汪銅辛要是找麻煩歡歡你要幫我扛著點,他害怕你!"

說道汪銅辛……穆歡歡似乎還有筆賬沒有和汪銅辛算呢.

那種情況下切斷了穆歡歡的通信,那擺明了是要穆歡歡死……

穆歡歡要是可以放過他,那真就不是穆歡歡了.

"一會兒你把小白先送回禁閉室去."穆歡歡對著肖乃飛道.

"回去?"白浩晨轉過頭看著穆歡歡.

"我會光明正大的把你接出來,放心吧."穆歡歡道.

"好的,沒問題!"肖乃飛一臉笑意.

—————————千千分割線——————————

穆歡歡進總部的時候武器都被扣在了外面,當她完好無損的出現在總部的時候,嚇了所有人一跳,所有人……都以為穆歡歡死了.

"歡歡!"莫暢一下就喚出了聲.

穆歡歡瞄了眼白浩晨的位置,她拳頭一緊朝著樓上走去.

"歡歡!"莫暢一臉的詫異.

只見穆歡歡上樓後一腳踹開了汪銅辛辦公的門,嚇得樓下一片寂靜……

樓下的人員全都抬頭朝樓上看去.

"穆……穆歡歡!"汪銅辛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似乎很詫異……瞳仁中帶著一絲竊喜.

他一直坐在辦公室看著電話,就害怕副部長一個電話過來讓他寫這件事的報告,一旦這件事開始調查……當時全在場的人都會出一份報告,是他掐斷了通信導致了國-家-安-全-部最優秀的特工死亡.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自己隨時可能被送回學院去,他已經在那個鬼地方呆了將近十年了,他可不想再回去了.

穆歡歡二話沒說走到汪銅辛辦公桌前,單手撐桌一躍而起踢得汪銅辛連連向右退了好幾步.

"穆歡歡!你是瘋了!"汪銅辛緊捂著自己的面頰.

"汪銅辛你知道麼,你連一個垃圾都不如……憑你也想坐這張椅子,簡直是對這張椅子的侮辱!"穆歡歡說著一拳朝著汪銅辛砸去.

汪銅辛側身躲開,穆歡歡眸子一沉,動作迅速的一個旋踢……

汪銅辛整個人直接飛起撞碎了玻璃沖出了外面……要不是樓梯扶手攔住他,恐怕現在已經摔下樓去了.

汪銅辛定神看向了朝著自己走來面色陰沉的穆歡歡吼道:"穆歡歡……你再這樣我就還手了!"

"你倒是還手試試!"穆歡歡冷聲道.

樓下剛從禁閉室出來的肖乃飛一邊擦著頸脖上的汗,一邊朝樓上看了一眼,他唇角勾起隨手端起了同事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一副並不擔心的樣子.

汪銅辛見穆歡歡一腳朝著他的方向踢來,猛然一個翻身躲開……穆歡歡一腳踹在了扶手上.

此時顧曼華正端著水杯坐在沙發上翻看著雜志,聽到響動卻紋絲不動……只是唇角揚了起來.

汪銅辛眉頭一緊,一手扶住扶手,借力一個飛轉……狠狠朝著穆歡歡腦袋的位置襲去.

穆歡歡猛然向後下腰躲過了汪銅辛的腿,卻不料在直起身時汪銅辛三步並作兩步朝著穆歡歡飛起,膝蓋向穆歡歡面部飛來.

穆歡歡腳下一穩向後退了一步,汪銅辛一落地,穆歡歡抬腳正要襲擊汪銅辛小腿卻被汪銅辛看出了意圖,抬腳和穆歡歡揚起的腿撞在一起,穆歡歡快汪銅辛一步,一拳砸在汪銅辛的面頰上,腳落地站定……猛然踹在了汪銅辛下體的位置……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