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現在沒有男士在這里
霍辰西下車隨手拿出了幾槍,他看了眼集裝箱的高度……不斷的向後退.退到一定程度他瞳仁一沉,朝著那輛幾千萬跑車的方向沖去……他沖上了跑車猛然跳起……一把抓住了集裝箱的頂部一躍而上.

穆歡歡當作掩護的汽車就快被射成了馬蜂窩.

她猛然起身趴在車頭快速扣動扳機,連滅了幾個韓國特工之後……子彈竟然用完了!

穆歡歡猛然蹲下身,躲在車後.

"穆歡歡……投降吧!"韓真希捂著自己剛被穆歡歡射中的肩頭……鮮血不斷的從指縫沁出來漩.

穆歡歡到底是架不住人家人多手上的子彈又不夠,穆歡歡側大腿側摸出了一把短刀.

"突突突突突——"

"後退!後退!"韓真希喊道祛.

突然傳來一陣槍聲,穆歡歡只聽到那些韓國特工的慘叫聲,側頭朝著集裝箱頂端看去……

霍辰西!

那個穿著黑色西裝端著機槍蹲跪在集裝箱上,面色陰沉朝著下面掃射的不是霍辰西是誰!

他不是……他不是被自己迷-暈在酒店了麼?

穆歡歡咬緊了牙沒有多想一腳踩住集裝箱飛身躍起……直接用槍砸暈了一個韓國特工,猛然翻身撿起了地上的槍蹲跪在地上接著射擊.

韓真希看到霍辰西也是一臉詫異,她在三個韓國特工的護送下准備離開.

穆歡歡哪肯放過,她起身朝著韓真希的方向沖去.

霍辰西的火力太猛,直到穆歡歡都快要逼近了韓真希才注意到穆歡歡,她一把將身側的特工壓下去,舉槍正要朝著穆歡歡開槍!

霍辰西瞳仁一緊,猛然調轉槍頭……

"碰——"

"啊……"韓真希被霍辰西子彈射穿了肩胛,震的向後退了好幾步撞在集裝箱上.

保護著韓真希的三個韓國特工其中兩個立刻調轉指向穆歡歡.霍辰西唇角勾起,幾乎是一眨眼……穆歡歡一把扣住了其中一個特工的槍口轉身一個回旋踢直接放到……另一個直接被霍辰西爆了頭……

下一刻……穆歡歡用剛奪過來的槍蹦了那個拿著槍晃來晃去不知道是打穆歡歡還是打霍辰西的男人.

韓真希緊捂著傷口順著集裝箱滑下,她的肩胛和腰部和腿上都中了槍.

穆歡歡站在原地居高臨下的看著韓真希,一把將她拽了起來.

霍辰西也收了槍,起身站在集裝箱上……唇角帶著那個鬼魅如罌粟的笑容一躍而下.

原本,霍辰西是被穆歡歡迷倒了,可是穆歡歡忘了……他霍辰西好歹也是特種部隊a大隊的隊長,這種程度的迷-藥……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穆歡歡已經拽著身中幾槍的韓真希朝著霍辰西前來的方向走去,她先停下了步子站在原地看著霍辰西,不自覺的垂眸輕笑了一聲.

"我還是覺得你上一次用的那個迷-藥才夠勁."霍辰西停在了穆歡歡面前,那性感低沉的聲音里略帶笑意.

"我答應的絕不會賴賬,你不必刻意追來……"穆歡歡看向霍辰西的瞳仁已經不像之前那樣充滿了敵意,"任務完成之後我會去找你."

"穆歡歡……這個時候說這樣的話一點都不浪漫."霍辰西挑眉從穆歡歡手中接過了腳下步子已經站不穩的韓真希,然後朝前走去,"車在那邊……"

穆歡歡站在原地看著霍辰西的背影,唇角揚起跟上了他:"霍辰西……謝謝!"

霍辰西回頭看了穆歡歡一眼,唇角帶著那個一如初見時的笑容,像是淬了毒一樣……沾染上似乎會上癮.

—————————千千分割線——————————

拖著這樣的韓真希是不可能去酒店的,霍辰西就近帶著穆歡歡和韓真希去了一家廢棄工廠.

穆歡歡一直都沒有注意自己的手臂上竟然也中彈了,穆歡歡把手臂包紮了起來之後幫著韓真希也簡單的用布條把傷口纏了起來.

港口那邊急需要有人處理乾淨,穆歡歡撥通了裴浩偉的電話.


"喂……a港口派人去清理一下吧."穆歡歡道.

"穆歡歡!"裴浩偉那邊聲音帶著一絲喜悅,"你沒死!"

穆歡歡聲音平靜:"韓真希已經抓住了,我會把情報帶回總部,暫時就先這樣."

"好,等你好消息."裴浩偉那邊似乎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天知道當裴浩偉以為穆歡歡被炸死的時候是個什麼心情,畢竟……想要在國-家-安-全-部里找到第二個穆歡歡是不可能的事情.

霍辰西就坐在工廠的廢棄機床上看著站在窗邊打完電話回來的穆歡歡開口道:"她你准備怎麼辦?"

穆歡歡把電話丟給霍辰西,走過去垂眸看著被綁在鐵質椅子上動彈不得的韓真希,她還在掙紮.

"啊……"韓真希喊了一聲,"穆歡歡……有種你殺了我!"

穆歡歡轉過頭笑意盈盈的看著霍辰西:"我需要和和她單獨談談."

霍辰西抬眉.

"一些女人家的私房話."穆歡歡再次開口.

霍辰西撇了撇嘴點頭,隨手從口袋里抽出煙點燃朝著外面走去.

看著霍辰西已經走出去了,穆歡歡的瞳仁沉了下來……她脫下了自己的外套轉過頭看著韓真希.

"穆歡歡……你在我這里……呃!"

韓真希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穆歡歡一腳踹倒,她手臂被鐵椅背砸的咯嘣一聲……

"嗯……"韓真希緊咬著牙不讓自己發出喊聲,可是胳膊已經明顯變形,豆大的汗珠順著額頭沁出.

穆歡歡面頰上已經完全不見了笑意,她朝著韓真希走進了幾步,一腳踩在韓真希的胸口:"現在沒有男士在這里……我們兩個人可以好好談談."

說著穆歡歡已經從旁邊的架子上抽出了一根鋼管,她唇角揚起.

鋼棍和地面磨蹭的聲音刺激著韓真希的神經.

穆歡歡猛然掄起狠狠朝著韓真希小腿砸去.

"啊……"韓真希痛呼出了聲.

霍辰西就站在外面看著漫天的星星抬眉並未進去.

看著韓真希痛苦的樣子,穆歡歡用腳尖將幫著韓真希的椅子勾了起來.韓真希坐定……痛的頸脖上的青筋都爆了起來.

穆歡歡從後面一把抓住韓真希的頭發,躬身在韓真希耳邊低聲問:"考慮要說麼?"

"我說!我說……"韓真希喘著粗氣.

穆歡歡一把松開了韓真希的頭發:"在哪?"

"我說……"韓真希看著穆歡歡,唇角突然咧開,"我說……我什麼都不知道."

穆歡歡也對著韓真希笑開來,她一鋼棍朝著韓真希腦袋砸去,韓真希……被穆歡歡力道打的整個腦袋一片空白整個人都栽倒在地.

韓真希腦子嗡嗡直響,她面頰緊貼著灰塵滿布的地面……只覺得似有粘液順著自己的額頭滑進了眼睛里然後順著鼻梁淌了一地,甚至渾身連痛覺都快要沒有了……只感覺全身發麻.

穆歡歡再次把韓真希一把拽了起來:"說還是不說?"

韓真希的意識逐漸恢複,她喉頭不斷滾動著笑開來……

穆歡歡一拳狠狠砸在了韓真希的側臉上,砸的韓真希又是一陣眼冒金星.

韓真希晃了晃頭,用力的撐起自己的眼皮看著穆歡歡就是不張口.

"很好!"穆歡歡解開了韓真希身上的繩子,一把拽起韓真希膝蓋猛然抬起直擊韓真希腹部.

韓真希痛呼一聲,咬緊了牙……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

穆歡歡冷眼將韓真希的領子拽起讓她和自己四目相對:"韓真希按照往常,我一定會殺了你,可是我不願意那麼做,為了珍妮弗……" (.g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