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那個男人喜歡你
"嗯……"霍辰西應了一聲,"你身上……原本也有很多傷痕的吧."

"嗯……"穆歡歡笑著點頭,"傷痕就是標記,我們不允許有標記."

霍辰西提唇輕笑點頭.

霍辰西脊背有好多都比較深,都是穆歡歡吸出來的.

霍辰西脊背還有最後一個傷口處理完,穆歡歡伸手摸創可貼卻發現沒有了,她放下了手中的酒精道:"我出去拿創可貼……潢"

穆歡歡赤腳剛走出去兩步酒杯霍辰西一把拉了回來,整個人坐都在了霍辰西的腿上,穆歡歡下意識環住了霍辰西的頸脖.

兩人面頰貼得很進,穆歡歡垂眸……卻觸及到了霍辰西那張精致的薄唇.

霍辰西動作輕柔的環緊了穆歡歡的腰身,將她緩緩攬向了自己的方向,像是……試探踏.

穆歡歡抬眸直視著霍辰西那雙桃花眸,頸脖微微有些僵硬……卻還是不由自主的朝著霍辰西靠去,她垂眸吻住了霍辰西那張精致的唇瓣,心髒狂亂的跳動著.

霍辰西的唇瓣滾燙極了,穆歡歡一手環著霍辰西的頸脖,一手溫柔的覆在他棱角分明的面頰上,和霍辰西靈舌糾纏在一起.

他似乎是怕弄疼了穆歡歡脊背的傷口手不敢抱全,手只是輕輕擱在她的腰間和光潔的腿上.

溫度在兩人之間高漲……兩人的吻越來越***,靈舌糾纏在一起共舞……汲取著甜蜜,就像是得到乳汁的孩子,毫不知足.

霍辰西大手滑倒穆歡歡豐盈的臀部下,一下子就將穆歡歡托了起來放在洗手台上,穆歡歡一慌亂打翻了酒店提供的洗發露沐浴露還有玻璃牙刷杯之類的東西.

"哇哦……"穆歡歡連忙側頭看了一眼,將自己長發別再耳後.

霍辰西再次糾纏上穆歡歡的唇舌,大手覆上了穆歡歡胸前的渾圓輕輕揉捏.

"唔……"穆歡歡扣住了霍辰西的手,和霍辰西的唇舌松開,有些微喘,"韓真希好像醒了."

霍辰西深深注視著穆歡歡,再次吻住穆歡歡用力深吻……吻的穆歡歡不斷向後,良久……霍辰西才松開穆歡歡,將她抱下了洗手台.

穆歡歡垂眸咬了咬唇瓣拉開浴室的門,果然韓真希已經醒了,她剛從沙發上起來了.

房間內都是黑暗的……只有沙發的地方亮著一盞昏黃的小燈,讓著房間顯得格外溫馨.

"醒了……"穆歡歡朝著韓真希走去.

霍辰西從一旁抽過自己的衣服穿好,沒有過去就站在窗前點了一根煙.

穆歡歡為韓真希倒了一杯水,雙腿交疊坐在韓真希對面,唇角帶著淺笑,聲音柔和乾淨:"喝點水……"


霍辰西斜靠在窗口看著燈光下那個帶著溫軟笑容的穆歡歡,眸子清冽乾淨……自信堅韌,不論是那一個調-情高手的尤-物,還是剛才那個身手敏捷的特工又或者……是現在這個溫柔充滿味道的女人,都讓霍辰西不由自主的心動不已,穆歡歡對霍辰西來說像是一個謎……讓他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想要解開這個謎.

剛才在浴室的那個吻……霍辰西的心髒竟然像是瘋了一樣,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和女人接吻有這樣的感覺,很奇妙……甚至讓霍辰西還想在體驗一次.

他抬手輕撫著自己的唇瓣,這里似乎還殘留著穆歡歡的溫度.

"願意把情報交給我麼?作為交換……我可以給你自由,讓你回到珍妮弗你和丈夫的身邊."穆歡歡開口道.

韓真希握著水杯的手一緊,抬頭瞳仁里一片濕潤:"如果是你的話……我願意給你,其實……我從有了珍妮弗之後真的……真的就不想在做特工了,珍妮弗……就是我的全部."

穆歡歡笑了笑:"放心吧……珍妮弗很好,她就在你丈夫身邊."

韓真希感激的看著穆歡歡點頭:"情報不在我這里,我把情報藏在了一個十分可靠的朋友那里.他知道我的身份,一直在幫我,我可以帶你去取."

穆歡歡將電話遞給了韓真希.

韓真希撥通了電話之後有些激動:"喂……是我."

"莫妮卡……是你!這麼久沒有你的消息我擔心急了."

"我沒事,我放在你那的東西沒有丟吧?"

"沒有丟."

"那太好了……"韓真希看了眼穆歡歡,"什麼時候方便我去取?"

"急嗎?"那邊問.

"嗯,很急!"

那邊似乎是思索了一會兒道:"凌晨五點a港口吧,好麼?"

"好!"

韓真希掛了電話:"凌晨五點a港口."

穆歡歡看了眼表道:"現在是凌晨三點,還有時間……我想你這幾天都累壞了,去臥室休息一會兒吧,四點出發我叫你."

韓真希將水杯放在茶幾上感激的看了穆歡歡一眼,然後朝著內室走去.

穆歡歡轉眸看向了霍辰西的方向,卻見霍辰西那一雙在黑暗中熠熠生輝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著自己,穆歡歡一臉疑惑:"怎麼了?"


霍辰西笑了笑沒有開口,可是穆歡歡眸子里的目光卻變得複雜……

忽然,穆歡歡起身從箱子里拿出了一套衣服挎在臂彎,然後從化妝包里抽出了一只潤唇膏,稍微猶豫了一下穆歡歡還是塗了一些之後又放了回去,她十分不避忌的背對著霍辰西脫了衣服,將衣服換好.

轉身時發現霍辰西滅了煙朝著自己走來,她輕笑著理了理領口將髒衣服放在一旁,看著霍辰西.

他一手環著穆歡歡的腰身一手捧著穆歡歡的小臉,穆歡歡抬手覆上了他的手背,他的手心帶著淡淡的煙草味沁人心脾.

"我虐你的仇……你還要報麼?"穆歡歡輕笑著問.

霍辰西輕笑了一聲:"報……霍辰西有仇必報,我說過……要讓你在我的身下呻-吟嬌喘一遍……一遍……再一遍!"

穆歡歡輕笑了一聲環住霍辰西的頸脖:"我穆歡歡也是有仇必報……你的小j-j我隨時都可能會拿回來."

霍辰西垂頭和穆歡歡額頭相抵,笑道:"如果是你要……我給!"

穆歡歡剛輕笑出聲,便被霍辰西將笑聲悉數吞沒.

穆歡歡任由霍辰西吻住自己,腳下的步子朝著沙發處移去,霍辰西膝彎後一拌……整個人都朝著沙發後坐去,穆歡歡單膝跪在沙發上一手撐著沙發靠背一手輕撫著霍辰西的面頰,和他唇瓣分離.

霍辰西眉頭一緊,瞳仁有些輕顫.

"沒事的……沒事……你只是睡一覺,好好的睡一覺."穆歡歡聲音溫軟就像是低婉的小夜曲.

霍辰西緊扣著穆歡歡的手腕……又來這一招!可是眼皮還是對抗不住閉了起來……穆歡歡輕輕拖著霍辰西的頭部將他平放在沙發上.

霍辰西的呼吸已經變得平穩,穆歡歡坐在沙發旁盯著霍辰西宛如棱雕的面容瞳仁里的神色變得複雜.

她抬手輕撫著霍辰西的額角的傷口低聲道:"我果然……還是不適合和別人一起行動."

霍辰西手指微微動了動.

她起身將所有東西都打包裝好,打電話給了酒店客服,說自己有急事要離開去機場請那邊派人過來幫自己把行禮搬下去.

穆歡歡看了眼表已經快四點了,她進臥室把韓真希叫了起來.

穆歡歡隨意弄了一輛車,把自己所有的行禮都放了進去,然後開車帶著韓真希往a港口行駛而去.

車上穆歡歡一語不發的開車,韓真希側頭看著穆歡歡問道:"那個男人喜歡你……"

穆歡歡側頭看了韓真希一眼唇角勾起未語,霍辰西那樣一個男人……只要是姿色還不錯的女人應該都喜歡吧,可是喜歡過了之後就拋在腦後了,就像是在洛杉磯那一次……那是穆歡歡的第一次,可是轉頭……這個男人還不是把她給忘了. (.gg.)